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武警收归军队 究竟深意何在?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04日讯】【热点互动】(1706)武警收归军队 究竟深意何在?


从2018年的第一天开始,原来的中共武警部队已经正式的收归中央军委领导。与此同时天安门武警国旗护卫队也正式改名换姓叫做三军仪仗队国旗护卫队。中共把这个改革看作是重大的政治决定。那么习近平对武警的裁军和整改究竟在政治上有什么深意,这对中国的未来将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二位嘉宾一起来做分析、讨论。

主持人:观众朋友新年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从2018年的第一天开始,原来的中共武警部队已经正式收归中央军委领导。于此同时,天安门武警国旗护卫队也正式改名换姓,叫做三军仪仗队国旗护卫队,中共把这个改革看作是重大的政治决定。

习近平对于武警的裁军和整改究竟在政治上有什么深意,对中国的未来将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齐分析、讨论。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另外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博士,二位好。

李天笑、陈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我们的电话是(646)519-2879,也可以给我们发送短讯,或者是在YouTube上和我们进行文字互动。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关于中共的武警改革已经收归军队。首先请破空先生向我们介绍一下,武警收归军队在形式上有什么变化?

陈破空:您说的是〝国旗班〞吗?武警是收归中央军委,不收归军队,军队还是军队,武警是武警,解放军跟武警是区别的,它是归于中央军委,是这个意思。现在所谓国旗班、国旗护卫队原来是武警执行的,改由解放军来执行,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都是中共的武装力量,它改了之后,主要目的是要突出国威。

据说在形式上有七个变化,首先是人数增加,人数由以前平时国庆升旗队武警36人,现在由解放军接手后改成66人,每月的第一天有96人,人数增加二倍或三倍,再是改了仪式,每月的第一天在天安门城楼上安排8名礼号手,还专门创作了一首新的乐曲,军礼乐曲,在金水桥南侧,两侧有30名礼兵迎接仪仗队的出现,这是新形式;制服肯定有变化,武警制服跟解放军制服不一样;原先的军乐团是跟随仪仗队出来,现在军乐团先到达旗座的地方等待;还有一个变化是,到达旗座的升旗手原来的是4个,现在升旗手是3个,代表海、陆、空三个军种;以前演奏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是演唱三遍,现在是升旗过程中演奏一遍,完整地演奏一遍;还有《歌唱祖国》这首音乐,原先是在出来、一路上行进中演奏,现在是在回去的路上演奏,号称是出来的时候要保持肃穆,只听到脚步声,显示威武。还有一个变化,以前仪仗队是肩扛枪出来,肩扛,扛着枪,现在是平端枪出来。

主持人:端着枪出来。

陈破空:对。人们可以做不同的理解,你可以说直接指向人民,或随时准备要作战、要跟人民作战,或者跟它所谓的敌人作战吧!这些就是形式上的变化。但是整体上来说,它是换汤不换药。演奏的音乐、做的形式都是凸显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威,崛起红色帝国的权威。

主持人:李博士,我们知道中共从篡政一直到现在已经历经了几任领导人,它的国旗护卫队的严格情况是什么样?您向我们介绍一下这方面。

李天笑:我简单讲两句。从1949年到1976年是北京市供电局负责升旗,就是几个职工轮流做,表面说是纠察总队,实际上是供电局在做;1977年开始到1982年是北京卫戍区,实际上就是军队负责升旗;1982年以后就换成了武警。

从〝国旗班〞到〝护卫队〞就是在武警1982年开始一直到2017年底这个阶段发生的转换,2018年1月1日开始就是〝三军仪仗队〞。实际上我觉得它的形式越做越花俏、人力越来越多、花费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但是旗还是那面血旗,它代表的不是人民也不是中华民族;代表的是共产党的专制。

我们看到这面血旗它是红的,上面染满了人民的鲜血,人民经常到天安门广场上抗议、示威,〝六四〞共产党在那儿进行大规模屠杀,坦克车压过学生躯体,血染满了天安门广场;镇压法轮功的时候,1999年、2000年大批法轮功学员去示威,它采取非常野蛮的方式拳打脚踢、拖上警车,都有目共睹。

