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川普取消大学平权政策 对亚裔有何影响?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11日讯】【热点互动】(1784)川普取消大学平权政策 对亚裔有何影响?


近日,川普(特朗普)政府宣布取消奥巴马执政期间有关大学录取的平权指南,鼓励学校招生时不考虑种族因素。此举引发强烈反响。近年来,对教育平权的争议不断,特别是亚裔团体的抵制呼声日益升高。已经有多个亚裔组织提诉哈佛大学,认为其在录取过程中歧视亚裔学生。而近来,纽约市长提议取消特殊高中入学考试的提案也遭到亚裔强烈反对。那么美国平权政策的由来到底是什么?当今的教育平权在走向何方?川普政府此举对亚裔学生又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近日,川普(特朗普)政府宣布取消奥巴马执政期间有关大学录取的平权指南,鼓励学校在录取学生时,不考虑种族因素,这项举动引发强烈反响。近年来,对于教育平权的争议不断,特别是亚裔团体的抵制呼声日益升高,已经有多个亚裔团体提诉哈佛大学,认为其在录取学生时歧视亚裔学生。而近来纽约市长提议,对特殊高中的录取取消入学考试,也遭到亚裔的强烈反对。

美国平权法案的由来到底是什么,当今的教育平权在走向何方,川普政府此举对于亚裔学生又有什么影响?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些热点话题进行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跟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在节目开始,请先看背景短片。

7月3日,司法部废除了七个奥巴马时代推行的大学录取种族平衡政策。同时美国教育部恢复布什时代要求所有接受联邦资金补助的学校,必须严格遵守美国最高法院大学择优录取相关规定。

自2015年起,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向美国司法部先后状告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布朗大学等高等学府的种族平衡政策长期以来歧视亚裔学生。对此,美国司法部去年11月展开调查。

目前,进入常春藤名校,亚裔孩子通常受到超高要求,他们的SAT需要比白人高140分、比西班牙裔高270分、比黑人高450分,这些被高等法院严厉禁止的做法,在奥巴马时代高校并没有严格执行。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就此相关话题,通过手机短讯或者打电话和我们互动,谈一谈您的看法。杰森,我想先请问,我们看到川普政府的新公布,宣布废除奥巴马时期的平权指令。请您谈一谈,到底这是什么意思,废除这项指令是否有法律效应?

杰森:是美国司法部和教育部的联合声明。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教育部出台一项〝平权指南〞。

主持人:好像出了两次。

杰森:对,大概7条,告诉各个学校如何以种族作为录取新生的标准,使得学校多元化。换句话说,在法律上教学校怎么做,可以准确、不触犯法律地把种族作为大学录取因素。大概是这样,某种程度上讲是一种法律建议。这项建议,过去几年一直在执行。川普政府通过教育部和司法部联合声明,声明中说,第一,我们取消这项建议,因为我们认为违背美国法律。

第二点,后来在相应的网站上没有立刻提出新的指南,但是他把布什执政时的一项相应指南拿出来。换句话,在奥巴马之前的小布什政府当时是有一份指南,相对来说是建议不要以种族因素作为入学标准。事实上川普现在是回到以前布什政府的政策,种族中立。

有关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中文译〝平权法案〞),起初可能倒不一定是什么坏的目的,当时,1960年代肯尼迪当总统的时候,美国社会对黑人的歧视是比较公开的,虽然当时黑人已经不是奴隶身分,但是整个社会对黑人各方面是明确歧视。为了扭转社会现实,肯尼迪总统以总统令的方式颁布有关政府的〝合同工〞,招聘不以种族为藉口;不招这个人、歧视这个人。

一旦这项法律确立以后,逐渐有人把总统令扩展到了教育方面,原来是聘雇合同工变成了教育方面。这项法案明确要定期检查是不是确实执行。怎么检查是不是歧视黑人或者西班牙裔?检查的办法是:你到底招了多少黑人、多少西班牙裔?问题出现有的地方也许招不到合适族裔的人,他也得去招一些这样的人,满足检查需要。

这项法律从最初为了保护某种族裔的人,变成必须要给这种族裔的人保留一定职缺,否则可能违法。因此在这个过程中,相应反向歧视的白人,如历史上的犹太人白人反抗这项法案的非常多。

