美博士男或因华为冤死 母亲寻求公义

点此看大图片
美国司法部上个月底宣布起诉华为,让疑因华为冤死的谢恩・托德(Shane Todd,如图中)的母亲,重新燃起为爱儿伸张正义的希望。(英文大纪元/托德家人提供)
广告

【新唐人2019年03月03日讯】美国司法部上个月底宣布起诉华为,让疑因华为冤死的谢恩・托德(Shane Todd)的母亲,重新燃起为爱儿伸张正义的希望。


2012年6月24日,美籍男子谢恩被发现在其新加坡的公寓中上吊身亡。多年来,他的家人一直在向当地政府及美国政府相关机构提供证据和分析报告,努力证明谢恩可能是被谋杀,导因与华为涉嫌盗窃美国技术有关。

谢恩的母亲玛丽・托德(Mary Todd)在接受英文大纪元记者Nathan Su独家采访时说:〝我们希望国会调查我儿子之死与华为的关系。〞

玛丽与先生里克・托德(Rick Todd)在网络上公布的一封公开信中说,托德家族希望对谢恩死因的调查可以揭露〝某些外国公司和政府,为了维护其国际声誉,会如何竭尽所能地掩盖其不欲人知的行为〞。

华盛顿州西区联邦法院1月中旬起诉华为及其在美国的子公司,指控10项罪名,包括涉嫌盗窃T-Mobile的商业机密、企图盗窃商业机密、七项电汇诈骗,以及一项妨碍司法公正。

被要求为一家中国公司做事 谢恩博士:可能危及人身安全

谢恩于2010年取得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电气工程博士学位后,获聘在〝微电子研究院〞(Institute of Microelectronics,IME)领导一个特殊的GaN(氮化镓)开发团队,IME隶属于新加坡政府的〝科学、技术和高级研究局〞(Agency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Advanced Research)。

玛丽和里克说,谢恩在生前曾表示,他在IME的工作,正在与一家中国公司合作,他说:〝我被要求为一家中国公司做事,这家公司令我感到不安。〞

谢恩告诉他的家人,他被强制要求从事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事,但是他拒绝这样做,并且担心他与这家中国公司的工作,会危及他的人身安全。

〝妈妈,我打算每个星期都给你打电话(报平安),如果你在一周之内没有接到我的电话,可以打电话给美国大使馆,因为这表示出事了。〞玛丽回忆谢恩生前曾经这么交待。

谢恩的硬盘透露华为令他不安

在谢恩离奇去世后,他的家人在他的一个硬盘上发现,华为就是让谢恩担心或会引来杀身之祸的中国公司。

在谢恩去世后,英国《金融时报》曾于2013年2月报导了有关他的离奇死亡事件。文章说,IME从总部位于美国的技术公司Veeco购买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金属有机化学气相沉积〞(MOCVD)系统。

Veeco的这项技术具有商业和军事双重用途,IME获得了Veeco授权的商业应用。同期,IME也在与华为合作,这种关联系使得华为有机会通过IME获得Veeco的技术。一旦获得这个技术,华为就可以将之用于军事用途。

谢恩之死疑云重重

在身心受到煎熬后,谢恩决定辞去IME的工作,返回美国。他按照规定,在离职前60天通知IME,并开始寻找其它工作机会。

在未离开IME前,谢恩获得Nuvotronics聘雇,年薪10.5万美元。Nuvotronics是一家与美国国防部及国家航空航天局合作的研究公司。

谢恩的家人说,在谢恩离奇身亡后,他们赶到他的公寓时发现,谢恩去世当天正在洗衣服、摺衣服,以及收拾行李,返回美国的机票放在桌上。

此外,谢恩的电脑全部被拿走,所幸他的家人在他的公寓里找到了一个外接式Seagate硬盘,里面有谢恩的电脑备份。

他的家人在这个硬盘中找到了谢恩在IME工作的完整记录,以及与Veeco及华为之间的关系。〝上帝在帮助我们。〞玛丽告诉英文大纪元记者。

然而,新加坡警方认定谢恩的死因是自杀,即使其家人告知谢恩生前曾担心会有杀身之祸,警方仍然拒绝重启调查,并且不愿意提供认定谢恩自杀的调查报告。

专家鉴定谢恩遗体及〝遗书〞透露新证据

谢恩的遗体被运回美国后,他的家人委托专家进行鉴定及分析死因。刑事专家大卫・坎普(David Camp)博士在一份报告说:〝非常少的证据支持谢恩的死因与自杀有关。〞坎普是布莱克本学院(Blackburn College)刑事司法系主任和终身教授,也是专门调查隐藏资讯(hidden information)的EnSol 公司创始人。

