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川习会成果 各自表述 90天后见分晓?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2月04日讯】【热点互动】(1846)川习会成果 各自表述 90天后见分晓?


川习会达成暂时停火协议,美国方面推迟原定于1月1日加征的25%关税90天,而中方承诺大量购买美国农业及能源产品,并就结构性贸易改革问题与美国展开谈判。不过对此结果,双方的表述颇为不同,中方的声明并未提及90天的期限与结构性改革贸易谈判问题。在白宫声明中也提到了朝鲜,紧接着川普就对媒体表示,他和金正恩的第二次峰会可能在明年一月或二月举行。那么这样的结果对双方各自有何利弊?接下来的90天会发生什么?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12月3日,星期一。

周六(12/1)的川习会达成暂时停火协议,美方同意推迟原订于1月1日加征的关税90天,而中方则承诺立即大量购买美国的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并就结构性贸易改革的问题与美方展开谈判。不过,对这样的结果双方表述并不相同,在中方的声明中并没有提及90天的期限与结构改革的贸易谈判问题。而在白宫的声明中也提到朝鲜,之后,川普总统说,有可能在明年1月或者2月与金正恩举行第二次美朝峰会。

这样的结果对于双方各自有什么样的利弊,在今后的90天会发生什么?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最新的川习会的成果进行解读和分析,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特约时事评论员田园先生,田园博士您好!

田园:方菲您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新闻短片。

川习会后,白宫宣布,2019年1月1日,暂时不将2,000亿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调升到25%。美中双方将立刻就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等〝结构性改变〞展开谈判。如果90天后无法达成一致,美国将把关税升至25%。而中方同意,立刻购买美国农产品,并购买大量农业、能源、工业等产品,减少双方的贸易不平衡。

不过,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和官媒新华社在稍后宣布协议内容时,只字未提〝90天限期〞,而是宣称双方同意〝停止加征新的关税〞。

另外,中共宣称下一轮谈判方向是〝取消所有加征关税〞,而美国主张谈判方向是〝结构性改变〞。还有多项细节,美中双方的表述都存在差异。

美国媒体周一报导,川普总统已任命被视为强硬派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监督与中方的新一轮贸易谈判。中方可能由刘鹤率队,下周前往华盛顿谈判。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短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打电话和我们谈谈您对此次川习会成果的看法。

杰森,可以说这一次的川习会是举世瞩目的第二次川习会。有人说,其实不应该说停火;只能说贸易战暂时不再升级。不管怎么说,您怎么看这个成果,您觉得双方各自作了什么让步?

杰森:要是从实际上来看的话,我觉得中共那边至少在口头上、帐面上作出一切让步;美国这边作出一项让步,这一项让步,不是30天后增加关税,是90天后。

主持人:90天是从1月开始计,所以是4月1日。

杰森:这是有分歧的。

主持人:好像今天白天,库德洛(Larry Kudlow)有确认。

杰森:有确认,对。因为当时我解读,他说是从谈判立刻开始。不管怎么说,美国这边,第一,现在已经征的关税,头500亿的25%和后面2,000亿的10%不变,还在征;第二,美国这边要求的所有事情没有任何退让。美国这边唯一的是,1月1日从10%提到25%的关税往后推迟90天,推到3月底,整个过程中这是美国唯一的让步。

但是中共那边非常清楚,第一,会开始大量购买美国的农产品。这一点,我的解读是中共变相让步。当时美国提出征收500亿美元商品关税,中共立刻也回敬500亿,其中直接针对的就是美国的农产品如大豆等,也是征25%的关税。结果造成全世界其它国家都发中共的财,连伊朗都买大豆囤积然后卖给中共。某种程度上讲中共傻了,因为它的需求是必须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它又一定要承受25%关税的高价,在这个情况下它知道是亏了,所以它要大量购买。

我理解它的购买就是表面上不去掉这25%的关税;它要让商家觉得有利可图,那么它一定得让商家能够饶过一部分25%的关税,换句话说,对于美国老百姓、对于农民来说,其实中共对于美国的关税已经是没有了,不存在了!

