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篇】司法官员 容易损德容易积德

点此看大图片
司法官员,容易损德容易积德,最容易影响一个人的未来及家族日后的前程。(pixabay.com)
广告

现在中国大陆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政法委和非法组织〝610〞等等,都是对国内人民执法的部门。而在古代的中国,以明朝的司法体系为例:三法司是全国最高司法机构,包括刑部、都察院和大理寺。但起诉人应先向审级最低的衙门提起诉讼。因而,此等部门的人,他们的执法,审案,判案等是否公正?是否有冤假错案?是否滥杀无辜?最容易影响一个人的未来及家族日后的前程。


郭霸


按《旧唐书》记载,武则天时的佞臣郭霸,在担任御史时,为讨好上司,虐待百姓。他在负责查办芳州刺史李思征一案时,对李思征严刑拷打,李思征经受不住酷刑而死。郭霸后来多次见到李思征,非常烦恼。有一次退朝后,急忙回家,命令家人说:〝快快去请僧人来诵佛经设斋饭。〞

一会儿,郭霸就见到李思征带领几十人马来到他家说:〝你冤枉陷害我,我今天是来取你性命的!〞郭霸惊慌恐惧,拔出刀来自己剖开肚子便死了,很快尸体就生出蛆虫,腐烂了。当天,乡里邻居也看见几十人马据守在郭霸家门外,一会儿就不见了。 (见《旧唐书》《郭霸传》)

万国俊


唐朝武则天时期的酷吏万国俊,洛阳人。他与来俊臣同撰《罗织经》,专事陷害无辜。

万国俊曾经奉旨调查岭南流放者一案,他假托圣旨令将流放者全部杀死。三百多人在短时间内一同死去。之后万国俊又罗织罪名,歪曲成流放者造反的罪状上奏。

武则天提升了万国俊的官职,同时分别交待刘光业、王德寿等人,审理处治剑南、黔中等六个地方的流放者。

刘光业等人见万国俊荣华富贵,于是效仿他的凶暴残忍,生怕杀人数量落于人后。刘光业杀死九百人,王德寿杀死七百人,其他人最少也杀了五百人。没过多久,万国俊等人相继死去,全都看见有厉鬼作祟,有的是被流放而死。(见《旧唐书》)

如《汉书》中所说:错误地处以刑罚,众鬼神都不会答应,经常会现世得到报应。

康生 厉鬼作崇


这里提到〝厉鬼作崇〞的事,可能有些人会不相信,但这可是出于正史中的记载,不同于稗官野史。稗官野史,许多人认为是街谈巷语,道听涂说,故常生疑惑,不肯正信;或视为无稽之谈, 或斥之为迷信。即使亲历亲见,亦往往视为〝巧合〞。清乾隆四年修《四库全书》,确定从《史记》至《明史》二十四部正统纪传体史书为正史。正史中所记载的事,字字句句皆可考证,非虚构小说。

其实,在中国大陆近代,也出现过因残酷迫害人至死招致〝厉鬼作崇〞的事。

中共特务头子康生一生作恶多端,制造无数冤假错案,害人无数。在土改期间,康生施行了极为残酷的政策,几乎杀掉了每一个地主和富农。当时,康生的众多酷刑中包括:把囚犯拴在马后,然后,鞭打那匹马,驱使他拖着受害者不停地奔跑,直到把他拖死。把醋灌进受害者的喉咙;用一根马尾刺进受害者的阴茎等。

1962年,康生指责小说《刘志丹》是为高岗翻案,导致小说作者李建彤以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习近平的父亲)被关押审查,而牵连在内的共有6万多人,被迫害至死的有6千多人。康生之残忍可见一斑。