〝谢恩的尸体被发现有瘀伤、伤痕和划痕〞,玛丽说,〝他为自己的生命而奋斗。〞。

玛丽说,当地警方在谢恩的公寓找到一封〝遗书〞,并据此认定他是自杀身亡。然而,玛丽说:〝遗书并不是手写的,而且所输入的语法是亚洲式英语,不是美国式语法。〞

玛丽回忆说,当地一名警察给她看这封〝遗书〞,她看完后,将它交还给那位警察,并告诉他:〝我的儿子或许是自杀,但是这封遗书不是他写的。〞

坎普在报告中总结说,这封遗书的表达方式〝与在西方文化及社会中成长的人们并不一致……很明显的,遗书的作者是在不同文化及社会中成长的人。〞

〝迹象显示,该作者是来自像在中国这种东方文化中成长的人。〞坎普写道。

IME及华为聘请庞大律师团反击

在获得专家的鉴定报告后,谢恩的家人天真地将他们在美国获得的所有证据和分析报告发给新加坡当局,希望他们重启调查。然而,得到的反应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我们将得到的所有证据送给他们,这实在是愚蠢的行为〞,玛丽说:〝因为他们所做的是,只是用我们的证据来攻击我们。〞

2013年5月,谢恩家人再次回到这个令他们心碎的东南亚国家,在调查庭上,IME及华为各聘请5名律师,反击谢恩家人提出的证据。

金钱及权力 克林顿及奥巴马政府几无回应

《金融时报》的报导虽然引起了媒体、好莱坞、联邦调查局以及美国国会的广泛关注,但是没有为谢恩之死带来正义。

托德家族同时将所有证据及分析报告,送给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包括奥巴马政府的数名高级官员,但是获得很少的回应。

玛丽说当时的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告诉她,虽然她和她的丈夫正在做正确的事,但是受制于金钱和权力,他们将得不到回应,因为〝华为已经收买了华府,而且他们的律师事务所无处不在〞。

尽管如此,玛丽回忆说,参众两院有许多议员提供协助,但是她相信〝在克林顿及奥巴马执政时,这件事被最高层封锁了〞。

努力不懈 谢恩向川普政府请求协助

为了为儿子之死寻求公正,玛丽出书《硬盘:一个家庭对抗三个国家》(Hard Drive: A Family’s Fight against Three Countries),内容详细记载了托德家族过去七年处理这起悬案的细节。

现在,美国司法部起诉华为,玛丽再次燃起调查谢恩死因的希望。她告诉英文大纪元,最近在众议员格雷格・吉安福特(Greg Gianforte)的帮助下,所有的证据和报告都交给了国家安全局。

玛丽持续不懈的努力得到了亲友的支持。

谢恩的表姐、《硬盘:一个家庭对抗三个国家》作者之一的克里斯蒂娜・维勒加斯(Christina Villegas)说:〝鉴于中国(中共)政府的明显意图,利用其科技公司非法获取商业和军事级别的技术,美国人应对谢恩・托德博士的案件特别感到不安。〞

维勒加斯是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an Bernardino)政治助理教授。她最近在给吉安福特的信中表示,支持联邦政府对华为展开刑事调查,并认为对华为的起诉书应包括对谢恩之死的调查。

2月28日,被告的两家华为公司代表在西雅图出庭,对于被控告的罪名,表示不认罪。美国地区首席法官里卡多‧马丁内斯(Ricardo S. Martinez)定于2020年3月2日开庭审理。#

──转自《大纪元》(英文大纪元记者Nathan Su独家采访/记者吴英编译)

(责任编辑:王馨宇)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