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从王沪宁的日记想到的

广告

前阵子看到一篇文章,提到王沪宁早前出的书《政治人生》中,有关于特异功能和飞碟的记述,当时王沪宁很明确地承认特异功能这个事情是他亲眼所见,而且是用现有的科学知识无法解释的。最后他只是用一句模稜两可的话结束了这段记述:〝如果什么事都能解释清楚,那就不是世界了。〞


这其实很像一句小时候我们常听到的词——自然现象。因为孩子们一切追根究底的问题到这里就终结了。不需要再解释了。潜台词是:〝这是常识,你太小,长大了就懂了〞。于是,孩子们就不好意思问了,因为这个问题〝太简单〞,〝我不懂是因为我太小、太无知〞。

但是长大后,我们发现很多这样的〝常识〞还是没人能解释清楚,只不过不好意思再问了。因为那是小孩都不好意思问的问题,是常识(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逻辑,但却是很多人真实的心路历程)。

但是,真正有造就的科学家往往是突破这个奇怪逻辑的人,就像伽利略那个著名的〝两个铁球同时落地〞的实验一样。他突破了前人认为不证自明的〝常识〞——大铁球比小铁球先落地。探究那些〝常识〞背后逻辑,从而通过逻辑推理发现那个〝常识〞是不成立的。于是他才敢于在比萨斜塔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那个让他一举成名的实验。

特异功能现象的确使当时的中国大陆掀起了一股科学思辨的风潮。与王沪宁这个政治系的专家不同,钱学森这位著名的物理学家并没有逃避问题,反而以一种真正科学的态度正视人体特异功能现象。他明确提出了〝人体科学〞这一新的学科,当时,如果按照这一思路研究发展下去,中国有可能会在科技领域实现一个巨大的突破,甚至引领世界科技的发展方向。

但是历史没有假设。六四之后,江泽民上台。这个愚昧无知、心胸狭隘、醉心于权术的蠢东西对他不理解的事物极为敌视,对于风靡全国迅速提高人民健康水平、改善社会道德风尚的法轮功修炼活动嫉妒得发狂。于是在1999年7月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运动。顺便把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理论〞也全盘否定了。

其实,人的本性是好奇的,愿意探索未知的事物,从而趋利避害获得更舒适和安全的生活。如果没有无神论这个理论从小给人设定了一个框框,对于〝人体科学理论〞的出现和发展是不会有任何争议的。

但偏偏这个无神论在中国大陆,在共产党的暴力统治和欺骗宣传下成了唯一的世界观,不相信就意味着前途尽毁,甚至生命堪忧。

于是,一个简单的客观现象认知问题掺进了太多的人为因素。就使正常的人性在这冲突(无神论理论与特异功能现象的冲突)面前发生了扭曲。

于是以升官发财为人生目标的人,出现了人格分裂,一方面在公开场合,为了与党的理论保持一致,坚决地否定所有无神论和现代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这是典型的唯心主义行为)。另一方面,在背地里,他们出于对自身的健康和安全的考虑,又不得不正视超自然现象的存在。他们从心底深处是相信有神的。而且他们又非常渴望能得到神的护佑。

所以就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宣扬无神论最高调的高官,迫害正法修炼最卖力的那批人——以江泽民、周永康为首的〝贪腐党代表们〞将大把的钱花在做法事、改风水、修祖坟上。

其实改风水、驱邪、治病都是小道末技。但正因为这些恶棍们贪图眼前利益,贪钱好色,就算听到了正法修炼的道理也不会相信,反而是贪图钱财、邪门歪道的巫婆神汉正对了他们的胃口,让他们得到了心理安慰,从而更加肆无忌惮地进行罪恶的勾当。

一个人如果贪恋短暂的兴奋与满足,而不断地吸毒,他的钱花尽了,等待他的就是在痛苦的煎熬中死去。

一个高官如果为了暂时的权位与利益,昧着良心迫害好人,当他前世积的福分耗尽了,等待他的就是身败名裂,在耻辱中死去。

一个政权如果为了暂时的苟延残喘而对善良的民众不断压榨和残害并纵容邪恶的犯罪(如迫害正信修炼者,活摘人体器官牟利),那只能加速它的灭亡。

我们只有破除共产党党文化的桎梏,才能找到真实的自我,才能真正理性地认知这个世界,才能在理性的实践中实现与他人、与世界、与自然的和谐共存。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