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楼孕妇生母否〝为生二胎〞 专家:医院或失职

点此看大图片
坠楼孕妇生母驳斥〝为生二胎〞揣测,专家指医院失职。(网络图片)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9月06日讯】陕西榆林坠楼身亡的待产孕妇马某的生母郝爱英,针对马某的死因争议,9月6日作出了回应。网上有声音称,家属坚持顺产是出于对生二胎的考虑。郝爱英表示〝第一胎都管不了还管第二胎?〞


郝爱英向大陆媒体介绍,当天上午9点,女儿进入产房,女儿的丈夫、婆婆、二姑和我,一共四个人都在产房外面守候。晚上6点,女儿走出了产房告诉家属,医生说快生了,宫口开到〝八指了〞,那就是快生了,她们把女儿劝了回去。

郝爱英说女儿第二次出来的时候,〝医生说十指了〞,女儿想要剖腹产,〝当时我女儿说要剖腹产,医生说,剖腹产也是一个小时,顺产也是一个小时,当时医生还让女婿过去劝我女儿回去。〞

郝爱英指出,过了不一会,〝护士跑来说我女儿不见了。我们到处找,后来是女婿在一楼找到的,光着身子,人已经不行了。〞

在马某坠楼身亡之后,院方曾发出声明,表示医生曾三次建议剖腹产子,是其家属不同意导致孕妇疼痛难忍,情绪失控下跳楼。对此郝爱英进行了反驳,〝这不可能,我们不懂,要是医生说剖腹产,我们肯定会答应,我们什么都不懂,肯定都是听医生的。也根本不存在因为钱的问题不给剖腹产。〞


坠楼
孕妇生母驳斥〝为生二胎〞揣测,孕妇丈夫展示通讯记录,专家指医院失职。(网络图片)

马某的丈夫延某也出示了他和妻子的聊天记录。延某表示,妻子进入产房后,两人一直是用电话和简讯沟通,到下午6点妻子出来之前,曾有多次联系,当时并没有感觉到她的情绪和身体状态有什么异常。

延某指出〝第一次大概是上午11点,在电话里她跟我说要吃水果,我就给她买了水果;第二次大概是下(午)4点,她说要吃巧克力和红牛,我又去给她买了〞,两次都是托医护人员把食物带进去,因为自己不能进入产房。

作为涉事医院的妇产科副主任霍某,他的说法和医院的声明基本一致。他对当地媒体表示,下午6点多,他曾经为马某做检查,他情绪不太稳定,〝我安慰说你这个生小孩疼痛肯定是难免的,疼痛了以后小孩才能生出来,医生和家属都替你受不了罪,你必须自己承担,后来她平静下来了〞。

霍某表示,为马某检查后〝我告诉她不是非要剖腹产,产程观察属于正常范围内〞。霍某强调〝我的意见是,如果你家属同意的话我们就给你剖腹产〞。

霍某称与马某沟通后,其家属仍然说拒绝剖腹产,〝他们说法是她这么大的罪都受过来了,快看到结果了她就不愿意剖〞。

曾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有过多年临床经验的妇产科大夫田吉顺表示,产妇在待产室内是可以走动的,医生不会限制,而且有时还会鼓励产妇走动以便顺产。

田吉顺指出,人们的关注点被带偏了,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医院在产程中是否尽职。〝根据监控录像,产妇在宫口近全开之后,还到处走动,在我看来是有疑点的。〞

田吉顺表示,临床认为,顺产产妇宫口近全开意味着快要生了,最多不会超过两个小时就会生产。一般来说,如果超过1个小时还未生,那作为医生就应该考虑是否难产。在宫口近全开之后,医生和护士都应该随时关注产妇的情况,隔一段时间就要记录产妇的生产指征。

田吉顺分析指出,根据医院目前披露的护理记录单,17点50分到19点19分只有三次记录,上面也没有显示宫口开全、胎儿头位情况等关键信息,而院方只是强调产妇〝极不配合,家属表示理解,拒绝手术〞等内容。如果医院拿不出更详细的产程记录内容,那就意味着医院可能存在失职。

田吉顺介绍,虽然医院对外称多次要求剖腹产,但却拿不出符合剖腹产指征的证据。护理记录单上显示的〝脐带异常?〞和〝巨大儿?〞、〝胎儿头部偏大〞三项内容,都不可作为难产的指征。

田吉顺强调,不论家属和产妇最终是否要求或拒绝剖腹产,医生的判断始终是最为重要的。

据了解,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榆林市第一医院坠楼产妇的主治医生李瑞琴被停止工作,配合警方调查。

有网友看过视频之后对〝下跪〞说表示质疑,〝幸好有产妇母亲在场,要不然这事真说不清。〞〝单从视频看好像不是跪哟,像是痛的站不住〞,〝呃,仔细看了视频,冒着被喷的风险,我真的觉得孕妇两次下蹲的动作是疼痛的原因,不像是给某个人下跪。特别是第二次下蹲,表情疼痛。如果是向某人下跪,那应该是正对着他下跪的。〞

(记者李若愚报导/责任编辑:秦锋)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