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冤民:见不到〝解决脱贫〞的中央第四巡视组

点此看大图片
王英强提供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29日讯】听说中央给陕西省派来了专项巡视脱贫攻坚领域腐败问题的中央第四巡视组,我这个因案致贫致死致残的一死二残户主,因打听不到具体的对外接待时间和期限,2018年10月22日上午我到陕西省丈八宾馆想打听一下有关中央第四巡视组来陕西省巡视的相关情况,刚下公交车,就被早已守候在此的辖区西安市西咸新区渭城街道办事处维稳人员任彪等人强行控制住,他们不允许我到丈八宾馆去打听有关巡视组的消息,并说这是西咸新区和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们的指示。


他们要求我去陕西省公安厅上访,最终,我被他们用车强行送到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室附近,我要求陕西省公安厅信访接待人员给我联系信访主任夏琛铭,他们不给联系,其中一名姓赵的信访官员对我说:〝你们家的案子前几天我们已经督办给你们辖区西咸新区公安局处理了,你回去找他们处理去。〞

我信以为真,于2018年10月23日上午在女儿王小琴的陪同下,一起来到西咸新区公安局,在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冷板凳后,终于见到了一名自称姓郭的科长。郭科长声称:西咸新区公安局大约在一周前的确收到了几份有关陕西省公安厅转下来的案子材料,但是没有具体的案卷及具体处理方案。为此,他们西咸新区公安局王局长也看了材料并作了批示,据郭科长说,王局长认为此案案发地在渭南市蒲城县,违法办案主体责任人在陕西省公安厅,西咸新区公安局作为新成立的公安局无权处理此案,郭科长要求我继续找陕西省公安厅上访协调处理案子。

2018年10月26日上午大约10点左右,我按照西咸新区公安局的建议,再次来到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处上访,向那名姓赵的信访官员转达了西咸新区公安局的相关答覆情况,质问他为什么要撒谎踢皮球,姓赵的信访官员拒不回答我的任何质疑。

无奈之下,我只好到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室门外抗议声讨他们这种卑鄙违法行为,不到一个小时,陕西省公安厅附近的凤城路派出所四名警察开着一辆警车赶到了,他们不问青红皂白,当场撕坏了我写有夏琛铭违法办案概况的一块硬纸板,然后四个人合伙强行把我抬扔进一辆警车里,拉进凤城路派出所控制起来,不准我自由行动。

他们不准我提说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铭违法办案的具体情况,由于他们的暴力行为,造成我当时血压升高头晕,全身疼痛等不适症状,我要求他们向我道歉,他们拒不同意,并声称他们是在执行陕西省公安厅领导的命令。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维稳人员任彪开车赶来,把我从西安市凤城路派出所强行截访回家。

由于我儿王小刚2007年2月在工作时间因工作被工作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同事程文才两次恶意放值班狼狗咬伤,事后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王小刚严重精神病。多年工资及其它应得收入至今未补发,养老金也暗中停缴。



上访11年,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部门至今仍坚持违法办案不纠正,还组建了多家基层政府上百名在职官员,对我全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楼前楼后加装多个摄像头、非法24小时监控、监听、跟踪,多次上门打砸;我无数次被截访、戴手铐,多次遭殴打。我和我的家人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胁、谩骂、羞辱、软禁、关押、不准吃喝、断电、剪电话线、焊门、砸门砸窗、暴力截访、上访销号删记录、微博强行销号几十个、多次上报虚假黑材料、私造伪证、造假低保等多项暴力维稳手段的残酷迫害。已导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



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2017年8月初至2018年3月底,我全家在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和犯罪单位西北电力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相互配合下,出动上百名在职及雇佣的维稳人员,对我全家实现了跨年度200多天的非法24小时监控和强制看管迫害,期间,不允许我家任何人外出上访和正常生活。十九大期间,我的女儿王小琴遭辖区金旭路派出所非法拘留七天,至今未给开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拘留证》、《解除拘留证》等相关书面法律手续。

目前,我全家被辖区西咸新区管委会领导定性为西咸新区头号维稳对象,我的身份证在网上被定为黑名单里的重点人员,无法坐火车和长途汽车赴京登记。

2018年8月30日,我女儿王小琴辗转来到北京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向中国能源建设集团信访处长王健叙述了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信访主任王英波伙同下级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领导苏志强等人弄虚作假,拒不处理王小刚一案的具体情况,得到了王健处长的再次督办。

王小琴遭到随后赶来的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维稳人员任彪和桓明明两人的控制,他们要求我女儿王小琴立即跟他们回家,我女儿不同意:〝我来北京找我们企业总部上访,和你们政府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你们凭啥来截访?〞任彪等人声称他们是在执行西咸新区综治局副局长张红波的截访指示,并说,张红波认为我女儿王小琴在中非论坛峰会期间进京找企业总部上访属非访行为,必须立即遣返并严惩。

