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冰花男孩凉山女孩 折射扶贫痼疾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广告

【新唐人2018年02月09日讯】2018年云南昭通〝冰花男孩〞引发网络关注,但是您是否记得三年前写出〝最悲伤作文〞的四川凉山女孩呢?他们类似的遭遇折射出中共扶贫的什么痼疾?今天请长期从事四川大凉山支教工作的大陆作家天佑为您分析。


〝爸爸四年前死了......妈妈病了,去镇上,去西昌。钱没了,病也没好......我把妈妈接回家,坐了一会儿,我就去给妈妈做饭。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课本上说,有个地方有个日月潭,那就是女儿想念母亲流下的泪水。〞

这是2015年,中国最贫困地区之一——四川大凉山的四年级彝族女孩柳彝写下的作文《泪》。被发到网上后,网友称之为〝最悲伤作文〞,并在各网络平台捐助她几十万。

三年后,因一张照片走红的云南昭通〝冰花男孩〞王福满似乎又重复了这个过程:孩子家里的贫困通过网络广为人知——激发民间同情与捐助——扶贫工作受质疑的地方政府做出表态——事件平息,渐渐被人们淡忘。

几年后,是否又会出现另一个孩子,来重复同样的过程呢?或者说,几年后,中共的扶贫是否仍然不能使这些孩子摆脱贫穷呢?

长期从事四川大凉山支教工作的大陆作家天佑直言,这些孩子所在的贫困地区首先存在社会制度保障问题。

大陆作家天佑:〝(政府)它应该把现在所谓的轰轰烈烈的扶贫工作,转化为在农村建设制度性的农村健保制度,和医保制度,或者是老农养老制度。把农村最基本的社会保障解决了,他自然也没有这种贫困人口出现了。〞

其次,天佑指出,留守儿童是另一个严重问题。

天佑:〝中国政府这么多年一直对教育投入是严重不足。说什么我们要努力做到(教育投入)达到国民收入的百分之四,它是一直都没达到。然后又有这么一个户口制度,然后我们的农民工收入又是极其的微薄。那这种情况下出现留守儿童是一个必然现象。也就是说,留守儿童的出现实际上是我们这个国家的制度出现了问题。这个制度如果不做一个大的手术,将来会引发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的。〞

在长期的支教工作中,天佑和志愿者们也对大凉山居民进行扶贫支持,例如教农民们种植大核桃,能够自食其力。对于目前的精准扶贫,天佑认为仍不到位。多年来天佑一直呼吁,不要搞这种所谓轰轰烈烈的扶贫。

天佑:〝农村的贫困实际上是由于中国政府造成的,因为中国政府把所有的资源它都给拿到手里边了。然后它就像一个水龙头一样,洒一点,洒一点。然后咱们人民才能得到一点一点。你只要是不要去控制所有的资源,人民他自然也就不那么贫困了。〞

但反过来,天佑也表示,地方政府的确很穷,扶贫艰难。

天佑:〝地方政府其实真的挺穷的。为什么挺穷呢?是这个中国的税收体制有问题。中央政府把那个最好的税种都拿走了,地方政府没钱。而且呢现在体制的问题,每个地方政府都有一个庞大的机构,村委会弄得都像一级政府似的。这么越搞吃财政饭的越多。你现在就是财政增加多少收入,也得被这些人头吃掉。〞

天佑认为,各级政府在庞大的政府部份之外,还有一套庞大的党的部份,人民根本担负不起,应该大规模缩减这种〝双核制〞的政府机构。另外,中国人民手中因为没有选票,才根本无法监督地方官员扶贫。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李智远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