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平昌冬奥会的政治:朝鲜想打什么牌?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13日讯】【热点互动】(1723)平昌冬奥会的政治:朝鲜想打什么牌?


上周五(2/9),平昌冬奥会开幕。本次冬奥会,朝鲜派出了庞大阵容参加,还安排了文艺演出和啦啦队作为宣传攻势。进入2018年以来金正恩突然放软姿态,并且此次高调参加奥运,背后动机都颇受外界猜疑。而美国和韩国在朝核危机上也发出明显不一致的信息。本次冬奥会政治因素成为比赛之外的最大看点。那么朝鲜这一连串举动,究竟是为了离间美韩关系,还是金正恩另有所图?这场冬奥会,会如何影响朝鲜半岛今后的局势?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上周五(2/9),平昌冬奥会开幕。这一次冬奥会,朝鲜派出庞大阵容参加,还安排文艺演出和啦啦队作为宣传攻势。

进入2018年以来,金正恩突然放软姿态,并且此次高调参加奥运,其背后动机颇受外界猜疑。而美国和韩国在朝核危机上也发出不同讯息。本次冬奥会政治因素成为比赛之外的最大看点。

朝鲜这一连串举动,究竟是为了离间美韩关系,还是金正恩另有所图?这一次冬奥会,会如何影响朝鲜半岛今后的局势?今晚,我们请二位嘉宾讨论和深度解读。二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杰森博士,二位好。

横河、杰森: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韩国知名的〝花滑女王〞金妍儿在万众瞩目之下,点燃了2018冬奥会的主火炬。平昌冬奥终于在朝核危机的阴影下盛大开幕。

来自21个国家的领导人出席了开幕式,包括美国副总统彭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朝鲜则派出象征性元首金永南及金正恩胞妹金与正,后者是至今为止朝鲜派往韩国出访的最高级别官员。

美国副总统彭斯当天与朝鲜官员全程零交流,对金永南及金与正完全无视,以强硬姿态表达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坚定立场。

在当天的开幕式上,韩国与朝鲜运动员共执一面〝朝鲜半岛旗〞入场。韩国希望以这种方式营造韩、朝关系升温的气氛,进而缓和两国在朝核危机下的紧张局势。

但彭斯在这次亚洲行程中一再提醒盟国,警惕朝鲜通过虚伪的统战伎俩来掩盖其真实的核武威胁。

美国副总统彭斯:〝我们将继续加强对朝鲜的最大化施压行动,直到其永久放弃核武及弹道导弹计划。〞

从人数上来看,本届平昌冬奥共有来自92个国家的2900多名运动员参加,堪称史上参赛人数最多的一届冬奥会。朝鲜也派出了包括政府官员、运动员和啦啦队在内的500人代表团。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透过手机短信或者打电话,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并和我们互动。

杰森,我想先请问您。这一次冬奥会,好多人特别是媒体聚焦于政治因素,我们先谈一谈朝鲜方面,金正恩在今年年初的新年致词就已经说了要参加冬奥会;之后,在冬奥会前,韩、朝又进行了一次对话,您觉得在这一连串举动背后,到底金正恩是为什么突然软化了姿态,他参加冬奥会如此高调,背后有什么样的原因和动机呢?

杰森:非常简单,他软了,就是因为整个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大环境对他的制裁起作用了。这一次确实川普团结了最有力的力量,包括中国这一次在制裁上采取了相应来说是历史上最强硬的措施。历史上那么多次制裁,北朝鲜根本不在乎,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中国那边根本就没有真正实施,所以它该有的东西都有;现在,整个美国形成了一个国际联盟,这个国际联盟真的在实施,而且中国也开始缩减、限制对它的进口,限制对石油方面的出口,所以朝鲜真的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在这种压力下,朝鲜觉得唯一的出路是找韩国去谈。因为他知道,美国川普是属于我们叫做〝一根筋〞、决不软的人,国内国外都不软的角色。金正恩也知道他把习近平惹了,因为历史上几件事,习近平一再说:〝你不要再放导弹了。〞他不停地放。〝你不要核试验了!〞2000年二次,2016年二次,2017年一次,规模越来越大,其实他一点不给习近平面子,当然习近平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当然,日本就是他立成的宿敌。一圈看下来,他发现就南韩最软。

主持人:想钻一个空子是吗?