有关平权法案在高院就审了6个案子,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白人学生费雪和德克塞斯大学之间的案子,这个案子因为现任大法官之一的肯尼迪投下关键的一票,支持把种族作为众多考虑的因素之一;不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某种意义上就是强调了种族是被考虑录取的一项因素。

基于此,奥巴马就出台了这样的政策、指南,让学校做得更加广泛。这个概念广泛到一定程度之后,演变成非常畸形的状态,畸形到刚才我们从影片中看到的分数差异,亚裔和非裔的SAT成绩居然能差450分,某种程度已经变成非常逆向歧视;亚裔是逆向歧视最最大的人群,所以平权法案就成了亚裔最反对的一个法案。

主持人:等一下我们可以再继续谈一谈亚裔的态度。我想请问赵培,您怎么看奥巴马执政期间,当时他在2011年和2016年两次出台教育平权指示,您觉得这项指南对于大学录取的过程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现在的影响是不是像杰森说的,和当初平权法案创立的初衷有所背离?

赵培:是的,我们首先看到现在社会上的状态其实中国人很眼熟啊!这不是我们中国的高考分数线的差别吗?新疆的和河南的、山东的、四川的考生的分数确实能够差成这样。今年,新疆最有名的一间中学的招生录取通知上说,200分能上清华,你来我们这里读书。

所以大家看看,怎么造成这种差别的?大家从结果上已经明白了,它跟共产党做的事差不多了,那就肯定共产主义渗透了!〝平权〞本来是说,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不应该考虑他的种族,只应该考虑他有没有干这件工作的能力。以后就把种族、肤色、国籍和性别都算进来。慢慢在50年的演变当中,共产主义慢慢渗透,它把平权〝对等〞的意思给去掉,改成了绝对平均主义,这个咱们老百姓熟啊!绝对平均主义,共产党说是:到共产主义的时候就实行了,我现在实行不了,我现在按阶层分配。

大家就看到了,各个大学按种族去分配,比如说,白人占美国人口的多少,我分配给你多少名额,你们自己竞争;黑人占美国人口有多少,我分配你们多少名额,你们自己竞争。最受损的就是咱们亚裔,咱们亚裔占人口比例少,而咱们亚裔又是靠脑袋、靠智力吃饭,你说你让我打NBA我肯定打不了,所以我吃不了这口饭哪;我只能靠这个吃饭。它就不考虑种族吃饭的问题;完全社会主义式的平均分配,所以形成了现在这种格式,可以说是从1990年代开始形成。

我们刚才讲,平权以后把性别也加进来,你看它现在渗透得多厉害?!加拿大总理要选内阁的时候他说,我要搞平权。怎么平权呢?男的内阁阁员一半,女的内阁阁员一半。请问,本来选上来的议员里面只有20%的女性,你全部都让她们当部长,这完了以后你有没有考虑她的能力,她能不能把北美自贸协定谈下来?完全不考虑。

这就是走进了共产党〝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思想,大家从结果上能够看到,中间不断有共产主义渗透才造成今天这种局势。

主持人:杰森,您能不能谈谈这方面的看法?赵培提到共产主义渗透,可能有不少人觉得,有没有这么严重?您觉得教育平权从最初的不歧视种族走向现在一定要扶持某些种族,这其中跟共产主义的平均主义因素有关系吗?

杰森:共产主义是忽略整个过程的合理性,它要求绝对的结果,所谓强制性的一致,比如说,地主全是坏的,不管是多么善良的地主,全都要拿出土地去分。它剥裂了人性多元化的因素,完全简单地按:只要是贫下中农全是好的,哪怕地痞无赖都是好的;只要是地主全是坏的,哪怕是非常慈善、做善事的地主都要拿出去毙了。实际上这是一种思维方式。

美国的平权法案从最开始执行的时候,是为了解决对于少数族裔的歧视,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必须要有数量的保证,数量保证的要求使得一些学校不得不给少数族裔预留一些名额,虽然有关高法的一些案例说明预留名额的做法是错的。

主持人:对,不能有Quota。

杰森:但是它心里头有预留名额。心理上的预留名额几乎是桌面下大家都公认的概念,为了实现这样的标准,不管一切,不管这个学生真正的学习水平、努力程度;完全是割裂地看学生的整个努力过程,只看最终要求的比例是不是达到。这事实上是一个概念,某种意义上讲是忽略了个体的因素,完全就是种族主义概念;用种族概念把学生群体分为三六九等,黑人单独考虑、西班牙裔单独考虑、亚裔单独考虑,这样的过程其结果是割裂社会的过程。

主持人:您觉得川普政府现在提出种族中立,不考虑种族;以前扶持比较弱势种族,哪一种更公平,或者哪一种造成社会更融合?