主持人:因为它的需求量变成跟原来一样。

杰森:对,原来卖给中国多少现在还大量的卖,剩下都是中国国内自己讨论价钱的问题,跟美国没关系了。

主持人:但是也有人说中共没有让步,因为它反正还是要买大豆,而且现在猪肉也必须像以前那样买。

杰森:换句话说,最开始它以大豆为回敬武器,事实上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最后蹦着脚说:我不该这么砸。换句话说它也是对自己前期的错误让步,但实质是它已经停止回击;最开始所谓回击美国的那个石头砸到自己脚上以后,它已经决定不再那么回击了。

第二,历史上对于川普提出的很多要求它就是〝免谈〞。美国这边提出的要求中共把它分三类,一类是我们立刻可以谈,比如贸易赤字的问题我们立刻可以买;第二类,我们可以坐下来谈;第三类是免谈,根本谈都不用谈。但是现在没有,什么都在桌面上,什么都可以谈,而且答应90天谈妥条件。

另外,它还给了一些额外的好处,比如有关美国毒品芬太尼,从今以后我在国内帮你控制;第二,朝鲜问题我重新站到美国阵营里头,帮你控制住朝鲜;同时还主动提出(美国并没有要求),前一段时间我控制、不允许美国和高通(Qualcomm)去买荷兰的一家芯片公司。

主持人:恩智浦公司(NXP Semiconductors NV)。

杰森:对,恩智浦。还说,如果这一次高通再把协议放在我面前,我也许会同意的。

主持人:高通说,我不再提了。

杰森:对,高通说〝不再提了〞。可以看到这是中国人跟美国人思维方式的不一样,美国人好像是一板一眼,当时川普说,针对中兴的行为跟中美贸易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在习近平跟川普打完电话以后,川普也是出于中兴员工的考虑又恢复。贸易战、对某个公司的制裁是分开的。从这边的回应方式就可以看出,中共把很多事情摞在一块儿说,结果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几乎在所有的问题上,中共都是从帐面上、口头上至少是全部退让,跟以前所说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而美国这边唯一的退让就是90天,只是时间上,同时征的关税还在,前500亿的25%和后面的2,000亿的10%还在,换句话说,美国还真金白银的每年拿300多亿的关税钱,还是拿到手的。

主持人:田园先生,您怎么看这个结果?毕竟有人说中共争取到了90天的期限,其实它也是可以一直用这种拖的手法往下走,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结果?

田园:我对杰森的分析基本上完全同意。这事其实是川普总统战术上的胜利。大家记得,以前中共是一定要顽抗,它曾经两次向美国提出所谓142项的清单:可以买你这个东西、可以买你那个东西,我可以帮你降贸易赤字,这些东西都好谈,我可以立刻拿钱给你,没问题!但是中共高级官员私下里说,什么要开放市场准入、要把大防火墙(GFW)的问题摆到桌面上谈,这些事情它是完全拒绝去谈的。

目前虽然在贸易战的阴云下、在川普总统的巨大压力下,中共最终是作了巨大的让步,它终于说,我愿意回到谈判桌来跟美国谈这些问题。

主持人:而且谈结构性的问题。

田园:对,它甚至开放,说,可以谈中美贸易里面结构性失衡的问题,这些东西现在都可以谈。所以我觉得这真的是川普总统战术上挺重要的一次胜利。

另外还有一些跟战略问题相比稍微小一点但也是相当重要的问题。比如在11月的时候,中共曾经表示,我不管你外国怎么样,我现在要单方面把外国公司的市场准入放宽,我现在要允许一些外国的金融机构到中国去,怎么样去经商,它原来的持股权只能在一定范围之内,现在我把持股权的范围放宽,还声称,我要把美国进口汽车的关税降到零。

当然这听起来非常好,好像也是美国的一些小小胜利,但实际上具体怎么执行还有待观察,毕竟中共除了关税壁垒还有各种各样的花招,可以把非关税壁垒的外国公司整得是生死不如,然后自动退出中国市场。这些事情中共以前干过不知道多少次。

我觉得川普总统是非常务实的人,他在贸易谈判上的两个原则是绝对不会变的,一是可执行;二是要有时间表。现在中国是争取到了90天时间,并没有取得美国任何实质性的让步。

主持人:不管怎么说,我们来看一看双方为什么作出这样的让步。首先我想问一下杰森,川普总统去之前,确实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被问到过关税的问题:1月1日会不会推迟或者取消?他说,非常不可能。你觉得有什么样的因素考量让他最终还是决定推迟对关税的施行,或者换句话说,是什么样的动机或推动力让他也愿意跟中共暂时熄火?