杰森:他就又举起民族大旗来做这件事情。所以在金正恩看来,朝鲜本身在巨大的经济、国际环境的危机下要找一个突破口,找南韩这个最软的突破口;他也知道文在寅是随时准备接受他的橄榄枝、稍为比较软的一个总统,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给文在寅递个姿态,果然文在寅非常积极响应。

主持人:横河,您怎么看?金正恩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就像杰森刚才说的他找韩国作为突破口?还有人认为他另外一方面也在离间美、韩的关系。您觉得是这样吗?

横河:这两个其实是不能分开来的,所谓〝突破口〞就是因为在对北朝鲜的态度方面。本来大家都知道,文在寅跟美国政府有不同调子,只要金正恩能够拉到南韩,实际上有一部分的目的就可能达到了离间韩国和美国了;这两者本来就不能分开来。

所以这个问题在什么地方呢?问题就在于他要去做所谓统战也好、改善关系也好,他就要看对象。刚才杰森博士已经说了,原来在盟邦里的日本他肯定动不了;美国现在他也动不了,美国现在是完全变了,就从这一届政府开始完全变了。再加上中国又是比较微妙的情况,也加入了制裁,甚至我觉得俄罗斯都加入制裁了!你看,在俄罗斯的朝鲜劳工现在要遣返回去,要他们回去。都已经加入了。所以他就没有路可以走了嘛!

相对来说,朴瑾惠下台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然后选上了文在寅,文在寅又是在历史上参与了阳光政策,推行阳光政策的时候他已经在政府里有一个职位,是秘书长,他在理念上、做法上本来就是针对北朝鲜的东北亚联盟当中一个薄弱的环节。

说起来就是一箭双雕吧!金正恩作姿态想达到两个目的,这两个目的能不能达到我觉得还是值得怀疑。

主持人:迄今为止效果如何?我们可以接下来看一看他有没有达到他想要达到的目的?

横河:至少到现在为止他的目的没有达到。他达到了一个目的,这个目的是什么呢?他想抢锋头,抢冬奥会的锋头,结果还真有一批西方媒体去捧他去了,去捧他妹妹,这倒是可能达到了一部分,但实质性的东西现在没有达到。

虽然第一,金正恩对文在寅发出正式邀请,他没有一下子就接受,因为考虑到要跟美国的沟通,不可能一下子接受,所以这一部分他并没有达到什么目的。

第二步是,文在寅也谈到,它参加奥运会是受到美国压力的结果。那也就是说,在压力之下,他们至少公开没有不同意见。现在还有最新的消息,美国和南韩实际上是在沟通,沟通以后,可能会调整一下对北朝鲜的政策;谈判方面的调整。但〝调整〞并不是一个正式的回答,到现在为止也看不到什么明显的迹象。也就是说,他想要达到的目标可能一个都没达到,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达到。

主持人:杰森,我还想问一下您的看法。横河说的〝最新消息〞我稍微解释一下。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回国的路上接受媒体采访,他说,现在美国和韩国有一个共识,韩国和朝鲜可以先谈;之后,美国可以和朝鲜接触。

也就是说,可以一边制裁、一边接触。很多人认为,这跟之前美国的政策、对朝的策略有所不同。您觉得是不是某种程度上受到朝鲜邀请韩国与之对话,而韩国又乐意接受的影响?

杰森:我觉得有点媒体过度解读的因素在里头。其实我们都知道美国的政策一直没有变,至少在川普政府下,基准线就是朝鲜半岛无核,北朝鲜得放弃一切的核计划、放弃一切的导弹研发计划,这是最基本的条件。当然,是你都放干净了我再跟你说话,还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就可以谈怎么帮助你做这样的决定?我觉得从最开始我的感觉都是后面一种。因为不可能你北朝鲜全部放干净了我才跟你说话,这是不可能的。任何国际事务都不可能是对方百分之百做到了我才跟你说话,除非你把那个国家灭了,灭了以后你可以这么做,就像对萨达姆这样做。