杰森:其实我觉得,如果说是对美国社会的割裂,目前所谓变了味的〝平权法案〞是对美国社会最深刻的割裂。我印象非常深的是,比如我女儿上小学的时候,她根本没有任何的考虑,你问她:跟你说话的同学是谁?她最多说是长头发的或是短头发的,她很少说这个人是黑人,一旦孩子长大了,当她进入高中的时候她意识到,将来她的竞争、上大学过程中是要被种族筛选的,这时,就在她心里头立下非常强烈的概念,她就开始明确地说,那个是黑人、这个是白人、这个是亚裔,种族的概念在很小、十几岁的孩子心中就开始奠定了。

而种族思想的奠定来自于这项法案,小孩子都不傻,他们非常明确地看到上一届的师兄师姐们,什么样的水平居然上了那所学校、这样的水平上了这所学校,在她心目中无庸置疑地知道种族是个因素,事实上它深刻地割裂社会,某种意义上讲,美国小孩的第一课种族概念就是平权法案。因为小孩子就是知道上学的概念,上学、读书不公平,让她知道努力不是特别重要;种族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他内心就深刻感觉到,美国是种族割裂的社会。这是非常不利的因素。

主持人:赵培,我想请问,谈到教育平权,确实很多亚裔强烈牴触,现在多个亚裔团体要起诉哈佛,认为哈佛大学在录取过程中歧视亚裔。能不能请谈一谈您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另外,就整体而言,现在对于教育平权的操作、执行对亚裔有什么样的影响?

赵培:关于教育平权操作,刚才讲共产主义渗透,在美国换了一个名词──政治正确。大家知道,曾经有一年,一名穆斯林小伙去考大学,考大学时的一道题目可能就是关于种族歧视,他把〝黑人命贵〞这个口号写了100遍,这一下子博得政治正确的阅卷老师的欢心,立马进入美国顶尖的斯坦福大学。

主持人:好像就是前两年的事。

赵培:对。对比一下中共也出了这么一位人物,张铁生,被说成是〝白卷书生〞,他干了一件什么事呢?1973年参加大学考试,数理化不会写,就答了三道题,然后在试卷背后写:尊敬的领导……意思说读书没用怎么怎么的。唉,政治正确,上了大学,而且成为当时的造反英雄。比较一下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像啊!就明显知道共产党主义在这边渗透。

如果哈佛大学不接受政府的任何钱,也不接受社会捐款,它是私立大学,爱用什么标准就什么标准;一旦它接受捐款就必须遵守对社会上所有人的公平原则。刚才讲平权的〝平〞,美国有的人非常明白,现在成立一个对等教育委员会,是什么?就是我们有对等的权利啊!考100分,我能上大学、你也能上大学;考10分,我上不了大学、你也应该上不了大学,这就是对等的概念。

平权的〝平〞,由于共产主义渗透,慢慢向平均主义那边发展;真正〝平〞的本身就是对等,我们两个是对等的人,我们俩在上帝或造物主面前有对等的人权。对等的人权就是我考100分能上大学,你考100分也能上大学。我们把这概念先解释一下。

哈佛形成的是什么概念呢?刚才的影片当中也讲了长春藤名校的例子,哈佛大学的例子是:亚裔要比白人的考分多出140分、比西班牙后裔多出270分、比非洲裔多出450分。以这个例子来说,明显不是对等的概念,如果华人告它是正常的,因为确实是歧视,为什么我的100分就要比黑人的100分便宜呢?就要比他贱呢?我不比他贱,我们是对等的,在造物主面前衡量,我们俩的100分、450分就是对等的概念。所以我觉得告它是对的,是维护人权,这是在海外真正维护人权,我支持他们去上告,这可能对美国的平权教育重新定义是良好的推动、起很好的作用。

主持人:杰森,由于司法部现在已经在调查这个案子,哈佛大学为自己辩护:多元化是考虑种族因素的主要原因。我的问题是,如果像加州大学不考虑种族因素,确实校园中的亚裔学生如加州理工就有40%,如果这么大的比例,会不会确实也影响校园人群的多元化呢?