杰森:我们知道,在这一次川习会之前,中美高层上一次对话是在亚太经贸(APEC)会议上,当时习近平去了,美国派的是彭斯,当时我们评过一期节目,他们是各说各话,彭斯的语言很激烈;习近平也是在说自己的话。APEC会议以后,国际上对于这一次会谈能谈出结果非常不抱希望。

主持人:不太看好。

杰森:基于这样的基奠,我感觉川普理所当然认为,没有看到可能性可以停止提升关税,因为川普当时计画要升的时候也就要升。这一次主要不同,我们从会议的现象来看,这一次的会议比正常扩展了一个小时。川普阵营有两个人接受电视采访,都反覆提到习近平的态度问题,特别是会议头半个小时几乎都是习近平在讲,他展现出的坦诚态度是美国人没有预料到的。

主持人:而且很具体地回应。

杰森:很具体的在回应一些事情,甚至有一些以前〝免谈〞的结构性改革的问题他都提出来了。这一点可以说是川普总统当时在回答《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没有想到的。

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已经承认要立刻开始买美国的东西,同时答应结构性的改革都可以谈,以前拒绝谈、装傻、不谈的话题一定谈,而且其它如主动提出美国药物的问题、朝鲜半岛的问题,都已经说出这么多的礼让,如果美国一点不礼让, 30天后还是要提升关税有点不近人情。从这一点来说,川普就非常自然地推迟30天。

川普是一个非常有谈判技巧的人,这一次谈完以后,他觉得结果很满意,同时他又非常强调一点,他跟习近平的个人关系。川普很多时候的谈判艺术是什么呢?个人层面他跟你拉得非常近;在官方层面他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川普跟金正恩是一样的过程,他一方面说,这小伙子真不错啊!等等,拉得很近;另一方面对于北朝鲜的经济制裁、军事控制没有一点点松懈。这是他的办法,保证谈判的人因为个人关系不会甩脸而走;谈判并不是要让对方气愤而走,是让对方持续坐在那,但是让对方非常痛苦的割肉,这就是谈判的艺术。

如果双方在谈判桌上没有任何一方觉得是高高兴兴地走,那么整个谈判是不成功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感觉到这是他谈判的艺术,他给的让步,换来中共跟他实质的谈判。

主持人: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有人提到,之前,美国通用汽车(GM)大量裁员,川普不想类似的事情短期内再发生;还有人说,也可能川普是想给美国企业更多的时间把供应链撤出中国,包括国内对他的反应和农业州的反应,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他也愿意跟中方熄火。有没有这些因素呢?

杰森:这些因素是宏观因素,不是短暂90天可以解决的。川普从最开始要解决的就是结构性问题,川普从来不买帐;以前的政客买帐的办法是:你搞个1,000亿的大单买美国货,我就什么都答应了。川普从不买这个帐,因为川普看到了一个核心问题,中美之间贸易不平衡是结构性问题;不是短暂的买单问题。刚才谈到的这些问题都是结构性问题,而他给出90天其实是核心的解决结构性问题。从这点上来说,我倒不觉得川普定的90天是为了解决你刚才说的这种问题,那是归在结构性问题解决后才能解决。

主持人:说到结构性的问题,我想问一下田园先生,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您认为为什么中方这一次愿意作这么大的让步,甚至结构性的改革都愿意拿出来谈?