其实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不谈就完全答应对方的要求。在我看来,美国包括川普政府的国务卿以前也说,我们时刻准备跟北朝鲜进入谈话阶段。这一次媒体为了显示出这个事情的特殊意义,非要加进去:原来的美国政府和现在的美国政府态度上有这样的转变。我感觉底线完全没有变,只是说:我们可以找机会开始谈,如果文在寅真的到北韩跟你说完了以后,文在寅发现你真有诚意,那时候我们可以谈具体实施的过程,比如你怎么销毁,国际上怎么样监督。在这个过程中,当然北朝鲜也会说,我其实最开始就是想要钱,你给我多少?就是这么谈法,大家可能就知道是这么一个过程了。在我看来,在玩文字游戏,是媒体炒出的一个文字游戏一样的新闻点。

主持人:可能最大的不变就是制裁还会进行,甚至是进一步制裁。

杰森:对。而且军演在冬奥会之后应该还会接着实施。基本上美国该做的事情没有一件准备放下来不做的。

主持人:横河先生,也可能朝鲜的主要目的没有达到,但是我们看到,确实在这一次冬奥会上为它破了一些例,比如朝鲜代表团坐船过来、代表团的领队坐飞机过来等,都是违背国际制裁的,基本上韩国就为它破了例了,您觉得为这个破例,韩国方面做得是否合理?从这些方面来看,金正恩似乎是政治手腕相当高明,您怎么看?

横河:说政治手腕,大家是看他无赖那一面看得太多了,突然之间他一转向,其实很多是由于南韩文在寅政府迎合了他;不见得是他真的手腕有多高明。本来这种事情,作为国家的基本手段应该不是很难想到的,关键问题是有没有人配合,我觉得关键是配合了他。当然,配合了他别人也不好说什么,因为毕竟是朝鲜的事情,你都愿意把南韩的一些项目给放弃(等于是放弃)掉了,别人也不太好说什么,实际上确实是违反联合国制裁的一些规定,但是恰恰是在比较含糊的区域。

因为体育活动是一种和平的活动,而且也不牵涉到经济活动、很多经济活动的问题,所以他就钻了这么一个空子,在里头搞了一点小动作。我倒不觉得这件事情本身是属于一个重大突破,我倒不觉得;可能不至于比海上的石油交易更严重。

主持人:所以它这种就算是体育统战。

横河:对,就是体育外交嘛!中共当时跟美国建交也是通过乒乓球外交突破的。当时好像中国也不能够有正式代表团去访问美国;美国也不能正式来访问,怎么办呢?就利用当时的比赛,非正式邀请美国的乒乓球队到中国来访问一下,结果人家就来了。按说起来的话,说不定当时也违反了一些什么。这一套东西倒使共产党政权搞体育外交,体育就是政治,在共产党国家体育就是政治,所以体育搞外交是常规手段,哪个共产党政权国家都搞。

主持人:刚才二位都说到韩国方面的迎合。我们来看一看韩、美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确实美国方面态度比较坚定,虽然韩、美现在有这方面的共识,但是美国方面很明确地说,我们出席这一次奥运会是为了不让朝鲜把这里做为宣传场所。彭斯还专门请了当时受害者美国大学生奥托的父亲来参加开幕式,在韩国也见了一些脱北者。杰森,您怎么解读他这些行动释放出的信号,有没有起到他想要的作用?

杰森:彭斯意识到文在寅是比较倾向于〝绥靖主义〞的韩国总统,毕竟他是一个独立国家的总统,你不能说〝你不许接见〞,但是他用道义方式向世界展现两点。他把奥托(被朝鲜迫害、残酷折磨致死的美国大学生)的父亲作为他的特约嘉宾,邀请他参加冬奥会开幕式。他事实上是展现了两点,第一是让全世界知道,当你看见好像一个文质彬彬的金与正站在那里,好像正常的〝人〞的概念;但是他时刻提醒你,就在我身边、就有一个被这个残酷的政权折磨致死的年轻人的父亲。就是提醒世界它是暴政,绝不是一个正常的政府。

另一方面,我个人感觉他可能也在给韩国政府一个暗示,现在北朝鲜的问题已经不是南、北朝鲜的问题;美国已经卷入了。近看,我美国人被北朝鲜虐待致死;从长远来看,北朝鲜一直用导弹在威胁我们美国本土,它一直说:〝我有核武、有洲际导弹,都研发出来了,现在可以打美国任何一个地方。〞这是在北朝鲜的公共电视台全面向北朝鲜的人民宣传。