杰森:这是结果。看到这个结果是觉得亚裔的比例可能在美国就是百分之十几,但是好学校的学生比例却占了40%,好像是有点跟人口比例不一样,但是要从几个角度来看。第一,刚才赵培谈了亚裔是靠脑袋吃饭。因为亚裔体力不如其他族裔,打篮球啥都不行,只能靠脑力吃饭。

另外,亚裔普遍重教育。这一点也是无庸置疑的,家里多穷,孩子的教育都是放在第一位的,这是其他族裔不能比的。这一点你要是回头这么看,你要是把其他的族裔能让他比例高的话,你不应该从最后终点的时候,你给不同的族裔划不同的终点。

主持人:不同的标准线!

杰森:让孩子早早感觉到不平等!整个社会投入应该在整个家庭观念、文化的角度为起点,其实大家都不愿意看到整个社会非多元化的状态,但是我觉得不能在其它问题解决不了的情况下,最后在终点,武断、一刀切地搞到比例一致。

我们知道2003年的时候,最高法院有一个重要的判决,是密西根大学法律学院的一名学生告密西根大学不公平对待他,密西根大学胜诉,但是法官在写观点的时候特意说,我们整个法庭希望25年之后,支持学校用种族作为衡量因素的判决,希望能让它没有用了。换句话说,希望这个社会到时候各个种族都可以兴旺起来。

15年过去了,不但没有如最高法院的期望,反倒各个问题更复杂化,更尖锐,而且整个社会的分裂更厉害了。原因是什么呢?整个西方社会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它走的其实就是共产主义的简单思维方式,从结果的平均来动这个社会。其结果是什么呢?最终的结果,我们知道,很多相对来说学习水平比较低的学生进了一些比较好的学校,退学率非常高,对这些学生的一生影响也不是很好,当然个别人也这样念出来了,但是整个过程给社会带来不公平的感觉,在小孩子内心直接的感觉是不公平,事实上是美国未来社会的毒素。

在我看来,整个平权法案运行到此时此刻,其实已经有非常大的弊端,给社会带来的问题不是让整体社会往上走,甚至有整体往下推的概念。奥巴马自己说了一句话,当然他说的话是冠冕堂皇,他说,美国这个社会不能是一些人越过越好、一些人越过越烂,美国社会就应该是大家一起上下(Go up and down together)。但是仔细想想这话是不对的,一个社会一定是多元化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让整个美国社会往上走,肯定不可能呀,有些人赘着,现在走的方法就是一块往下走。

他让整个路线的标准往下降,他让整个考试的难度往下降,一切的问题在我看来都是往下走,这实际上对美国整个社会在国际竞争力是巨大的损失;从各个角度来看。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反平权法的人说,对个人不公,对国家也不公。你说国家应该是多元化,多元化很好,但是你用多元化为藉口把整个美国的竞争力往下走,实际上是伤害所有的人。

主持人:说到这个,我觉得跟纽约市的一个案子非常像,赵培,请您来谈一谈。最近纽约市长提议的一个法案,我觉得跟杰森刚刚说的事几乎是一样的例子。市长觉得三所特殊高中、好高中的亚裔学生比例太高,他现在提议取消入学考试,取而代之的办法是,将所有中学排名前7%的学生都让他们进入这所特殊高中,您怎么看?一是对于亚裔学生比例过高是不是对多元性有影响;再是这样一种绝对平均的解决方案。

赵培:首先说〝多元〞的概念,其实多元化的概念是指各个不同都能呈现出来,它不是指学生的多元;是指教授内容的多元,你得教授中国文化、你得教授英国的这一套、你得教授非洲的那一套,是教授的多元!你怎么能指望学生肤色的多元呢?纽约市现在人种是比较全啦,是不是还差一点西藏人,你去西藏再引进一些人?这够多元了,全世界人种凑全了!这不是搞国际共产主义的做法,全球都一样!其实不是这样。

