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秘闻:江青爱吃千元一斤鲥鱼 普通厨师都没见过

点此看大图片
江青曾经被称做是钓鱼台的霸主,她用的东西别人都不敢用,一般人不能也不敢和江青碰面。图为江青被抓受审。(网络图片)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09日讯】江青曾经被称做是钓鱼台的霸主,她用的东西别人都不敢用,一般人不能也不敢和江青碰面。江青的专职厨师程汝明更透露,江青难伺候是出了名的〝谁也不愿意给江青做饭〞。江青爱吃千元一斤的鲥鱼,普通厨师都没见过。


《党史博览》中记载,当时江青被称作是钓鱼台的霸主。钓鱼台当时共有18栋楼,其中两栋是工作人员用房,一栋是综合活动楼,其余的15栋是接待楼。江青一个人就住过三栋接待楼,还霸占着综合活动楼。

那个时候,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江青经常用的东西,别的中共领导人就不好用、不能用、不敢用。如果用了,叫她知道,她就会不高兴,弄得大家都很不愉快。
  
江青不但长期独占着两栋楼,还有4匹军马长期供她独用,即使是到北戴河休息,去八达岭游玩,马匹也上专列与她一同前往。放映厅的近百部电影片,由她一个霸占着,没有她同意谁也不敢拿出去看,包括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和叶剑英在内。

江青在钓鱼台散步时,如果有汽车经过,司机在很远的地方看到江青散步,就会立即停车、熄火,静静地等待江青走过去;如果行人发现江青,会立即绕道避开,如果无道可避,就会往回走,不能也不敢和江青碰面。


江青曾经被称做是钓鱼台的霸主,她用的东西别人都不敢用,一般人不能也不敢和江青碰面。图为江青被抓受审。(网络图片)


中共党媒刊登的《专职厨师程汝明谈江青》一文中,江青的专职厨师程汝明称:〝说句心里话,谁也不愿意给江青做饭。〞江青那个饭不好做,她事多,婆婆妈妈的,谁都知道她的情况。

江青喜欢吃烤鲥鱼,鲥鱼比鱼翅还贵,一千多一斤,这个鱼只有长江和钱塘江出,别的地方还不出,现在已经没有了。一般的厨师都没见过这种鱼。

江青到大会堂开会,要吃烤鲥鱼,大会堂的厨师老做不好,做一次不行,再做一次还不行。最后只好请程汝明亲自去做。

程汝明:〝一听说‘让大会堂的师傅给江青做饭’,大会堂的师傅也‘转腰子’。他们老说做不好江青的饭。〞

江青不论到中南海开会还是到大会堂开会,经常带着程汝明,如果他没去,中南海或大会堂的师傅们总要打电话问程汝明江青的口味——程因而得了一个外号:〝遥控〞。

坊间关于江青如何吃饭的传言极多。有人说江青吃饭时,不吃这,不吃那,嫌这个菜不好吃,嫌那个菜做的孬。她要吃鱼,你给她送来后,她又说光吃鱼头,还必须要一样大小的。

有一次,江青提出喝鸡肉汤,炊事员忙忙碌碌给她把鸡肉汤做好,让服务员送去,谁知送到她那里,她一点不喝,并朝服务员大发脾气,说〝我喝鸡汤,怎么里面还有鸡肉丝,给我端回去。〞

还有一种说法,江青到北京某大学分校,为了吃饭,每天要用一辆汽车从几十里以外送来不能掉一片鳞的武昌鱼。每顿一只母鸡,每天要5个当天下的鸡蛋,还要注明什么时间下的。米饭要用小碗蒸,并且要一粒粒地精选。每顿还得有花生,饭后还吃苹果。这样丰盛的饭菜,她有时还不满意,还得叫跟来的高级厨师做小灶饭。

江青的秘书杨银禄在回忆录中写道,江青吃饭非常挑剔,雏鸡要半斤的,老母鸡要七至十斤的。鱼要切头去尾,只吃中间的。螃蟹只要公的不要母的。菠菜要做菜泥,芹菜要抽掉丝,豌豆要剥老皮,绿豆牙要掐掉头和尾。

饭菜的温度要求适度,既不能烫嘴,又不能不热。不但要吃中餐,而且要吃西餐。吃点心要法国式、德国式和俄国式的。

喝的水既不能稍微凉一点,也不能烫。有一次,江青要水要得急了,水温稍微高一点,就对护士破口大骂,说故意烫她,把水喷了护士一脸,还用力把水杯摔了个粉碎。

吃水果也要求有一定的温度。苹果和梨,要切成长条,泡在温水里,浸泡到一定温度她再吃,温度稍不适口就骂个不停。

杨银禄称,江青生活习惯也很奇特,她晚上不睡觉,熬夜、熬人、玩乐,打发时光。

江青每天下午一时左右起床(这叫早晨起床)。一年四季,每天早、中、晚,工作人员都要向她请安。她起床时不用力坐起,怕伤了心脏,要护士轻轻把她托起。从里到外的所有衣服包括贴身短裤,都要由护士给她按前后次序穿好拉平。穿好衣服以后,给她报风向、风力、天气温度。

给江青穿鞋袜时,她连脚也懒得抬动一下,护士只好跪在地上给她穿。穿快了,她说护士动作粗野,搞得她紧张出汗,于是就破口大骂,说对她没有温柔的感情;穿得慢了,她说护士故意磨磨蹭蹭,有意使她着急出汗,也破口大骂,说是用软刀子杀人。

上床睡觉之前,护士帮江青把所有的衣服、鞋袜脱掉,给她穿上睡袍和拖鞋,小心翼翼地扶她去卫生间,驾着她坐在浴盆中特制的木墩上洗澡。洗澡的办法,是让护士拿着喷水蛇管,在其全身均匀喷撒。要求水温不凉不热,水流不急不慢。如果水速快了,她说刺得皮肤疼,水速慢了说是故意使她着急出汗,快慢她都骂人。

洗完澡,江青不在卫生间解大小便,而是坐在床边特制的马桶椅子上。她怕马桶椅子东倒西歪,叫人把四条腿固定在地板上。她怕马桶椅子的坐垫、靠背、扶手硬,坐着不舒服,就叫叶群和邱会作带上裁缝师傅用塑料泡膜包起来。

江青有便秘的毛病,一旦大便稍有干燥,护士便给她吃药片、香蕉(这是叶群传授给她的经验)。刚刚吃过药片和香蕉,未必就能立即使大便顺畅排出,如果排不出来,她就喊叫:〝吃了药和香蕉为什么还拉不出来!你们这些护士真没用!〞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护士只好用手指慢慢地给她往外抠。抠得慢了骂人,抠得快了觉得不舒服也骂人。

帮助江青解大便不容易,等待她解小便更是难忍。解便时,江青一点力气都不肯用,而是要让小便自然流出。她坐在特制的马桶椅子上,一坐就是一两个、两三个甚至三四个小时,坐累了就趴在前边软沙发的靠背上,好长时间滴一两滴。

护士既不敢提醒江青上床,更不敢弄出一丁点声音惊动她。只好静静地耐心地等待她自己起来。有时护士等得实在忍不住了,就用小水壶往痰盂里慢慢地滴水,以给江青造成条件反射,引出小便。用这种滴水引尿的办法,有时管用,有时不管用,在音乐般轻柔的滴漏声中,江青常常坐在马桶上打着鼾声睡着了。

好不容易伺候江青上了床,护士还要给她拉平睡袍。拉睡袍时,她的身子一动不动,护士只好拖着她的身子一点一点地轻拉,拉慢拉快她都发脾气。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