在一般国家,这是宣战的表现,换句话说,已经不是我保护你南韩的问题了,其实我有我美国国家利益在这里。所以从这一点上来看,也让南韩要清醒,不是你跟他说什么都算数的,我美国的国家利益、我美国的国家安全也在其中,你得要考虑美国因素。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有非常多的因素是提醒南韩,不要在绥靖政策上走得太远。

主持人:横河,您怎么看,有没有什么补充,关于他跟脱北者见面等方面的姿态?

横河:一是美国的政治态度很明确。我觉得这一次在制裁方面和对北韩政权的认识方面,除了美国的一些媒体特别是左派媒体,毫无理由的吹捧;作为政府来说,对于美国媒体不恰当的炒作(过分正面吹捧金与正),提醒美国人民,不要被一个代表团就迷惑了,要知道这个政权到现在还在非常残酷地迫害它自己国家的人民。

见脱北者就是这个意思,也是给美国人民看,也是给全世界人民看,这一点,美国的态度没有任何改变,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改变。对于北朝鲜来说,它想达到的目的,在这一部分是完全没有达到。其实也是很清楚,所谓的〝和谈〞或其它,过去二三十年就是一边谈、它一边发展核武,一边谈、一边发展。

主持人:对,是这样的。

横河:你谈判的诚意越好,它就发展得越快;你要是谈判的诚意不好,你封锁一下,它还真可能发展得慢一些,当然正式的封锁直到最近才开始。就可见,任何企图谈判的想法是完全不实际,不是说〝不能谈〞,可以谈,但是谈的目的是什么?是要解除它的核武装,要朝鲜半岛非核化,要把你全部发展的东西都要放弃掉。

主持人:而不是给它赢得喘息的时间,可能。

横河:不是给它赢得一点时间、不是让它在国际舞台上作秀,秀不能让它做,是要它实质性作出退让,北朝鲜一定要实质性退让。这一次美国的讯息倒是非常清楚,我觉得是这十几年来讯息最清楚的一次。

主持人:而且美国对北朝鲜的看法好像特别清醒。我不知道杰森您觉得呢?

杰森:我们知道所谓〝朝核问题〞就是北朝鲜发展核武器的问题,美国由于民主党、共和党执政的不同,交替变换,美国政府展现的讯息有时候是有软、有硬。比如1988年、1989年,当发现北朝鲜制造核武,那时候还是非常初期的阶段;很快,克林顿政府就面临这样的问题,1994年,当时克林顿政府通过各种渠道,最后采用赎买政策、用钱来买和平。所以当时签订了《朝美核框架协议》。换句话就是,我给你钱,我给你粮食,我给你能源,最后你不发展核武器行不?朝鲜说,行,可以。那么就每年送去多少粮食。同时你说发展核武器为了要发展电能,那我们帮你发展一个轻水堆核电厂。又投入很多钱发展。

大概到2002年的时候,小布什开始上台,小布什是共和党,就比较严厉一些,军方立刻爆出;其实当时克林顿政府就已经知道了,这边在援助,另一边北朝鲜就在发展核武技术。小布什上台以后,军方爆出:我们的间谍飞机已经发现它在搞核武器。2002年,问北朝鲜,北朝鲜当时就承认:是的,我们是在发展,我们在跟巴基斯坦在发展。与此同时美国还给它援助,只是给得缓慢一些,然后奥巴马政府接着给。

北朝鲜政府从1998年一直到2008年,一边发展着核武器甚至2006年还有核爆等,还一边推行〝阳光政策〞。当时阳光政策发起人金大中甚至还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所有这些过程可以非常清楚看到,对北朝鲜不是没有和谈,一直从它发展的初期,1989年、1990年开始谈,从制订合约然后给它援助,美国大概从1995年一直给到2006年,给了12年的援助;1998年到2008年,北朝鲜官方的〝阳光政策〞又给了它10年援助,这10年里头美国给了十几亿美元。

在初期,北韩一半的粮食是中国援助,两百多万吨的粮食;整个南韩这边给了上百亿美元的资金援助。其结果是什么?朝核发展得非常快,等一眨过眼来,2016年两次核试验、2017年一次,最近又是导弹;2017年爆炸的核武器已经超过当时在广岛5倍的当量,导弹已经发展到洲际导弹。此时此刻已经不是〝遏止核武〞的问题了!