我先不说对不对,我就说一句这个事情能产生的后果。咱们中国人经历过共产党的教育,共产党之下,各省的好大学如北京大学等,各省给比例分,什么〝985〞、〝211〞各省分比例,你省里50、他省里60个名额去分,那中国形成了什么呢?中国人非常明白,中国形成了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是全球都知道的高考工厂,每年一万多人从这里去考大学,他们都能考上。

再加上高考移民,我们华人被共产党糟蹋过之后,我们学了很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之后,造成的最大可能是华人不再买学区房了,他把儿子、女儿在差高中注册学籍只参加考试,然后可能进入中国人的〝高考工厂〞,成绩绝对在这间学校的头百分之几,过万都是可能的,然后他绝对能读个好高中。

试想一下,通过行政令采用社会主义调剂的方式你解决不解决问题?你不解决问题。真正要解决这个问题,你需要解决各个公立初中的教育质量问题,教育质量出了问题自然学生上不了好的高中,这是很自然的原因。

为什么产生这些问题?很多共产主义左派思想渗透教育完了,教不好孩子你怎么可能上好大学呢?你比如说我举一个加拿大人的例子,加拿大人的数学成绩不断在下降,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用了一个新进的〝发现式〞教育方法,就是九九乘法表不背了。你突然从中国读完一、二年级的学生来到加拿大读这个小学几乎是神童,比那老师都厉害。就是老师在课堂上问3乘3等于几?哗~所有的中国孩子都举手,剩下的孩子全在那看着中国孩子,为什么呢?他不背九九乘法表。你偏离了人类的最基本的这些理论基础,这些不需要背,你说你去让那孩子发现,发现1加1等于2。数学家到今天都不能证明1加1等于2,你让一个小学的孩子他怎么能发现1加1等于2?

主持人:它是不是就是一种什么启发示的教育方法?

赵培:他可能发现1加1等于11,这是绝对能发现的了,他拿两个冰棒一凑,这不是11嘛!你说你按照这个理论去教育孩子,教育不好。那这个理论哪来的?它其实就是美国的一些很左派的这些人发明的理论,就是不要管孩子干什么。孩子是需要教养的,中国古代这么多年的教育就是发现这孩子需要教养。你看中国人为什么教养孩子,因为中国人传统深厚。

再说这个考试制度,考试制度啊,中国人过去不考试,西汉的时候不考试。结果发现个什么?发现推举制度,〝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这个东西不公平嘛,它可以做假。那中国人2千年捉摸明白了,得考试。唐宋之后考试了,这穷人家的孩子我可以有出头之路,我只要考得比别人好,这分数做不了假。

虽然你说考试制度可以舞弊,但是分数只要摆在那儿,铁打的事实,我就是比你好,我就是应该做官,我就应该改变我自己的生活。这是中国人五千年经验的总结,特别宋朝之后,权贵人家的子弟还不准你参加这个科举,所以是个穷人出身的机会。你现在都给它规定百分之七了,我觉得很可能出现高考移民的情况在美国发生。你就发现了这也是共产主义的一种啊。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有一位加拿大的张先生在线上,请讲。

加拿大张先生:美国有一个纪录片叫《蚕食美国》,生动记录了红色共产渗透,共产主义思潮是怎样全方位的有目的、有计画的渗透整个民主社会,美国。它能够成功,我想整个共产的源头就是红色共产邪灵,它特性就是无比暴虐,还有就是迷惑性、蛊惑性。你比如说它迷惑很多知识分子,还有工人,叫工人罢工。实际上它目的是什么呢?就是推翻合法的民主社会来建立它的红色共产暴政。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张先生谈到了共产因素的渗透。我想问一下,杰森,因为刚才赵培提到了一个因素就是公立学校这个教育质量的问题。

杰森:对。

主持人:我们看到《华尔街日报》其实对于这个纽约市高中,很有意思,他们非常关注,所以我看到它有一篇观点文章吧。它说,其实纽约市政府如果能够给这些少数族裔、非裔,或者拉丁裔更多更好的学校选择,那实际上他们可以学得更好。但纽约市没有这么做。您怎么看这方面的情况?

