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时期武警屡屡〝闹鬼〞 哨兵吓得魂不体

点此看大图片
为了应付闹鬼事件,全军都各自想办法应对,直至一些女兵宿舍偶然在门口试着放置小石狮子,鬼患才停息。(pixabay.com)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12日讯】虽然中共一贯宣扬无神论,但是闹鬼事件却让中共上下束手无策。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曾在书中披露,他被囚禁期间,看管他的武警官兵们,给他讲述了武警部队闹鬼的〝妖事〞,而这些〝妖事〞多是在江泽民上台开始。


高智晟的著作《2017年,起来中国》2016年在香港和台湾发行,书中披露,高智晟曾经被囚北京昌平区山区内,由北京武警总队看管长达21个月。

被看管期间,武警官兵们向高智晟讲述了很多武警部队闹鬼的妖事。

据悉,各省武警部队闹鬼事件多从江泽民做了中共总书记开始的。1990年起,闹鬼在各地普遍出现,而且一直令武警部队束手无策。

据士兵讲,一些怪异的事常常发生,如:哨兵在地面上站哨,头脑一模糊醒来后发现自己哨位已移到地下室,可是监控器则完全空白;有哨兵从二楼下一楼接哨,走一两小时也未到;有些睡上铺的女兵在酣睡中从上铺跳下,有的甚至双膝着地致伤。

最让哨兵心惊胆寒的是国家档案馆的闹鬼事件,因为档案馆里常有莫名其妙的哭声、笑声、尖叫声传出来,吓得哨兵魂不附体。

据说,有一次监控器拍到一个全身穿白衣的女子与哨兵贴身并立,当班军官接报后曾与监控人员一起赶到哨位查看,却没有看到女子,而回到监控上一看依然旁立。军官当即用对话机又一次询问哨兵,旁立的女人是谁。哨兵回答:〝无人。〞

即使这样,当局竟然给当班哨兵以上哨时间带陌生女子聊天为由记过处分一次。

武警士官郑官也告诉高智晟,他遇到的许多奇异怪事,其中一次,他在半夜站哨时,从旁边水稻田里竟突然走来一个手拉两三岁小孩的女人。

在囚禁高智晟的拘禁室里面,看管的士兵多次听见、看见灵异声响或影像,不过高智晟说他自己从来未有遇到过。

曾有一段时期,军中给每个大队、中队部队门口上方悬置大型国徽牌子。理由是,国徽是鲜红血色,必能〝镇压邪孽〞。结果,这种被高层视为〝天然地正〞的牌子在各单位门口悬置后,闹鬼事件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凶。

在〝鬼闹〞灾害仍频发的情况下,又出现一种方法,就是把部队营房整个涂成红色,听说效果彰显,因此,有关领导通过电话而非下达文件向全军推广,使全国武警部队的营房全涂成红色,但没有多长时间,〝鬼闹〞事件又开始兴起。

为了应付闹鬼事件,全军都各自想办法应对,而且花样百出,但还是不能够停止鬼患。直至一些女生宿舍偶然试着在门口左右各放置一对小石狮子,鬼患才停息。

接着,武警总部迅速用电话向全军推广,这样武警部队才摆脱了闹鬼之苦。

据说,江泽民闻之大喜,曾在一些场合中提到此事,结果不久,全国各大部委、企业、银行、各级政府竞相在单位门口摆放石狮子雕像,以致全国各行业效仿,石狮子也越做越大,让石雕加工业兴旺起来。

2013年,《新京报》曾以〝多地政府大楼流行摆转运石石狮成群结队〞为题报导,多地的党政机构门前石雕北狮、南狮、西洋狮〝成群结队〞,或立、或卧、或坐,威猛异常。

高智晟律师在书中说,中共统治集团公开否定神的存在,在隐蔽处却〝没有一个不信神〞。但只是机械化信神,把神当成一种逐利工具。

如,主张恐怖高压维稳,踏着六四鲜血而爬上高位的江泽民,就是有名的〝信神很虔诚〞。曾听闻江泽民在日常生活中,从每天出门,几时出门、出哪个门,及几时进门、进哪个门都要扶乩问卦以定,对于风水上,想法也不少。

其实,中共官员口中宣扬无神论,但是背后算命看风水的大有人在。特别是江派官员,从江泽民、郭伯雄、谷俊山、周永康,无不求神拜佛、笃信风水。

如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落马前,听风水师指点,在家架设了一门〝风水炮〞,欲求〝避祸〞;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被〝双规〞时,在裤兜里装了一块小桃木,妄图以〝桃〞代〝逃〞,躲逃一劫。

至于江泽民,港媒曾爆料江泽民自知罪孽深重,深恐难逃地狱的惩罚,赶着在家夜抄《地藏经》,并到九华山去拜地藏菩萨。

(责任编辑:古风)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