我女儿王小琴被他们控制在北京业田宾馆内,2018年9月3日,任彪告诉我女儿说,西咸新区综治局局长张立军很重视我家的案子,已经亲自出面到陕西省信联办汇报了好几次了,也得到了陕西省信联办领导的重视和下文督办,9月4日,张立军局长要召集犯罪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秦汉新城管委会、渭城街道办事处的相关领导们在西咸新区开协调会,督办处理我家案子。

2018年9月4日中午,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杜兴鹏又打电话给我女儿说协调会开的很成功,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兼纪检书记苏志强当场向张立军局长表态,一切听张立军局长的安排,张立军咋安排他咋执行。

就这样,我女儿王小琴在任彪等人的连哄带骗下,于2018年9月4日坐高铁当晚回到家中。

随后,我和我女儿一起到西咸新区找信访科长张维博沟通了一下有关张立军局长给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开协调会的情况,张维博说,西咸新区正在让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安排专业人员按照国家赔偿法核算账单,等算出具体赔偿数额后,他们会出面和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领导交涉,要求其赔偿和执行。

在我家的多次催问下,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杜兴鹏等人声称他们请渭城街道办事处的专业法律顾问,咸阳市渭民律师所于艇律师负责核算我家案子赔偿账目,我问杜兴鹏,于律师都核算了哪些赔偿项目?具体的各项赔偿标准是多少?能否把核算好的账目详单列印一份给我家看看?

奇怪的是,杜兴鹏刚开始回答说可以向我家提供一份于律师核算的账目详单,后来又说渭城街道办事处没有账目详单,可以由于律师本人当场答覆。

2018年10月11日下午2点多,我父女二人终于在渭城街道办事处会议室见到了于律师,于律师认为我家的案子顶多只能算是个事件,不能算案子,有关赔偿项目方面,于律师说他按照领导要求只核算了有关王小刚工伤方面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伤残津贴、护理费、医疗费等主要项目,至于我女儿王小琴的误工费、我老伴的人命价、我双腿被维稳人员殴打致残的重伤害赔偿费、一死二残的精神损失费、政府长年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相关赔偿费等等赔偿项目均不愿核算在内。有关依法追究相关犯罪份子的法律责任更是不予支持。直到现在,我也未见到于律师核算的赔偿账单及具体的各项赔偿标准。

随后,我又到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陕西上级单位西北建投公司(原名称: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更名为西北建投公司)信访处上访,信访负责人王英波答覆我说,如何处理王小刚一案,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一切听政府的安排,政府说咋办三公司就咋执行,政府不和你家好好沟通处理就是政府的错,你回去多找政府沟通就行了,以后别来找我上访。

截止目前,我在政府各项应得赔偿项目账单迟迟难产,各项赔偿标准不敢见人;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铭不敢见人却屡次暗中指使凤城路派出所对我实行暴力维稳和截访;王英波及三公司一切听政府安排的答覆;西咸新区公安局无权处理的答覆等等合伙形成的怪圈中难以找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倡的所谓依法治国方向。

我今年已经77岁了,因为上访,双腿被打残,老伴被害死,儿子王小刚长年精神病无法治愈,女儿王小琴因照顾家人无法成家立业,我不知道我们家的案子何时才能得到依法纠正和处理,我老伴何时才能在九泉之下瞑目?

王英强

电话:029——33711064

附件:

王英强控告材料

控告人:王英强,男,汉族,1941年生,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渭城街道办金旭路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退休职工。

被控告人1:夏琛铭,男,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

被控告人2:张军,男,原蒲城县公安局局长。

被控告人3:赵晓飞,男,原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

被控告人4:苏智强,男,原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纪检书记兼工会主席。现任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兼纪检书记兼工会主席。

被控告人5:王英波,男,现任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信访主任。(备注:三公司的陕西上级单位)

被控告人6:上官虎,男,原咸阳市公安局信访处长。

被控告人7:淡博鹏,男,原咸阳市公安局信访处长。

被控告人8:姚会林,男,原咸阳市渭城区公安分局局长。

被控告人9:姚希昌,男,原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

被控告人10:张亚红,女,现任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兼秦汉新城管委会民政局副局长。

被控告人11:席睿英,男,现任秦汉新城管委会综治局局长。

被控告人12:张立军,男,现任西咸新区综治局局长。

被控告人13:张维博,男,现任西咸新区信访科长。

被控告人14:吴国荣,男,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保卫科长,维稳打手小头领。

控告人全家因长年遭受被控告人滥用职权、钱权交易、违法办案、暴力维稳、多次上报虚假终结黑材料、长年非法24小时监控等惨无人道的迫害,四口之家已导致一死二残的后果而提起的控告。

事实与理由:

我名叫王英强,是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四公司)的退休工人,在这个单位工作了33年。我今年77岁,现在还拖着残疾的身躯,四处上访求告。到了我动不了的时候,我精神残疾的小儿子谁来照管?