那么这面旗子实际上它也是代表什么?代表说人民反抗中共、也代表中共压制人民,专制,两者都有。我们可以反过来看,就是这个旗子它在中国,一个国旗它代表的是这种涵义,迫害人民对人民进行迫害的意思;但是在其它任何国家,它的国旗都是代表着这个国家本身人民被代表的这种涵义。比方说美国星条旗,50颗星,50颗星就平等于50个州,它们都是平等的。在那个共产党的血旗,五星红旗上面一个大星四个小的,就是我大的要管住你四个小的,压住你四个小的,这就代表压迫专制的涵义,这是很明显的这种象征。

另外,美国的星条旗13个,有蓝的有白的,这个都是最早的13个殖民地,把历史也放上去了。中共这个旗子上代表的就是过去的鲜血,共产党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对人民的迫害,一直到现在为止的这种迫害,它要掩盖自己的这种迫害,以及这个国家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人民越来越起来反对它,它掩盖这个。所以说它就把国旗做的越来越威严,好像护卫队啊,仪式做的越花俏,好像能够掩盖这些,但是实际上它掩盖不了的。

主持人:好,陈先生,现在这个武警已经改成了军队士兵来升这个国旗,那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陈破空:我想这个主要是习近平在他的任内有一个军队改革和武警改革这么一个说法。那么他这个改革最后一步或者象征性的一步,就是说把国旗护卫队也从武警这个功能中剥裂出来归解放军,三军仪仗队。我想这样理解,就习近平接班的时候,他是接过三个职位: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那么军委主席就是管陆海空三军,就是解放军。

当时他并没有直接管理武警的权力,当时的武警名义上属于国务院,但是实际上是被政法委所调动。所以在这5年的过程中有权力斗争、有军队改革、有武警改革,但主要目的是为了集权,把武警和军队的权力都集中在习近平手上。

所以最后到了2018年1月1日完成了这个国旗班的交接,就显示习近平首先是在军队,解放军建立了他统治的声望,那么武警是之后,这个效应之后。最后他把升国旗这个非常象征性的这么一个动作,它是一个党或者所谓的红色政权,象征性的动作从武警手上转到解放军手上他感到比较安心,因为他至少有个军委主席的头衔。虽然说现在武警也归军委主席,归中央军委管,但是毕竟军委主席最早的涵义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委主席,所以他把解放军的这个部分拿出来,三军仪仗队,而且它代表性就更强。

武警好像就给人一个对内的感觉,那三军就是有对内有对外,而且是三个军种,就是陆海空三个军种,一般国家元首都是所谓的三军总司令嘛。所以习近平就把他的军权凸显在天安门广场,就是很明确的凸显他的军权。所以总体来说也是一个在军队中集权的表现。

最后一个步骤,就是说军警都已经剥离了,工职也分割了,其它改革都完成了,最后一个动作就是把国旗护卫队从武警换成解放军。也就是完成这么一个形式。

主持人:那这个军队和武警究竟有什么区别?

陈破空:它的基本区别,武警是管内嘛,军队应该是管外,按道理来说武警是什么维稳啊、治安啊、反恐啊,内务这种东西,但是军队应该是属于国防。但是共产党是不分的,你看1989年的镇压,一般的警察是管不住了,治安维持不了了,所以邓小平是调动了正规军,20多万的正规军,野战军调进了北京。就把管国防,枪口对外的拿来枪口对内了。所以共产党是党指挥枪,它这个功能就是模糊的。

所以我说它这个改革总体上没有什么意义,它不是因制度设事,因人设事。主要就是历史传承,军委主席曾经被架空过,胡锦涛。那么习近平吸取这个教训,要把他的权力夯实,所以做了这样的动作那样的动作,做了很多动作,其实最终也就是4个字--权力斗争,或者最终是集权。

主持人:好,李博士,习近平上任以后我们看到他这个动作不断,对军队、武警,尤其武警,几乎我们看到媒体报导,他这个权力阶层整个全部都给拿下了,而且还裁军40万。他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想听听您的看法。

