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卡城市长热门候选人专访(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9月29日讯】加拿大卡尔加里市选已经正式拉开序幕。对于正处于经济复苏拐点的卡尔加里,今年的市选格外令人关注:多个市政建设的大项目是否有变数?市长最终将花落谁家?市民们最关心哪些话题?华人对本届选举的影响如何?等等,都将成为今年市选的新看点。


10月16日是卡尔加里市议会选举日(投票日)。卡城市政府于9月19日公布了候选人正式名单,市长一职有10人参选。卡城各大媒体报导显示,市长选举中其领跑者为三人:卡城现任市长南施(Naheed Nenshi)、亚省前保守党主席史密斯(Bill Smith)和卡城现任第10区市议员沙博特(Andre Chabot)。

9月25日-26日,三位热门市长候选人应邀来到卡城大纪元办公室接受专访,畅谈华人关心的问题和对卡城的未来设想。

采访卡城现任市长南施(Naheed Nenshi)视频:


卡城市选背景资料:


卡尔加里大学政治分析家卢卡斯(Jack Lucas)对加拿大广播公司表示,虽然这次选举不会像7年前的选举那样给全国带来〝北美首位穆斯林市长上台〞的热门头条,但这对卡尔加里的前景却至关重要。

但可以确定的是,新一届市议会将面临诸多挑战,而这次选举将决定城市未来四年的何去何从。

复苏经济无疑是下一任市议会的首要任务,尤其遭遇明年1.7亿元的财政亏空,市政府面临着〝增税或削减服务〞的难题。许多市政项目能否上马、完工都与〝钱袋子〞紧密相关。

在城市建设方面,多个市政大项目如绿线轻轨项目、新建Saddledome球场、申办冬奥会等令人关注。作为卡城历史上造价最高的项目,绿线轻轨第一期工程将于2019年开始,尚有一些重要决策需要新一届议会面对。另外,轻轨何时能顺利通往华人居住较多的北部,这个问题也值得期待。

对于是否申办2026年冬奥会的决定还悬在半空,需要留给下届议会拍板。再次举办奥运会无疑是一件共襄盛举的喜事,获得了市民的普遍支持。但卡城申奥委员会估算,举办奥运会或将亏损24亿元,这笔帐单或是一个绕不开的坎。

卡尔加里火焰队主场体育馆的事件也使本次市选添加了看点。火焰队近日表态,计划在市中心西边建造新体育场,替代运营30多年的Saddledome球场。这个造价近9亿元的方案中提出,希望市政通过征税资助2.25亿元。火焰队还表示,如果市政府不出资,他们将考虑搬离卡城。此举在卡城各界引发轩然大波,市民在〝冰球〞与〝纳税〞之间难以取舍的同时,期待新一届市政府与火焰队达成令人满意的谈判。

另外,经济衰退导致治安情况恶化。近两年,卡城枪击、家庭暴力、偷窃、吸毒等案件呈上升趋势,城市安全感在全国15大城市排名倒数第六。在享受〝全球最宜居5大城市〞光环的同时,市民也希望城市能够更安宁一些。

9月19日~20日,皇家山大学和卡尔加里大学分别举办了市长候选人辩论会。现任市议会的办事效率及〝闭门会议〞受人诟病,成为市长候选人辩论时的焦点之一。

有候选人指,市议会会议有四分之一没有拍摄或公众出席,让人质疑有些决策的产生过程;此外议会成员之间配合度不高,而且市议会正在逐渐失去人们对其的尊敬和信任。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导分析,南施一直是受欢迎的市长,曾以74%的支持率赢得了上届大选,而且拥有来自各方面的雄厚基础,所以连任可能性很大。而现任第10区市议员沙博特(Andre Chabot)和前保守党主席史密斯(Bill Smith)将成为南施的有力竞争对手。

分析认为,史密斯是最有可能换下南施成为市长的候选人,但对他来说,竞选之路并不容易,必须展现绝对完美的表现。智囊机构公共事务(ThinkHQ Public Affairs)亨利(Michael Henry)解释说,史密斯政绩斐然,在熟知他的人中口碑相当不错,但问题是有许多人还不了解他,所以仅不到一个月的竞选时间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挑战。

亨利称,史密斯曾担任亚省保守党主席,拥有一个非正式的人脉关系,擅长运作竞选工作,同时具备充裕的资金和成熟的竞选团队,使得本次竞选有了悬念。

本届参与市长竞选的其他7名候选人是:Jason Achtymichuk、Brent Chisholm、Emile Gabriel、Larry Heather、David Lapp、Curtis Olson、Stan the Man Waciak。


加拿大卡尔加里正在进行市长选举。三位最热门的候选人包括现任市长Naheed Nenshi(图,北美明星市长),来到了卡尔加里大纪元办公室接受专访。(大纪元)

采访内容的文字整理:
1. 记者:您对卡尔加里经济方面的困境有何想法?