田园:我觉得有几方面,第一方面是中国的经济已经出现巨大的问题,在贸易战的阴云下、在川普总统的巨大压力下再加上中国自己独特的经济体特性。中国经济目前处在一个关口上,这个关口表现在什么方面呢?首先,明年和后年,也就是2019年、2020年这两年是中国的债务周期到期的时候,大量的债务集中到期。

中共的收入一直都是靠外汇存底,约有3万亿、4万亿,可是大部分外汇存底是以外国公司在华投资以及它们的收益,是以这种形势体现出来的,它自己能控制的非常少;能控制的部分其实就是靠与欧盟、美国、日本的贸易顺差积累来的。如果中共从美国的贸易顺差干涸、从欧盟的贸易顺差来源也没有了,它所谓的外汇存底能支配的部分就会出现巨大的流动性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流动性问题、债务周期到期再加上另外一些国进民退引发的劳动生产率的下降,这些问题集中起来,就可能导致中国经济出现严重的问题,房地产市场可能会出现崩盘,劳动力市场尤其是直接依靠进出口的劳动力市场会出现巨大的动荡。这是中共最不愿意看到的,一方面经济上出问题,另外一方面社会也会发生动荡。

前一阵子中共在所谓的智库、专家的渲染下,宣传部门一直在宣传中国的经济情况要强于美国、美国受到的压力更大。我个人认为中共看到了事实是完全相反,所以为什么中共愿意放弃原来拒绝、不谈的态度,现在要放下身段来谈的一个原因;另外一方面,还有国际因素的考虑。因为毕竟中美两国确实都是大国,谁也不想再回到冷战时期,尤其是美国,而且现在有没有这个环境再回到冷战时期,其实也是一个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要通过商量的办法才能够解决问题。所以我觉得川普总统愿意给中共90天的时间,其实就是给谈判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其实没有放弃任何东西;中共在各个方面的压力下,回到谈判桌前,其实对美国来说,对美国的农业州也好、工业州也好都是好消息。

主持人:在我们谈〝90天期限〞之前,有一个挺有意思的问题,虽然是小问题但是有点像是一个附带的问题,很有意思是这一次大家都注意到了,特别是外媒都注意到了,双方各自的表述不同。因为这一次并没有纸上签的协议,就是靠各自说,白宫的声明和中方的声明有很大的不同,甚至都有人说,他们是不是在参加同一个会议啊!不知道杰森您怎么看〝各自表述〞很有意思的情况?

杰森:其实大家都知道哪方面说的更最接近真实。美国毕竟是讯息开放,白宫有声明,各种媒体也有报导,各方面更相信白宫的声明的概念;而中共,刚才新闻中已经一一有对比。

我们知道中共的媒体不是媒体;是喉舌,它更展现的是党想让老百姓知道的讯息。其实这反倒是让我们知道党是怎么想这件事的、党是怎么想控制国内舆论的。我从它的新闻解读,我真切的感到它这一次退让很多,因为它怕老百姓知道自己退让很多,就特意把口气说得很强硬一些;它没有说的部分往往是最核心的部分,比如说,美国其实并没有给它让步,只是90天的限制,这是它没说的,它也知道这一点上,美国其实让步极少极少的,它也没敢提自己要准备答应美国作结构性改革,它也知道这一点,国内那些给老百姓吹的牛现在好像是有点漏气。可以感觉到中共媒体的运作反倒是展现了中共在很多方面有点心虚的状态。

主持人:确实是有让步!

杰森:如果它是实实在在这一次赢了,它会具体一条一条的表述:这赢得多么精采、那赢得多么精采。从媒体的运作也可以看到中共是怎么考虑这一次的谈判,它实质上在国外是让步了,同时在国内还要争个面子。

主持人:我们谈一谈到底下面90天会发生什么?我觉得这是很关键的问题。田园博士,不知道您怎么看,因为很多人会想到之前的川习会,去年4月份在海湖山庄第一次川习会之后,也提出过〝百日贸易谈判计划〞,后来这个计划几乎不了了之,没有结果。所以很多人在问,这一次到底会有什么不同,这一次的90天计划会成功、会有突破吗?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田园:我个人比较悲观。美国其实以前打过贸易战,和日本打过贸易战,美日之间的贸易战根本没有持续这么长时间,也没有达到这样的劣赌。中共不是理性的谈判伙伴,无论使用任何办法;像川普总统使用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最后逼迫中共回到谈判桌前,要换了其它任何国家早就已经给美国跪了,乖乖把国内市场开放,乖乖同意美国的要求;可是中共就是这样一个不符合国际规则、不愿意遵循国际贸易规则的国家。