李天笑:实际上武警改革整顿是军改的一部分,而且刚才破空也讲是之后的一部分,最后的一部分。军改以后基本上把江泽民安排在军队的两个代理人搞下去了,一个是郭伯雄、一个是徐才厚,把军权拿过来了;但是武警原来是操控在周永康手上的。那么习近平上台以后通过首先是把政法委,政法委实际上是管武警的,为什么这么说?表面上好像是国务院管,仔细想一想,国务院是管公安部的,但是公安部又是政法委的一个主要部分,还包括武警、两高、还有其它司法部等等这些都是属于政法委的。所以这个是针对周永康,他原来就是利用武警为江泽民建立起第二武装。

实际上习近平是采取了几步措施,第一个,实际上是稳住,在稳住的时候基本上把高层全换了,包括现在的武警司令、副司令,高层全部换掉。然后第二步是什么?是撤人、裁军,缩减、缩编,就把原来近百万武警缩编到现在40万,他主要是把它的机动作战部队拿掉了。然后第三步,现在是把指挥权拿过来。等于现在武警被弱化到基本上可以说是比较弱的一个地步了。

这个原因就在于第一,习近平看到武警实际上已经成为江泽民对他进行政变可能的一支队伍,实际上也发生过,比方说周永康在2012年的时候,就是薄熙来被抓以后,调动北京武警部队想夺人、抢人;还有,薄熙来在重庆调动重庆武警到成都领事馆要把王立军抓起来。这两件事让习近平感到非常警惕,武警实际上可能会成为政变的一个工具,在这个情况下要把它全部拿掉,换人。

那还有一个就是地方上有了武警的话它拥兵自重,会把武警作为地方上进行维稳、镇压民众的一种工具。习近平在这方面把地方的指挥权也拿过来了。还有一点很现实的,这次我们看到公安部部长变成政法委书记,就是郭声琨。如果说按照过去的情况,郭声琨还是管武警,对不对?他到政法委了嘛。那现在就把国务院权力收回来了,直接归中央军委管,就把现在政法委对武警的这个管辖权取消了。这也是个很现实的一个动作。所以有多方面的因素。

主持人:好,陈先生,刚才天笑博士谈到了周永康那个时候在北京发动政变,他是调动北京的驻京武警,而且地方上的武警,这次改革习近平也把地方武警收归了军委直管,您觉得他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陈破空:对,刚才李博士已经谈到一点,我补充一下。这个首先从地方上谈起,地方武警权力收归中央军委,这个在古代叫〝削藩〞。〝削藩〞是什么意思?不能让地方诸侯拥有军权,因为地方诸侯拥有军权可以跟中央政府分庭抗礼。

那么他的教训就来自于2012年王立军事件。王立军逃到成都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之后,被称为〝平西王〞的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居然可以调动地方上的武警去包围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也就是说那就不经过中央,中央像军委主席胡锦涛他们大吃一惊,就是地方上就可以调动武警去行动。

好,你今天是地方调动武警去行动,包围成都领事馆要求交出王立军。那你明天呢?你就可以调动地方上的武警来对抗中央方面的人。因为当时王立军出来还涉及到交给哪一方面,是交给薄熙来的人马,还是交给中纪委或者是政法委的人?经过讨价还价之后,交给北京方面的人带走了,一个姓邱的国安部副部长带走了。

这件事情就使习近平任内觉得,地方政府能够掌握武警是心头大患;就跟李博士讲的一样,地方政府可以拥兵自重,当地方政府跟中央政府出现抗衡,它有军力,可以调动。现在地方上的武警如果收归中央军委之后,起两个作用,第一,地方上的政府、省市政府没权调动武警,由中央垂直领导,加强了中央集权;还有一个重要的是,反过来又监视了地方政府,因为地方上的武警还是驻地方,属中央军委管,中央军委一方面又在管内政、内务、治安,但另一方面就监视了地方政府,如果地方政府有什么问题要跟所谓的〝中央〞分庭抗礼,地方武警受中央军委领导,中央军委可以端掉地方政府。这是其一。