主持人:就把朝鲜养起来了好像是。

杰森:对!其实你所谓〝和平援助〞的时候,是用你的钱把北朝鲜的邪恶势力发展到现在已经没法控制了!这就是合谈的整个过程,得到任何结果没有?这时候你再去合谈谈什么?你谈下一步怎么给钱的问题吗?它现在有武器了,可以要得更多了!

主持人:我不知道横河先生您怎么看?如果当时的〝阳光政策〞南韩还没有意识到会养虎为患,今天其实已经很清楚、明白了。像现在文在寅政府对于朝鲜做出的一点点友好姿态都特别迎合,甚至刚才二位也谈到有人说他这是〝绥靖政策〞,到底这个政策的根源是怎么来的,是因为韩、朝同根的民族情感?他为什么一直有〝绥靖〞心态?

横河:其实在我觉得,是因为不能够直接认识到北朝鲜政权的性质,西方一直有这样的问题,我想南韩也是西方阵营的一部分,它也没有办法。北朝鲜肯定是共产主义政权,这是没问题的。西方有各种各样的思潮,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冷战结束以后,整个西方对共产主义的威胁,对于像共产主义极权统治性质的认识一直不足,不仅是对北朝鲜,对中共也是这样,认识不明确,而且这些人生活在民主社会,没有在极端极权统治下生活过的经验。

你看几乎所有的脱北者都强烈要求不要跟北韩搞绥靖政策,是因为他们是切身受害者。对于南韩来说,它当然可以有民族情绪,但是我个人觉得,在国际政治上真正用民族感情来处理问题的极少,非常少。我觉得还有他自己的利益,他也代表了某种利益。要说当时阳光政策开始实行时是不了解,怎么可能不了解?朝鲜战争死伤这么多人,整个联合国军死伤这么多人,没有联合国军,没有美国带领的联合国军的支持,南韩都存在不了,还要怎么样的历史教训?这都明摆着的事情,也没隔很远的事情。

1950年代还是双方交战时期,阳光政策才多少年?半个世纪都没过去就开始阳光政策了!我个人觉得,你说是天真,不可能!你要真的说是民族感情,我觉得也不可能!从北朝鲜侵略南韩的时候、1950年打朝鲜战争的时候怎么没有民族感情啊?共产党没有〝民族感情〞这一说,它的政权是第一位的。那你难道这一点不认识吗?这么多年肯定认识。这种都是属于给绥靖政策找理由而已。
杰森:是的,在共产主义的旗帜下是没有民族概念的,这就是为什么当中共跟国民党打仗的时候,它绝不说〝我们是同胞,我们坐下来谈〞;它就要数以百万计把整个国民党赶尽杀绝赶到台湾去。在越南,最终当美军离去,北越进入南越的时候,对南越士兵、平民残酷屠杀,数以百万计的屠杀。当然了,当年北朝鲜对于南朝鲜进攻的时候,基本上也是一路屠杀。共产主义旗帜下是没有民族感情的,所谓〝民族感情〞只是统战的旗帜。

当中共面临危机的时候,它打着统战的旗帜搞什么民族。但是这时候当北朝鲜被整个国际社会封锁非常严重的时候,拿出民族旗帜来,这时候南韩就立刻响应。南韩从来就让我非常惊讶于它这种软弱的状态,事实上北朝鲜对南韩做了很多可怕的事,1988年,为了制止南韩奥运会,它为了毁这个事,1987年底直接把南韩的一架民航机炸掉,炸死一百多人。这事实上是战争行为,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因此而宣战。它没有。

主持人:我插一句。当时炸这架客机的北朝鲜女特工后来在南韩投诚,她曾经说过〝北朝鲜不是一个当局,它是一个邪教〞。

杰森:事实上执行的人非常知道过程。我们知道就在7、8年前,2010年,南朝鲜的一艘军舰被北朝鲜一枚鱼雷直接击沉,死伤近50名官兵。这又是一次战争行为,南韩又强列抗议一下就结束了。当时奥巴马执政,奥巴马说,我们沉痛悼念去逝的这些船员,我们强烈谴责北朝鲜这种攻击行为。好了,不报了。我们现在开始生活了!从这样来说的话,还有什么事可以让南韩挑起对北朝鲜真正的还击呢?