我们看看这90天之内它能做到什么?美国提出的一部分要求,就像中共说的,有一部分它说可以立刻扩大进口美国的商品。这部分要求它确实可以立刻做到,立刻开始购买美国的大豆、小麦、玉米等农产品包括美猪、美牛,90天之内立刻就能立竿见影看到效果。

第二部分,中美经济之间结构性的释放,这个问题慢说是90天,能不能在900天之内实现我都觉得非常悲观,到底能谈出什么东西呢,具体的包括它要降低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市场准入、金融公司怎么样去降低、互联网公司怎么样去降低、中国怎么样去保护知识产权、放弃逼迫美国公司转让美国的技术、放弃逼迫美国的软件公司要跟中共去把你的源代码展示出来,这些事情都是一些非常棘手的问题,还有怎么样停止中共给国营企业非法的补贴,因为一旦失去补贴,中共这些国营企业在全球竞争的环境下估计生存不了90天。中共怎么样能够做到这一点我非常怀疑。

我觉得在90天之内它能够完成什么,我个人比较悲观,可能中共只为拖延,我甚至认为这90天时间其实都是中共拖延战术的一部分。它可能同意达成一个框架性的协议,先搭一个架子起来,然后双方再按照这个架子规定的方向去慢慢执行。

框架性协议,在以前,中共历史上也曾经发生过非常多次,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它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它加入WTO、同意WTO的条款,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框架性协议。2011年,中共装模作样说:我同意,我全部都同意,15年之后,保护期一过,我就同意全部开放市场。结果怎样?现在已经是中共加入WTO的第18年、第17年了,结果也是中共仍然没有放弃对自己市场的保护。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能在90天内勉强达成一个框架协议,中共的执行能力我是表示高度怀疑。

主持人:杰森,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杰森:我感觉他们会达成一点东西,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今年5月份,刘鹤和姆努钦当时的谈判很快达成了一个协议,甚至中共那边宣传〝贸易战已经没有了,化解了〞。但是后来川普一看,说,这是什么?!开始贸易战。直接就开始打了,中共当时傻了眼:哇!怎么会是这样一回事?!过去这一段时间里头虽然一方面疲于应对美国的贸易战,同时也在反省到底是哪个节点搞错了?

它也知道这一次川普是认真的!同时也在重新审视自己对美国政府很多问题的解读。所以我感觉这一次不会再犯像上一次那个傻事了!

主持人:你觉得它会作出以前可能从未有过的让步?

杰森:对,让步或者承诺。但是另一方面我也同意田园博士的说法。很多改革要让它真的完全让步、完全实实在在做到,在我感觉就像割它肉一样难。比如它建立庞大的网军,要它以后不再网路偷袭或者技术骇客行为,就意味着整个庞大军队体系的解散。

主持人:它可能可以骇客别的国家。

杰森:当时习近平跟奥巴马也承诺不骇客美国公司。据说,回去后短暂时间里头起作用,后来很快又不起作用了。我可以感觉到,这个过程也许中共又玩另外一套,WTO那一套;它签承诺,但是在承诺中有时间表,时间表就是它核心〝拖〞的因素,WTO拖15年;这个时间表可能川普不会答应它15年。它以为拖2年估计把川普拖过去也许会好办一点。

其实可以看到它走的路很可能是在这一次谈判上、在协议的承诺上会承诺很多,但是所有的承诺都会有时间表、执行序列,时间表和执行序列就是它可能未来拖的办法。同时,对中共的可执行性从来都要抱一个巨大的问号。中共一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当它想管的事比如网路封锁讯息,它管到你家里头、管到你敲的每一个键盘上;它不想管的事情比如盗版等各种问题,它永远都说〝中国很大,问题很复杂〞。

主持人:是,我们慢慢来!

