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产妇坠楼事件真相 曾6次要求剖腹产

点此看大图片
陕西榆林产妇在待产房坠楼身亡,妇产科主任讲述经过。(网络图片/新唐人合成)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9月13日讯】陕西榆林产妇跳楼事件,家属和医院各执一词,一度左右着人们的目光。9月12日,大陆媒体刊出深度调查长文,还原产妇跳楼事件真相,文中表示产妇曾六次提出剖腹产。


9月10日,榆林一院绥德院区的主要负责人和妇产科主任被停职。也有消息传出,家属和医院已经达成了协议,其中包括不再接受采访。不过,好像没有人关心事发当天,产妇在医院是一种什么处境。

一切正常的入院


8月30日中午,延某和母亲一起陪着产妇马某住进了绥德院区。下午三点办好住院手续随机做了B超,夫妇俩人拿着B超单子见到了主治医生李某。据延某称,李某当时就提出小孩脑袋有点大,征求家属意见顺产还是剖腹产。

经过谘询了解,夫妇俩得到了医生的肯定答覆后,定下心来决定顺产,并在〝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字。延某表示当时和医生讨论时间很短,大约几分钟,就是走个正常流程。不过这句话却成了舆论最早指责家属的焦点之一。

住院的第一晚,护士做了一次检查,结论是一切正常。延某提醒马某,〝你要顺产,疼是必须要忍的,别人替不了你,你要忍不了,就早点说。〞马某称没问题。

第二天一早,马某出现了间歇性轻微疼痛,夫妻两人都认为是正常现象。9点多,医生做了检查〝一切都好,各方面条件都很正常。〞医生说要打催产素,并没提剖腹产还是顺产。

打催产素在延某看来是正常的,所以立刻签了字,〝情况已知,要求静滴缩宫素催产,谅解意外〞。这一行字也给家人再后来带来了舆论争议。马某打过催产素便进入了分娩中心的待产室,这里家属无法进入。

产妇坚持想要剖腹产


张帆是当天的助产士,她面对镜头,回忆了接触马某的整个过程。当天下午3点半上班的张帆,发现马某反应比较强烈,大喊大叫。而待产室有5位产妇,马某是其中之一。她为马某检查后发现宫缩正常,没太放心上。

4点26分,张帆又给马某查看并安慰她,马某的情绪正常,〝还是听得进去(安慰)的。〞5点50分,马某开始极不配合,拔下设备,从产床上跳了下来,喊着疼得不行,要剖腹产。这是马某第一次明确提出剖腹产。

张帆叫来二线助产士刘某来协助照看,自己到外面对家属说马某极不配合,需要电话安抚一下。她没有向家属提马某要求剖腹产,张帆称那不是她的职责范围。

监控显示6点05分,马某第一次走出待产室,亲口告诉延某要剖腹产。这也是马某第二次提出剖腹产,但医院公开声明中称马某强行离开待产室,而张帆解释称因为宫口没有开全,产妇可以自由选择调节体位,下地仍然是允许的。

马某出来后,延某陪同下在休息区转了一圈,随后碰到了延母。过了半分钟,监控中的马某整个人蹲坐下来,随后跪倒在地。医院截下视频画面称产妇向家属下跪,沟通被拒绝。但延某称是马某疼得不行,站不住了,喊着〝不想生了,想剖〞。延某称〝行,剖就剖,你先进去(待产室)。〞

主治医生李某随后到现场观察,过程中马某再次蹲坐并跪倒在地,这也是医院称产妇向家属第二次下跪的画面来源,而延某称当时马某痛得瘫软在地。延某表示当时询问李某是否可以剖腹产,但对方称需要到待产室检查。

李某在马某回到待产室后,叫来了榆林一院产科副主任霍某。霍某6点半左右到待产室看到马某情绪比较激动,要求剖腹产。这也是马某在不同场合第三次明确提出剖腹产。

霍某称〝就给她安慰,分散她的注意力,转移疼痛。〞给马某检查的结论是宫口健全、胎心正常,羊水正常,产程顺利,霍某还对马某进行了安慰劝导。

霍某称当时待产室还有一位马某家属叫来的熟人,是一位不当班的助产士。霍某请她给马某检查后,两人结论一致,可以顺产,于是告诉助产士继续静滴缩宫素,加快产程。但马某称想剖腹产,这是马某第四次提到剖腹产。