民航机被炸掉,军舰被击沉,在我看来,南韩已经失去了一个正常国家捍卫自己主权的能力,它只是北朝鲜拨弄的棋子中最软的一颗棋子。

主持人:我们现在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有一位加拿大的张先生在线上。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大家好。这件事情,典型的就是南韩的总统文在寅等于是病态,完全是精神的病态。就好像在中国大陆的那些老百姓都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受了共产党那么多迫害还在维护共产党,给共产党唱赞歌。这边呢,西方就得了绥靖主义瘟病,不是瘟病就是脑子出了毛病,对这些极权暴政、独裁政权在意识上就是意志混乱,极其混乱、模糊,分辨不清,就存在一种幻想,明明对方是非常暴虐的,残暴、邪恶而且耍尽手段,原来中美两国耍手段嘛!像是双簧。去年川普说〝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失败了〞,其实就是什么呢?就是绥靖主义的可耻失败。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欢迎观众朋友跟我们即时互动,节目大概还有1/3的时间。横河,我想再问您一下,刚才我们谈到朝鲜派来的各种各样的表演,比如啦啦队人家说是纳粹美学;韩朝冰球联队第一仗就0:8大输,韩国民众其实是很不满的,认为是迎合朝鲜、牺牲韩国的举动。您怎么看对韩国民众造成的印象?

横河:实际上是两部分内容,一部分是联合组队的问题。北朝鲜这一次派的运动员人数很少,为什么人数少呢?是因为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再去发展;它的体育也是举国体制,没有这么多的钱去发展体育,所以符合奥运会参赛门槛的运动员非常少。它的冰球队实际上就沾了南韩的光,南韩是主办单位,我不知道它本来的级别,好像是自然进入这项比赛的,所以等于是沾了南韩的光,就把完全没有资格参加比赛的一支队伍加进去了。当然,南韩本来可能也战胜不了瑞典。

主持人:但是不至于输得这么惨吧!

横河:不至于输得这么惨!0:8,这么惨也不至于。所以我觉得南韩民众不满意是肯定的:为什么要跟你联合组队?又不是我们大家比赛都比到了一个水平上然后联合组队,没有那个必要嘛!

严格说,南韩是主办单位,主办单位的国旗是南韩自己的国旗,以〝半岛旗〞进场南韩民众很不满意,我觉得这种不满意非常能够理解。

另外一方面,指啦啦队的问题。真的要说啦啦队是纳粹美学,我个人倒觉得没有这么严重;纳粹美学有几个特征,要什么高山、大海、广场、人海。

主持人:高大的建筑。

横河:还有就是阅兵式,整齐的队伍。北朝鲜倒确实是能干这种事,它的游行队伍就属于纳粹美学这一类,还包括类似于中共曾经搞过的什么音乐史诗,北朝鲜特别会搞这个东西,这都是属于纳粹美学,但是它的啦啦队不符合;人太少了,只是在整个场子里面那么一小部分。

主持人:但是有二百多人!

横河:对,二百多人,谈不上啦!但是确实可以看到这些人的神态、表现非常不自然,就跟他们的领队金与正一样,一会儿就可以做出特别高兴的样子,但是高兴得好像没名堂、不是发自内心。你看美国啦啦队的那些女孩,她们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朝鲜的啦啦队就觉得好像是做出来的高兴。

主持人:而且金与正,媒体报导她第二天跟文在寅开会的时候,高昂着下巴,非常冷漠,就是变脸,基本上是。

横河:对。她的那种态度确实也是让人受不了!当然,我觉得是这样,她虽然表面上很冷漠,实际上她是以攻为守,用进攻的方式来求饶,其实这是一次求饶。朝鲜被封锁以后已经受不了了,想找突破口,找突破口实际上已经处于弱势地位了,但是却要在表面上显出强势地位来。当然这也得有人配合,确实现在有人配合,那也没办法。

杰森: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独裁国家的外交其实是内政的延续,这是很多人讲的话。我们都知道金家的最核心利益在哪,在于保持金家在北朝鲜的统治地位。当他不用花一分钱就能把整个冬奥会变成他一部分的时候、当他能给他的国民吹嘘他的妹妹受到国家元首级待遇的时候、当他召唤文在寅到他的首府来跟他见面的时候,其实他真正要展现的是给他的国人展现出:你看我多牛,你看我历史上给你说的那些我多牛的话都验证了吧!