杰森:有的时候就说〝这不是我们官方行为〞。它以后很可能不会再到处宣扬什么〝中国制造2025〞、〝千人计划〞等,它知道这是很傻的行为,未来可能不会宣传,但是很可能对于一些企业从美国挖墙角、挖技术的做法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有这些事情在我看来还是回到那一句话,中美之间历史上谈不拢的核心问题是中共的价值观和世界的普世价值不一样。

当美国和日本签了合同之后,美国知道日本会按正常的行为执行,因为至少这个国家有诚信,有普世价值诚信的概念在;而中共几乎所有的概念都是怎么绕过制度走,这种文化已经根深蒂固根植到中共的党文化体系里头。中共自己也很苦恼,当年温家宝说〝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其实也是的,中国所有的人,当面对政策时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个政策对我有利没有,有利我就做;没利我就怎么绕过。这是中共党文化的核心运作方式。

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这样的人谈判,其实我觉得拿到实质结果的可能性非常小,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传统有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跟不同价值观、不同人生观的人没法做成合适的生意。

主持人:说到这,我想问一下田园博士。在美国不管是朝、野现在都有一批对中共相当强硬的人,他们的基本看法是中共的承诺不可信;从WTO等各方面看,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中共的承诺不可信,他们认为,贸易战的最终目的应该不断施压,直到美国的经济和中国的市场脱勾,或者最大程度脱勾。我不知道您怎么看,您是否认同这样的观点?另外,您觉得可行性有多大?

田园:这个观点我觉得非常正确。中共虽然想用拖延的手段,想透过这一次2018年的中期选举,看看形势能不能对它发生有利的变化;第二,想一直拖到2020年,看看川普总统能不能连任、形势能不能对它更加有利。其实我认为中共这一次拖延战术可能是打错了算盘。

美国朝、野两党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虽然各自政见都非常大,天差地别,大家的观点非常不一致,但是在对待中国问题上,我个人认为、目前的很多迹象都表明,这两党对中国的态度是越来越趋于一致:要用施压的办法迫使中共最后接受国际贸易规则。

虽然两党的动机不一样,川普总统讲,中共违反国际贸易规则这么多年,我们一定要用压力迫使它回到正轨来;民主党完全是另外一种方式,民主党号称自己是为工人和农民谋福利的党派,历史上它曾经是这样的党,现在它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民主党的天性就是贸易保护主义,怎么样保护国内的贸易不受到国际贸易的冲击。

虽然两党的考量不同、动机不同,但是我个人认为最后达到的效果是一致的。就是说,目前对于中共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对于这样一个公然违反国际贸易规则这么多年的国家,这两党的态度都是越来越强硬。

第二点,能不能做到中、美经济的脱勾。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分成两方面来看,第一个方面,全球化已经在全球畅通无阻将近二三十年时间,真要想脱勾是相当困难的问题。怎么样能做到这一点?如果在战术层面上我觉得,比如把工业链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甚至一步步转移到拉美国家、加勒比海国家或是非洲、中东,这都可能对中共的制造业以及它在国际上的经济地位造成一定的冲击,但是过程将会是相当缓慢。

另外一方面,我看到的是,自从川普总统上台执政就是反全球化的大潮,可以说是席卷了非常多的国家,包括英国脱欧、包括欧洲很多国家选出右翼的执政党。如果反全球化大潮能够持续下去,那么中、美经济之间的脱勾真的是有可能,会慢慢逐渐发生,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也将可能是比较缓慢的过程。

主持人:杰森,我觉得对于川普的团队来讲,他们一定也知道这个问题,包括美国的媒体也写文章说,现在问题不在于中共的承诺,而是它如何落实承诺。你觉得川普团队在落实中共承诺的难度上有多大?有没有可能由于中共已经给出了满意的协议,要求川普团队再延长3个月,因为它要落实这些协议,那么推迟的3个月会不断延下去。你觉得他能够避免这样的情况吗?