杰森:对。其实很多时候它跟文化有关,也跟很复杂的社会背景有关。有的时候还不一定就是说美国他不喜欢谈文化,他喜欢谈经济、社会状况。换句话说,低收入家庭就用这样概念来说。其实这个是不准确的。很多上纽约这3所非常好的高中的,他是华裔。华裔很多孩子家庭他都是在唐人街打工的那些人。

主持人:是,其实收入并不高。

杰森:对。其实有人就建议平均法案你不用搞,你按家庭收入来定平均法案。你比如说非裔的孩子是不是因为家庭收入低,所以说他没有机会上补习班,所以分数要照顾一点。那你就按家庭收入来定。其实没有一家大学这么做,因为他非常清楚,按分数定,很多华裔的家庭、很穷的家庭的孩子还是能念出来的。

这是为什么呢?是文化,是重教育的文化。文化本身不是罪过,不能因为华裔有重视教育的文化就要被贬低、被打压;非但不应该打压华裔、亚裔重教育的文化,反倒是不是应该努力去扶植其他族裔的文化?另外,社会也是相对多元的,有人也开玩笑说,NBA是不是也要搞个平权法案?

主持人:那就非常有意思了!

杰森:对。至少亚裔得代表个10%吧?没有10%咱也有个5%吧?好像5%也没达到!为什么是这样的情况?事实上美国社会很奇怪,对于学习方面觉得要平权;对于体育就是竞争,非常明显地竞争,几乎没有多少种族因素地考虑竞争,这一点又是非常奇怪的现实。我的感觉,从整体来说,美国社会很多时候有些族裔问题,奥巴马自己也非常清楚族裔问题在哪?所以他在总统任内时也特意说,做父亲要有父亲的担当。

对于家庭观念、教育子女的责任,这种概念在社会上更是应该提高,当然不是很快就能起效果,如果整体文化往这方面推进、整体扶植,是长期有效的,换句话说,把人的品德、责任感提起来,不分族裔,不能这个族裔提品德问题、那个族裔不提;所有的人统一按照正统人的方式去教育他,也许最终会根本解决问题。你不从根本上解决。当时,15年前,大法官说,我们现在考虑种族问题,希望25年以后,这事不用再考虑了。但是15年过去了,问题更加严重!

其实非常明确,从过程中就知道,做的所有这种方法都不从根上解决;解决的是叶子,枝叶末节,最终问题会因此而搞得越来越复杂,甚至在割裂美国社会。所以在这样的过程中,为什么不改一改、调整调整呢?

当然赵培也谈到,中国五千年文化是有借监的地方,你要看中国历史,中国什么方法都试过了,真的不是开玩笑的,美国二百年,中国五千年里头搞了几十次二百年了,好多事情都试过了,最终试出来一个方法就是考试,用考试突破人的局限性,给人往上走的机会,相对来说,如果不能有更好的方式,考试还是比较公平的一种方式。在我看来,逆向歧视问题在美国社会是越来越严重。

主持人:赵培,您怎么看,刚才谈到《华尔街日报》的观点,它也从具体方面讲,纽约市并没有投入资源去鼓励,比如私立学校也好、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也好,市府没有投入资源,反而有些在阻拦这项资源。从这个角度看,并没有真正能够帮助非裔、拉丁裔学生学习得更好。您怎么看这方面的问题?

赵培:话分两边说,其实美国对学生教育的投入是非常多的,但是这里边涉及到一个问题,一是教师工会的问题,教师的工资一直不断在涨,而且教师也有意缩减课堂规模。

另外,美国有一些政治正确的做法也强迫这些老师不敢去教育孩子一些事,他们只能是围着孩子打转,尽量希望孩子能听自己,但是不听你也确实没办法,就造成这一系列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就是左派教育理论,我们刚才讲了一个发现式教育,就是这些理论造成对孩子教育方法的不得当,也是一个问题。