某种程度上讲,所有南韩应对他的做法,是在巩固所有金正恩在国内塑造自己〝神人〞形象的加强。在我看来,南韩在做的过程中,其实就已经在给他加强了。这是让人很失望的过程。当然,病态的国家做出的一切事情都是病态的,包括他的民众、啦啦队的表现都不是正常的表现;我不是说他不是〝人〞。

主持人:国家机器的一部分好像是。

杰森:他就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他不是一个独立的人,他不具有独立人格,包括金与正都不具备独立人格,因为她的大脑不在她头上,她的大脑是在另外一个地方。

主持人:说到金与正,杰森,我还问一个问题。横河一再提到,我也注意到了,一些西方媒体确实对于金与正的描写相当正面,媒体观点是说,相比之下她抢了彭斯的锋头,而彭斯的表现相当冷漠,似乎还带有美国式的霸凌。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样的观点?

杰森:反正现在西方主流媒体的任何报导,都要加入〝川普政府又做砸了〞的因素在里头,不管这是什么道理,就包括这事。事实上彭斯这一次所有的举动是再得体不过!因为美国没有任何承诺要跟北朝鲜接触,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视你为空气,这就是我正常的外交策略,我要是跟你去握手,那左派媒体就会大肆渲染:他们说不接触又接触了、你看他们出尔反尔等等。

在我看来彭斯做得一点也没有错,而且在过程中美国展现了维持最基本人权、道德捍卫者的角色,同时他对于北朝鲜核武和导弹最基本、根本的原则都没有变化,他说的话、从开始到后来的做法没有任何变化,在我看来是非常一致的态度,没有任何可指责的地方。

所谓西方媒体吹捧金与正,你可以感觉到,所有的西方媒体特别美国这些媒体,它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个金与正我不知道她本人沾上鲜血没有?但是她这个家族的手上沾染了数以万计的人的鲜血,包括最近一个美国无辜年轻人的鲜血,你吹捧她的时候,你事实上是真正在对美国人民犯罪,你不知道这个事实吗?

主持人:横河,我们还是再看一下中共。这一次基本上没有人提中共,但是日媒说,习近平被邀请了3次都拒绝了。中共这一次指派韩正来参加奥运会,您觉得背后反映中共什么样的心态和角色?

横河:我个人觉得,一方面是现政府和北朝鲜、南韩的关系现在都不是处于最好状态,相对来说是处于很糟的状态,本来跟南韩是没有必要闹翻的,但是为了萨德事件就特别地翻了脸;跟北朝鲜就不谈了,因为刚才已经谈了很多了。我们也知道,中共加入了制裁,金正恩也不把他(习)放在眼里,所以这一方面就关系很僵,现在,这时候去南韩确实很不合适。

作为一国元首参加会议要有目的,在会上他能起到什么作用?!现在,显然中方最希望的是回到六方会谈,不然中国在整个南、北朝鲜的戏里面就没有位置了。所以,他如果不能起到六方会谈斡旋人的地位,还是不去的好。否则,到那个地方很尴尬,你干什么、去了以后干什么?倒不一定〝非得去〞不可,或者〝非不去〞不可,但是这种时候我觉得只能放低调子,没有办法!因为现在无论是南、北朝鲜对话,还是美国同意跟朝鲜对话,都不存在回到六方会谈的位置,没有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没法去的会。

杰森:其实是中共花了巨大的钱、花了巨大的国际知信度让国际看不起中共,然后养了一只狼,白眼狼,北朝鲜这只白眼狼回头又把它扔到一边,整个在北朝鲜是这样,中共确确实实走了几步败招,最后落到现在被边缘化的角色。

主持人:〝偷鸡不着蚀把米〞,诸如此类。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