我小儿子王小刚是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的正式工人(工龄23年),2007年2月由公司调入蒲城项目部做纠察。2月7日第一次上班,晚8点接班时,他看到值班室门锁着,就到值上一班的陈文才宿舍门口喊叫要钥匙,程文才认为暴露了他旷班的事情,一怒之下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咬伤王小刚,腿上鲜血直流,满院子的干部、工人、小车无人救人!是我儿自己向农民问路,步行到乡卫生院治伤打防狂犬病疫苗救自己的。由于突遭意外暴力伤害,导致王小刚产生了强烈的恐惧心理,开始一天十几次地给家人打电话诉说工作环境不安全,有人放狗咬他了。我立即赶到蒲城项目部,了解实情后,找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和上报工伤,单位领导拒不处理任何问题也不准王小刚休息,还扣发了王小刚的工资和奖金。保卫科长张小兵、办公室主任张广利、财务科长白石等4名干部雇用农民三人,在食堂找到我们父子俩,4次殴打王小刚。事后不许我们报案,不让休息,不给治病,如休息就停发一切。

我无奈只好将我儿带回家中治病休养,并我多次到火电三公司找赵晓飞、苏智强等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三公司领导拒不处理任何问题,也不给上报工伤。王小刚回家后,火电三公司停发了王小刚的工资。

我儿被单位同事有意放狗咬伤、被殴打,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精神变得特别狂暴,回到家后狂呼乱叫、打骂家人、打砸物品、四处乱跑,由火电三公司派人派车,带王小刚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诊断,确诊为偏执型精神障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常年需要家里留一人照看。

11年来,我逐级到蒲城县、渭南市、咸阳市、陕西省、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的派出所、公安局、公安厅、政府、党委、纪委、等相关部门及公安部、国家电网公司、中国能建集团上访不知有多少次了。

以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铭为首的各级政府部门至今仍坚持违法办案不纠正,还组建了多家基层政府几百名在职人员,对我全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非法24小时监控等。

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铭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我因上访被截访、戴手铐、殴打、小女儿遭拘留、家人遭监控、威胁、跟踪、打砸、限制人身自由、非法关押、楼前楼后加装多个摄像头并在社区内设立专门的监控室、焊门、砸门砸窗等,就不一一细说了。

至今,从派出所到公安部,都不给立案;从火电三公司到国家电网、中国能建集团都不给处理;各级党委、纪检委、政府都是推来推去或是虚报案件终结材料。发展到目前,我无论到哪里上访,都被抓回来。

我老伴得知儿子的遭遇,忧愤交加,患了严重脑梗、偏瘫,于2010年1月1日含恨而死。我因上访双膝盖被打残,要拄着棍子才能勉强行走。我小女儿大学毕业,今年已37岁,为了照看王小刚,不能工作,不能婚嫁。

十多年来,对于王小刚的案情,我们的要求是:

一,依照事实予以工伤对待。因为他是在工作时间,为工作而遭同事放狗咬伤的;

二,对放狗咬伤王小刚的工人和组织殴打王小刚的干部予以查处;

三,补发王小刚的工资及一切应有的福利待遇;

四,对于因我们维权上访而迫害我们的官员、人员追究党纪、国法责任,并对我们家因此遭受的损失予以补偿。

2018年4月26日,西安市西咸新区综治局局长张立军、信访科长张维博等官员与我进行了商谈。张立军说我〝是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最后答覆说:补发王小刚的工资可以与有关各方面协调,其它要求解决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对于这样的答覆我感到很失望,很气愤。我不得不上访,事情是谁造成的?谁〝是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这样的信访机构,什么问题都不愿解决,只会作秀作假,要它干什么?

之后,我又和我的家人多次到西咸新区信访处要求见张立军局长沟通有关案情的事情,每次信访科长张维博都对我说:张立军局长计画把你家的案子给省上领导上报,但是他生病住院了,等他出院了再说。凡正你都告了11年了,也不在乎这几天。

截止目前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张维博仍坚持张立军局长住院没有出院,无法见人,其他人无法主持他的工作等藉口对我进行推诿。同时,每次我到西咸新区上访,张维博都会暗中打电话叫来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的维稳官员强行把我截访回去,我抗议他的这种违法行为,他竟狡辩说这是他对我的关心和爱护。

2018年6月22日上午,我再次到陕西省公安厅上访,公安厅信访办一名姓姜的信访官员对我说:〝听说有人给你家赔了80万,已经处理过了,你还来公安厅干啥?〞

我问他:〝什么时间,谁给了我们家80万赔偿款,我怎么不知情?〞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多年来,经常有政府人员或群众突然询问我:听说给你家都赔了几十万了;渭城街道办也给你女儿王小琴安排了工作,一个月发好几千元工资;给你家长年吃了低保,你还瞎闹什么?等等。

事实是,从来没有任何人或部门给我家赔偿过一分钱,我们家也从未吃过一分钱的政府低保,我的女儿仍在家照顾我和我精神病儿子王小刚,从来没有任何人给她安排过工作,她也没有任何经济收入。请求各位领导深入彻查一下,看看这所谓的80万赔偿款去哪了?所谓的给我女儿安排的工作和假低保的真相是什么?谁在冒我家的名号吃低保?

因此,我不得不再次上访,希望有关部门领导予以深入调查、处理。

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退休工人:王英强

电话:029-33711064

2018年10月29日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