杰森:这一次特意说了,川普阵营的姆努钦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这一次最后拍板的不是我们,是川普总统。我们从历史上看川普,川普这个人,实在是他想要的,从不放弃,他非常知道他想要什.么,怎么谈最后都要谈到他想要的那一部分,川普就是那么直接的一个人。

我刚才谈到一点就是说很多人他特意谈到了一点就跟以前不一样,就是说这一次是习近平给了很多承诺。很多时候大家就是说中共整体诚信,很多人说它可信度几乎是零了。那么很多人这一次把希望寄托到习近平这个人,作为个人他的诚信这个概念上,从西方的角度来说他是中国现在最有权力的人,而川普反覆说他对于习这个人的话呢个人很有好感。就说他感觉习好像就是说......

主持人:他今天连续发推就是赞扬他跟习近平之间的友谊。

杰森:从这一点上来说,我的感觉上这一次川普阵营又一次下定决心跟中共谈这个事。一方面知道中共无任何诚信可言,另一方面基本上核心的赌码是放在习这个个人的这个诚信度的问题上。

这一次某种程度上讲习他以他个人身分主谈这个事,他也把他个人这种诚信放在了国际这个舞台上,如果说这个事再一步进行下去的话,如果发现转过脸来又是跟以前一样,那么习的诚信就会在国际上受到巨大的损失。而从此之后中共在国际舞台上还能谈成什么事就是一个巨大的问号。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来看中共那边其实让习出面说这个事不是说是习说完他就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因为毕竟习他作为人来说的话,他还有一个他个人诚信的问题。

主持人:还有个人选择的问题。

杰森:对。

主持人:是,那还有一点时间我想问一下田园博士,就是其实在川习会上还谈过其他很多问题,特别是有一个问题就是朝鲜,我不知道这个在您看来算不算是川普的另外一个收获,因为他把这个朝鲜问题放到川习会的成果中之后,紧接着他就说明年一二月份他有可能跟金正恩举行第二次峰会,您觉得他这是不是一个策略,在稳住中共的同时进一步去在朝鲜问题上施压?

田园:在朝鲜问题上我认为川普总统这一次是取得了一个胜利,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这个川金会之后,就是川普总统会见金正恩之后,虽然说在一定时间内朝鲜做出了一些友善的举动,比如说拆除了一些导弹发射场,但是最近的一些报导就是认为北朝鲜的承诺和行动之间是有距离的,就说目前具体这个事情,朝鲜这个问题好像陷入了一种胶着的状态,一种僵局。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川普总统他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人,他知道朝鲜无论是它的经济命脉也好还是在政治方面,都是牢牢的掌控在中共这里面。其实朝鲜就像中共的一条狗,然后中共就是拿着条狗绳。然后他就非常明智的就是在中美经济会谈过程中,在和习近平会谈的过程中就把朝鲜问题提出来,就是看到了中共在朝鲜问题上其实起到了在背后非常不光彩的角色。

记者:非常关键的作用。

田园: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确实川普总统是发现了这种解铃还需系铃人,那么他发现了这个系铃人。

还有另外一个小胜利,我个人认为就是芬太尼这个毒品的这个问题,那么中共它也表示说愿意帮助美国控制美国芬太尼毒品的源头。大家知道现在大概将近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七十的芬太尼是在中国生产然后通过种种方式,包括邮寄的方式寄到美国来的。我个人认为是川普总统另外一个小小的胜利。

主持人:好的。那杰森在这两点上你还有什么补充吗?

杰森:我基本上都完全同意。这次谈判我认为美国这方面是成功的,但是核心的问题是90天这个过程中的谈判。就是这个过程到底是谁落实,然后最终这个事情是落在习近平的执行的问题上。所以说这个过程是持续未来很长时间你会看到它会演变,才知道最后知道这次谈判到底它实际的国际历史的意义在哪里。

主持人:是,而且是习近平和川普两个人身上。因为今天川普也发推文说,他们两个能够协手解决问题。但是关键也是在一个是如何满足他的承诺、完成他的承诺。

杰森:是。就是这个人个人的承诺有多重。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我们感谢田园博士和杰森博士给我们的精采点评,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