我最近读《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教育篇(上)提到,一些文科领域被共产党主义渗透之后,发明一些很荒谬的理论,最后发现它只是理论,没有任何指导作用,没有任何实际作用,只是打着政治正确的旗号蚕食教育方法。

我觉得《华尔街日报》说的确实对,首先得资金投入;第二,资金投入之后要有好的老师,老师一定会背九九乘法表吧,加拿大有些老师也是那样被教育出来,他也不会背,那怎么办?所以还要有一些好的师资力量;第三个问题,就是涉及到一些正确的、普世的、传统的教育方法和教育理论,死记、硬背、真得背,1+1=2谁都发现不了,到现在人类还没有发现这个问题。所以这些真得背。那么在这三样都保证了,你才会发现非裔也好、亚裔也好,整体功效的教育质量有改观,可能多元化、多元的人种就会在更好的高中,甚至更好的大学,凭他们的成绩真正出现了。

主持人:杰森,您觉得川普政府把过去的平权指南给取消,会不会对亚裔学生有利,重点大学亚裔学生的录取率会不会增高?

杰森: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问题。现在很多顶尖大学里执掌录取权的人员,刚才谈到,可能已经被共产主义理论渗透得非常深重的人员,他的想法是从最开始1950年代、1960年代政府要求平权,到现在,这些人你不让他按种族分配的状态他都觉得很难过,他甚至在抵抗川普的做法。因为他的思维方式就是这样的概念,不求过程的公平,只求结果的绝对平等。

从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川普还是逆着坡在往上走,但这是好的过程。因为他首先提出这是政府的概念,至少把政府的标竿立在那儿,与此同时,他最近要筛选出一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代替肯尼迪,肯尼迪的立场是中间派,平权法案这件事他是拐到了自由派那边,他支持用种族作为录取标准;未来新的法官如果是保守派,我们还不知道他最终对这方面持什么样的态度。

主持人:对。他已经选出来了。

杰森:选出来了,但是这个人在平权法案上的态度还不明确。但是刚才谈到,已经有亚裔团体开始提告哈佛大学,这个案子大家看到了,现在在联邦巡回法庭审,很可能最终会上诉到最高法庭。那时候,如果有一案例确立、有新的平权法案执行标准,就有可能逐渐立出新的标竿。如果法律上、从法院体系确立平权不合理,然后政府再从行政角度说,不希望以种族作为衡量标准。潮流就会逆转。

在我看来,这个潮流已经走到了极端,希望极端的另一个方向就是往回摆,能摆回来一些,不然的话这个事有点太过分了!刚才谈到,大概中国人不理解SAT450分是什么概念?如果亚裔的孩子得90分能进这所大学,非裔的孩子大概60分就可以进这所大学,西班牙裔的大概71、72分可以进这所大学,白人的孩子大概80分左右能进这所大学。可以看到亚裔在整个过程中是多么被逆向歧视。

主持人:如果学校不执行或者抵抗这项指令的话,它还是可以有后果的,也许司法部会查,或者联邦基金会……

杰森:对。如果以后确立了这样的概念,司法部本着这项原则对有些学校会进行起诉的,就包括哈佛在被告阶段,虽然案子还没有审出结果,哈佛对于亚裔的招生比例已经在增加,从20%逐渐这两年已经提升到24%,它也知道自己做得是有点问题了,也在某种程度上调整。所以抗争的过程也是在进步的过程。

主持人:是。赵培,请您很快评论一下,您认为这对亚裔的影响会是什么?

赵培:亚裔上大学是更方便了,但是大家想没想过一个问题,我们在谈的是,西方社会共产主义渗透给大家造成恶劣影响,其实中共那边也是渗透。亚裔不管出国也好、不出国也好,其实大家都面临着一个问题,我们走到哪里都要去反抗对我们传统价值的歧视。因为你一出生就是亚裔、你重教育、你靠脑力吃饭的这么一个传统,所以,面对共产主义问题,我希望亚裔真的能够站到正的这一面去反抗它,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我们是一条心,这样才能够促成我们这个族群的传统文化复兴和我们族群的兴盛。

主持人:就是说,要认识到共产主义的思维模式。我想,亚裔团体现在可能希望哈佛大学能够打到最高法院,这样的话也许能够和之前的结果相反。

杰森:对。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点评。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