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社会信用系统监控人民 谁来监控政府?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广告

【新唐人2018年05月11日讯】中共推出所谓的社会信用系统,强调是为了〝净化社会〞〝净化人民〞,遭到美国知名脱口秀主持在节目上大肆嘲讽,中国最该净化的是空气。不仅如此,社会信用系统还将加强整合国民监控力度,针对国民的一举一动进行检测评分。有评论认为,信用是通过行动来表现,而不是通过监控。


Stephen Colbert:〝如果你觉得脸书追踪你的一举一动,已经够可怕了,其实这跟中共政府比起来,根本是小儿科。〞

中共当局加强整合监控国民的力度,透过增加安装街口摄像头,再配合人脸辨识系统,针对民众的一举一动进行检测评分,藉口奖励所谓的正确行为,同时惩罚错误行为。当局强调这一切都是为了〝净化社会〞。对此,美国知名脱口秀主持在节目上大肆嘲讽。

Stephen Colbert:〝中国,如果你想搞‘净化’,或许可以从空气开始做起!〞

中共自2014年起,宣称为了提升所谓的〝信用水准〞与〝诚信意识〞,规画社会信用系统,并预计在2020年全面落实。透过民众的信用纪录及网路提供的大数据,政府依据个人在社会行为、商业活动及行政事务等面向的表现给分数,利用〝社会信用评价系统〞,决定民众可以享有多少权利。

大陆独立制片人朱日坤表示,大陆很多人对中共的信用体系有误解,以为跟西方的信用制度一样,其实不是一回事。西方社会的信用制度,主要是个人经济方面信用积累的表现。

大陆独立制片人朱日坤:〝中共所谓的信用制度,它其实对个人跟社会层面关系之间的监控。就是说,如果你做任何事情,对这个政权有威胁性的时候,你就会被监控,可能会对你采取措施。而且这个监控它不仅是政府对你的监控,它可能还鼓励人民之间互相揭发,所以它会造成人民最后就是互相不信任的这样一种生活状态。〞

评论认为,中共想藉着维稳社会手段达到的所谓和谐社会,都只是为了保障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但往往都适得其反。

朱日坤:〝它主要还是为了防止民众对政府的威胁,主要还是箝制人的一种方式。我想它可能会让每个人过得更加有威胁,大家会更加的担心,更加的处在一种恐惧之中。〞

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这个有些会适得其反,会造成公民对政府的不信任,因为他感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政府的监视之下,自然会有一种恐惧感,这是起负面效应的一种情况。〞

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认为,信用是通过行动来表现,而不是通过监控。更重要的是,政府没有起到示范作用。

张赞宁:〝现在我帮很多访民的案件,政府承诺给他多少多少的钱,结果还没有等到实现,就把公民给抓起来了,说他非法上访,甚至说他敲诈政府给他抓起来了,这就是政府不讲信誉的表现。〞

毛泽东就说过:〝我们共产党闹革命就是靠造‘舆论’〞。但时至今日,中共靠舆论宣传出来的〝伟大光荣正确〞,在一再失信于民的情况下,在百姓眼中完全褪色。

张赞宁:〝政府过去讲那个‘只生一个好,独生子女好,政府来养老’,后来就变成了政府不养老了。所以政府都不讲信誉,那么老百姓的信誉是不可能提高的,信誉只会崩坏。〞

据了解,这套人民评分系统,强调可以让执政者分辨出〝好公民〞和〝坏公民〞,而民众一旦被列入〝信用黑名单〞,往后生活权益将受到影响。截至今年4月中旬,社会信用体系累计逾165亿条数据,将1036万人送上黑名单。

大数据社会控制下,缺乏监督制度,不透明的评分机制,谁知还将会给中国社会带来多少隐忧?

采访/秦越 编辑/黄亿美 后制/葛雷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