第二,刚才你讲到周永康事件,就是2012年3月19日抢人事件,当时就可以看出两个军种、两个司令部,一个军种就是解放军,军委主席是胡锦涛;另一个军种就是武警,但是当时由政法王周永康控制。薄熙来被双规之后,中纪委就要控制跟薄熙来有关的商人、重要证人徐明,结果周永康居然可以调动武警去抢人,公然调动武警去抢人,而且围困中南海,新华门和天安门被包围了。在危急情况下,当时胡锦涛虽然被架空,但是胡锦涛有一支王牌军队38军,大概在河北的保定或什么地方,紧急调38军进京擒王,就等于古代的皇帝调外部军队进京来了。

主持人:救驾。

陈破空:38军进来之后跟周永康的武警发生对峙,当然周永康的武警不敌38军的军力,最后缴械;武警缴械当然对周永康的威信是严重的打击,为周永康十八大之后受到清算留下了伏笔。一是当时他做了这件事情;另外,可以说他受到了严重的打击。38军等于是救驾了胡锦涛,这就给胡锦涛跟习近平一个教训,两个军种、两个司令部,所以他们就想合并成一个,将来不能有这种情况出现。我想,这就是武警收归军委主席的主要线索。

主持人:也是对地方政府的制衡。李博士,像这么庞大的武警部队,这一次裁军裁掉40万人;原来是80万现在裁到40万,这些人都干什么去了呢?

李天笑:如果我们把武警跟军队作比较的话,算上习近平这次军改,中共军队进行了11次裁军,有三种方式处理被裁下来的人,第一种方式就是分配,裁下来以后安排到各个岗位上去。

主持人:转业吗?

李天笑:转业。第二种叫复员,给一笔资金全包了,拿了这笔钱以后就不安排工作;第三种情况就是自找出路。对于武警的待遇和管理方式,原来跟军队是没多大区别,武警实际上说到底就是穿上警服的军队,所以跟军队没多大区别。如果这一次裁军的话,裁下来的这些武警成员,我估计还是会按照军队采取这三种方式来处理。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地方上的特警、地方上的公安的特警,现在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了,很多地方不是出动武警,而是出动特警,特警的成员很多都是从武警过去的,换句话说,武警的指挥权、管理方式可能发生变化,但是它对人民镇压、迫害的实质没有变化。

陈破空:我补充一下。武警80万人裁到40万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裁掉了14个机动师,机动师里面共有56个团,重新编制全国各地56个机动支队,其中还建了2个所谓总队、机动总队,武警可能应付维稳事件、突发事件或反恐事件,镇压人民的事件。但是这40万人确实消失了,实际上这里面有四个字〝秋后算帐〞,由于武警干了那几件事情,包括重庆包围成都还有北京事件,武警可以说不被习近平所信任。

而且武警这支部队,政法委从头到下都有周永康的人,也就是说,能够进入武警、升军衔,能够警衔升上去都是周永康的人,应该说这一次趁武警被削减,秋后算帐就是进行政治审查,重新进行政治审查,把属于可能周永康、属于江泽民派系的,习近平感觉不忠诚可靠的那部分裁掉,剩下的就感觉是比较可靠的。虽然上面的司令、政委都换成习近平的人,比如王宁,但是下面从头到下都换人,可以说是秋后算帐,认为武警在过去10年或者多少年里面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所以实际上是整治。

武警的王宁说过一句话,习近平在紧要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军队。这句话也就说,当时所谓的〝党〞已经很危险了。有人说,2017年共产党败亡;共产党没亡,实际上王宁的这句话泄漏了天机,差点就败亡了。因为说明党分裂或者军队分裂了,是他通过紧急的所谓整改措施,才重新整理起来。这是他们的说法,这个说法就显示武警和军队改革中间发生了无数的故事,包括政变、反政变等无数故事。

主持人:李博士,习近平一上来对武警部队进行一系列的整治,您觉得在政治上有什么意义吗?