Naheed Nenshi:我的政纲第一点是建设更好的经济。如果我们居住在这里,大家都知道,最近几年一直很艰难。经济学家告诉我们,经济衰退大约在六个月里结束,但我不确定人们真的能感受到这一点。今年夏天,我们增加了几万个工作岗位,我们的失业率已不再是全国最高的,但还是太高了。

所以我们必须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各个社区太多的人感到失业的痛苦,未来的不确定性,这个城市也有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那就是市中心的空置率。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市中心的空置率基本上都是0%,因此市中心企业承担卡尔加里所有商业税的50%左右。而市中心以外的企业承担得相对较少。当市中心核心商业区价值下降时,意味着其它区域要自动弥补,因为每个人都支付相同的税率。所以,市中心以外的很多企业感到压力很大,税收上涨压力很大。

所以今年市议会议会能够利用我们的储蓄来抑制营业税进一步增长。我们将保持住物业税税率,我们将商业税增长限制在5%。我们不能永远这样做,所以我们必须填补市中心的办公空置空间。所以,这是我一直在努力,并打算继续努力的一部分,就是向想来这里的外部投资者或企业推销卡尔加里,同时也鼓励卡尔加里人创业。

同时弥补这样的空间,从卡尔加里向国际范围销售商品和服务。这里一个有趣的例子,那就是DHL,一家大型货运和快运大型快递公司,已经在卡尔加里机场开设了他们在加拿大最大的航空起始站。当我和他们谈及此事时候,他们只做国际运输,他们说,他们的很大一部分业务往返于中国。

我认为它的生意将中国的东西运到这里,他们说:〝不,我们大约一半的业务是卡尔加里的的小型企业,都是卖王中国的。〞所以我们能够鼓励出现更多这类企业。另一个关于经济的重大举动,就是持续投资建设基础设施。

今年夏天,如果有人正在卡尔加里行车,他们可能会抱怨正在进行的道路施工,实际上这就是我们有意在做的,因为我们将储备的资金部署在基础设施建设中,成本低于五年前正是好时机,人们还在失业期间。所以我们今年夏天在卡尔加里花了20亿美元改善交通道路和社会基础设施。这就是我认为重新启动经济的正确做法。

2. 记者:关于高税率,您对企业主有何想说的?


Naheed Nenshi:这真的是新议会面临的最大问题,因为我们今年能够抑制住商业税,我们可能还有足够的钱维持下一年,或许两年,但是我们不能永远做得到。 所以我们真的要改变这个系统的问题,那就是市中心的空置。 所以,填补了这些市中心空置的办公楼,才能最终减缓市中心以外的企业的压力。

3. 记者:您如何平衡经济与人权之间的关系?


Naheed Nenshi:你知道,这很重要。 很多人不知道我是很久以前,我在当市长以前,我是个积极的人权活动家。 事实上,当我成为市长时,甚至我第一次去中国访问时,我就在想,我们如何向前迈进,我们如何推动此类对话。

我和许多在人权领域非常突出的人交谈过,并说:〝你怎么管理这些?〞他们的建议真的是:〝你必须继续参与,但是你要一直谈论人权的问题。〞我记得坐在非常大的中国公司,大型能源公司的会议室里,而他们 问我问题,他们说我们如何获得在加拿大投资的社会许可证。

我说,你必须展示你的记录,必须以某种方式去做进行谈话,我 说,〝你必须展示你的劳动记录,你的人权记录,你的环境记录。 当然,在表层之下,这意味着你必须有良好的劳动记录,良好的人权纪录和良好的环境记录。 我认为那些非常大的中国公司已经得到了这个信息。〞

我知道加拿大的政治人物们在许多层面上都涉及到这个问题。 我只是一个中国的一个小农村的市长,就我们能做事的规模范围而言,但旁观中,我带回来的信息, 我经常发现, 从环境角度是开始谈论人权的好方法。因为我认为政府中的人们实际上已经意识到清洁空气,清洁水是非常重要的。 并且画出与人权之间的联系,我认为是继续推进这个话题的一种方式。

4. 记者:我想这种做法也挺好


Naheed Nenshi:你知道,很多人都不耐烦,他们说这还不够好,但我实际上认为脱离经济对话对我们没益处。如果我们能用经济关系作为分享我们价值观的机会,那可能会让我们把问题推进。

5. 记者:你如何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解决对法轮功的迫害?