1973年在中共十大上,康生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名列毛泽东、周恩来、王洪文之后。不过,1974年,康生患上了癌症。据曾在北京301医院麻醉科当护士的陈小姐回忆,康生临死前患上了恐惧症,每天24小时要警卫员开灯陪着,病房里要不停地放映电影,只要病房里没有人,他就会恐怖地叫喊,谁谁谁来找他索命了,谁谁谁满身血污,谁谁谁带着镣铐叮当作响,喊得有声有色,听者毛骨悚然。据说,因为康生作恶多端,其后代子孙也身遭报应。其儿子化名张小石,曾在华国锋时期担任过杭州市委书记兼市长,后来下狱。(见2003年09月05日 大纪元网站文:《龚伦发:康生临终前的恐惧》)

这就是因为康生作恶多端,制造无数冤假错案,害人无数,冤魂来找他索命来了。

到如今,中共残酷的本质依然豢养着残暴迫害人民的酷吏、制造冤假错案,而这些人则纷纷遭到天谴的下场。截至2017年03月25日讯为止,明慧网就记载了大陆7省约7千起迫害法轮功遭厄运者的真实案例。上至中共政治局常委,下至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的乡镇人员和不明真相的民众,他们中有的车祸毙命,有的离奇猝死,有的自杀,有的暴病身亡,有的判刑入狱,还有的殃及家人……。

这些人真是愚昧呵:政府要你去迫害法轮功,你就去迫害法轮功,可知你的命不是政府管的,你的命是上天管的,是神管的。现在因迫害法轮功遭报应出事了,政府会管你吗?政府能救得了你吗?要用自己的头脑想一想,迫害正信的人,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上天神佛能饶得了你吗?遭恶报不是必然的吗?

好在现在有些人开始明白过来了,明慧网报道,大陆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越来越多,这些人有救了,为自己选择了好的未来,也为自己和家庭积了德。


中华的明天和希望在于回归传统。图为故宫。(pixabay.com)

执法公平允当


虞经为东汉时期陈国郡县狱官,判案执法公平允当,心存宽厚恕人之念。每年冬月要上书报告秋后处斩的狱案时,常常看着卷案而怆然流泪。

他曾经说:〝西汉东海的于公,判案公平,多积阴德,所以提前加高了里门,使能通过驷马高盖车,预知将来子孙必有昌盛显贵之人。他的儿子于定国后来果然做到了丞相的高位。我服务县狱六十年,虽然比不上于公,但也差不了太远。儿孙难道不能位列九卿?〞所以他为孙子虞诩取字为〝升卿〞,希望他能升进九卿。虞诩后来果然做到了尚节令,以为官清正廉明,刚正不阿而著称。 (《后汉书‧虞诩传》)

又见,东汉开国名将邓禹任将军时,赤眉兵入侵长安,所到之处残害百姓。邓禹的部队军纪严明,所到之处,常停下车来,慰劳问候百姓,父老和儿童都挤满在他车下,莫不感动喜悦。

邓禹曾说:〝我带领百万之众的军队,不曾枉杀过一个人,后世子孙必会兴旺发达的吧。〞

建初三年(公元78年),要治理滹沱河和石臼河,沟通漕运。邓禹之子邓训被封为谒者,监领此工程。工程连年没有大进展,官吏百姓深受其苦,死于此役的民工不可胜数。邓训经过实地考察计算,得知这项工程难于成功,就具实上奏。皇帝于是明令不再征此劳役,改用驴车运送,使数千人免于死亡。

邓训的弟弟邓陔说:〝时常听说能救千人性命的,子孙必有封赏。天道是可以信赖的,我家必会得到福报。〞邓训的女儿后来成为汉和帝的皇后,史称邓太后,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垂帘听政的女皇后。 邓家的子孙好几世都享荣华得恩宠。(《后汉书‧皇后纪上》

可见,掌管司法、或手握百姓生死大权的官员,能做到执法公平允当,治狱无冤,心存宽厚恕人之念,拯救人的生命,就会得到荫封子孙的福报,这的确是利人又利己的大好事呵。

──转自《大纪元》有删节

(责任编辑:李红)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