霍某继续在旁安慰并观察宫缩,同时让助产士与家属沟通,说现在一切顺利。但产妇如果上了产床不配合,可能会难产,问家属意见。霍某称助产士回来告诉他,说家属的意见是尽量顺产。

对这一点,延某的说法与之存在不同。延某说霍某从待产室出来指出〝不能剖了,情况正常着呢,一会儿就生了。〞他没提到那位熟人助产士,只说家属也不知怎么办,只能听医生的。

霍某称在马某身边呆了40分钟左右,马某平静了才离开。在他离开没几分钟,晚7点19分,马某再次离开待产室,后面还有医护人员跟随。马某依然喊剖腹产,这是马某第五次提到剖腹产。

根据延某的说法,医生的结论是不能剖了,他告诉了马某〝医生说剖不成了〞。但马某坚持想剖腹产,延某只好说〝行,你进去吧,我来找关系。〞延某还记得当时跟随性医护人员说〝疼成这样,就剖了吧。〞但对方回答〝疼成这样也剖不成了。〞

延某开始打电话找熟人。马某则再次被劝回了待产室。

坠亡前最后一刻


晚7点半,助产士刘丽接替张帆到了待产室。7点半到7点40分,刘丽开始接触马某,马某的情绪稳定几分钟后再次变得急躁不安,提出要剖腹产。这是根据目前所有的媒体采访,马某在不同场合的第六次提出剖腹产。

刘丽没有向医院和家属传达产妇的意愿,只是反覆安慰。张帆解释称传达病人想要剖腹产的意愿是医生,不是助产士的工作范围。一般情况下,病人出现异常,医生才会提出建议性方案,并出示书面文件,由产妇本人或家属签字后进行手术。如果没有书面文件,院方不会动手术。

延某指出,医生始终没有提议剖腹产。张帆也表示院方始终没有向家属出示书面文件,所以做剖腹产手术的决定权依然在医生。但是霍某对媒体表示〝我们现在都提倡顺产……这是我们的理念,世界的趋势都是尽量顺产最好。〞

第六次提出剖腹产后,马某在刘丽的陪同下去了一次卫生间。但随后产房内发生更紧急情况,一位产妇出血,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忙碌起来,〝就在这一瞬间,马**就不见了〞,刘丽说。

刘丽回忆,大家分头寻找,李某还到外面询问家属,但家属没看到人。刘丽推开与待产室一条走廊之隔的备用手术室门,发现窗户有个黑影,半个身子已在窗外,她健步冲到窗户前,只抓到了衣服。

此时一无所知的延某还在联系熟人,看到产房有两个孩子被抱出来,亲属上前询问护士〝我们的人呢?〞延某记得当时护士还有点怒气冲冲,〝你们的人不见了。〞

据院区的监控视频显示,晚8点13分马某坠楼,8点34分两名医护人员出现在坠楼现场,其中之一正是刘丽。8点36分42秒,救护车到达,延某也找到了一楼,目睹了马某被抬上担架的场景,立刻傻掉了。

而在马某坠楼前后,张帆也补记了前两次的护理记录单,称家属在晚5点50分和6点05分拒绝手术。她称这是把沟通的口语转换成医学术语,并认为在这份记录中〝听医生的,顺产〞和〝拒绝剖宫产〞是一样的意思。而第三次则是刘丽在晚7点19分、马某第二次离开待产室的记录,与第二次的情况类似。

张帆称填完护理记录单后才知道产妇坠楼了,而霍某则是在手术后听到医护人员过来告诉他的。在急救中心,霍某查看腹中胎儿,发现没有了胎心。而延某已经彻底懵了,麻木地签了一份跟急救相关的书面文件。

一位和马某同处一个待产室的产妇,她或许是唯一注意到马某生命最后一刻情绪的人。从她的录音中显示,看到马某捧着肚子走来走去,觉得她很干练,不像神经有问题。自己生完孩子还瞅了马某,心中纳闷〝怎么还不生?怎么人也不见了?〞

这名产妇回忆,马某是被出血产妇吓到了,〝裤子上的血,死婆姨号(叫)的,把娃娃(马茸茸)怕了,神经乱了,紧张了。〞

当时马某面临的真实情况,知道自己的孩子头大,而且已经产痛了小半天,多次重复要求剖腹产没有得到应允。产房的孕妇都已经生产完成,并发生了一个情况紧急的出血产妇。甚至在一小段时间内,她的身边没有任何陪伴。

(记者李若愚综编/责任编辑:秦锋)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