李天笑:政治上最主要的意义就是彻底剥夺江泽民在军队的权力。江泽民现在虽然还没有被抓,但是基本上他的很多爪牙已经被抓了,到最后临门一脚可能要对他进行清算,在这个情况下当然他会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其中也包含政变或是利用军事力量继续进行反扑,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武警曾经有过这样的历史,刚才我们也谈到。在这种情况下,就要把武警的任何隐患或者萌发的苗头连根拔掉。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最主要就是彻底剥夺江泽民对军队的控制,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这也是中共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在一次记者发布会明确讲了,他说,武警部队列入中央军委的管制,不列入国务院序列,是为了实现中央对武装力量绝对领导,确保政治安全。

〝政治安全〞是什么呢?实际上就是江泽民对习近平的反扑,这就是政治安全。换句话说,如果让武警继续采取以前的形式存在下去,或者江派领导权还在,虽然进行了一定的削减或者高层领导被换还是不够,所以就要彻底让江泽民派系、江泽民集团根本没有体制上干预的可能性,插手都插不了,不要说他能够调动武警、指挥武警,根本就不可能。这也是习近平十九大以后采取的最主要一项措施,把军改进行到底,最后一个阶段就是把武警也彻底清理掉,把江泽民的势力清理掉。就这个意思。

主持人:陈先生,刚才天笑博士提到从江泽民手中把武警的指挥权彻底给夺过来。但是我们看有所谓〝政变六虎〞,孙政才后来是到重庆去做市委书记的,也把孙政才列入政变六虎里面,孙政才那时候并没有武警的指挥权。

陈破空:在过去5年,种种政变丑闻可以说是错综复杂,既有可能军队里边的,也有武警里边的,应该说武警可能参与了多次政变,因为很多机密文件现在并没有解密,外界不得而知。比如说,谈到2012年319事件,当时外国媒体有些报导,出现了军车;但中共是否认的,很多人就不知道是真消息还是假消息,莫衷一是。现在中共自己的媒体都承认了,2012年319事件是真实的,38军跟周永康的军队包围和反包围的对垒。那就说明在过去5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根本不知情。

其中你看有一件事情,现在中共的媒体自己也承认了,张又侠为什么升为军委副主席和军委委员?因为张又侠曾经救驾习近平。前几年,有一次中央警卫团发动叛乱,局长和副局长发生了异动,异动的时候突然张又侠率军从京城外杀了进去,他本来是总装备部长,没有这方面的权力,但是习近平紧急叫张又侠去救驾,张又侠带军进入中南海,把中南海的警卫部队控制了,立即宣布局长和副局长调职,然后警卫部队大整改。

警卫部队不属于解放军,它属于警察部分。所以究竟武警参与了多少事情?很难说!至于孙政才跟三个上将,房峰辉、张阳、杜恒岩那是最后一波政变了,最后一波政变,他们之间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共没有公布,不得而知,但是它暗示〝篡党夺权〞、〝政治腐败〞。

主持人:政治野心。

陈破空:等等这些词语。所以我认为武警被受到秋后算帐、被受到严重的削减,肯定跟过去5年所扮演的种种政变角色有关系。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问题,李博士,武警改革以后,能从根子上杜绝政变等情况不再发生吗?

李天笑:从武警的调动和指挥情况来看,基本上是不太可能。

主持人:怎么才能把局面给扭转过来,不再发生政变的事?

李天笑:这跟共产党专制制度有关系。整个军队、武警属于武装力量,武装力量的主要目的,对付国外的侵略方面还是次要的,主要是国内老百姓对它的反抗,我觉得这是主要的。主要职责当然包括武警维稳或者所谓的防暴、反恐,这一次还加上执勤、护卫等方面的职能还是在。

在武警改革期间,王宁对人大提出适用法律规定曾经讲了5条,实际上最主要的一条就是指挥体制的改革;武警要属于中央军委领导,不属于国务院。其它几个职能,对照2009年的《人民武警法》基本上是一样的。最后第5条讲,中央军委对武警部队部署和兵力调动使用等,由中央军委具体作出规定。所以现在为止还没有出来,但是我估计武警的职能跟原来的职能没有多大差别。要改变武警的根本,比如护卫、救灾、抢险、反恐等,只有把共产党体制压迫人民的因素去掉,那才可能。

陈破空:习近平任内时拿掉了很多上将,其中就有武警上将王建平,以前武警的司令员,还是政委,被拿了下来,是现役上将;不是退役的上将。这说明当时武警对习近平的威胁有多大!当然今天这么一换之后,对人民来说是换汤不换药,人民还是期待有国家法治化的过程。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的精采分析。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观众朋友再会。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