Naheed Nenshi:我认为这个事情很特别,我们真的必须通过向联邦政府施压,因为这些关系其实属于联邦政府的领域。我提一个观点,那就是在这里最大的好处之一是有言论自由,你可以提出这些问题,提高人们对这些问题的关注和认识。而我认为那些关心法轮大法和在中国真正发生了什么的人,真的应该用这里的机会来真正提高加拿大公民对此事的关注和认识,让公民对联邦政府施加压力。我知道他们已经在这样做了。

6. 记者:很多中国人住在卡城西北,他们关心学校、公共交通和运动设施的欠缺,你的选举纲领里有没有这方面的具体措施呢?


Naheed Nenshi:有的。我对学校没有什么影响,那属于教育委员会管辖。另外两个问题绝对是我们正在努力的事情。所以,对于Country Hill Boulevard的Rocky Ridge的新设施,我感到非常兴奋。如果你还没路过时看过它,你去看看,这真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建筑,会给人们生活带来很大的改观。

同时,我们继续推动卡城历史上最大的公共交通投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绿线轻轨。而当绿线继续北行时,它将为居住在中央街附件社区的大量市民服务,包括Sandstone, Beddington, Country Hills 区域, Panorama, Harvest Hills等等。绿线甚至会修到大统华。

所以我觉得随着我们继续推进, 会带来很大的改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它需要很多年的时间才能建成。但我希望能够在未来十年能完成,为这些社区服务。构建第一阶段将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但我希望在完成之前,我们将能够为下一阶段获得资金。所以,我们会不间断地建设,我们将能够在2020年末期之前到达这些地区。

7. 记者: 市长竞选辩论中,市议会的团结和效率受到质疑。您对此有和回应?


Naheed Nenshi: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奇怪,因为除了一个例外,也就是自宅扩建第二套房间的问题,这个市议会实际上大跨步地向前推进了许多问题。我会给你举个一个例子。

布朗科尼尔市市长,杜厄市长,克莱因市长,赛克斯市长,阿尔德市长,五位市长从来没有通过任何一项预算案。从来都有分歧。我实际上有两次全体一致通过了预算案,因为我们能够将市议会联合起来,并且说:〝看,这是对社区正确的〞。同样,如果你记得2013年,这次选举是更多的围绕郊区扩张补贴的问题,以及我们没有对外城区开发商补贴足够的费用,来支付所有的基建开销。后来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也就是在2015年,在市议会讨论时也一致通过了。围绕这个选战中这个棘手的问题,最后我帮助所有议员了解并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这个议会是非常高效的。是的,每次市议会的前10分钟,这是问题时段,有时候会有一些争议,但一旦这些结束,人们坐下来将工作进行到底。

8. 记者:所以这只是市议会工作的正常进程?


Naheed Nenshi:这是流程,而且我们应该关注于结果,而不是关心每个人是否与其他人是朋友。

9. 记者:最后,你想对大纪元读者说什么吗?


Naheed Nenshi:谢谢你花时间和我说话。你知道,作为卡尔加里的公民,我们关心我们社区发生了什么,但我们也关心世界,世界发生了什么。作为加拿大人,我想这根植于我们的DNA之中。

但是我们也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分歧的世界。我们生活在一个愤怒和厌恶,还有仇恨的声音越来越大的世界。我此生从未想到,我会看到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同性恋歧视和宗教偏见的问题越演越烈。我想那些表现是在外在的,但是我们看到了。

我认为卡尔加里人要明白我们并没有对其免疫,这一点至关重要。今年夏天,在卡尔加里市中心,有三到四场反对穆斯林的游行。我每天都会收到讨厌的种族主义者的评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在过去的两年我每天都会收到它们。所以作为卡尔加里人我们要记得,我们无法免疫这股全球力量,对于我们当中那些相信多元主义和多样性的人,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不被心胸狭隘和不宽容的声音所压倒,我们必须每天继续这场战斗。

我想我们可能有点自满了。 我认为我们作为一个团体可能会说,〝你知道,这里一切安好。〞 我们必须记住,这里并不是一切安好,而在其他也不总是一切安好。 但我们必须以负责任的方式运用我们所拥有的权利,去确保我们为每个人的尊严而奋斗。

(大纪元记者黄钟乐、陈琳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