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中国体坛兴奋剂黑幕 前国家队医赴德国寻庇护

点此看大图片
爆体坛兴奋剂黑幕,前国家队医德国寻庇护。(网络图片/新唐人合成)
广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8月11日讯】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因揭露中国体坛兴奋剂丑闻而遭受打压,日前一家人逃到了德国,并向德国政府提出了政治庇护。薛荫娴记载的兴奋剂黑幕的68本工作日记,已在其逃离前转移到了海外,她将直接提交证据给国际奥委会主席。


今年79岁的薛荫娴,1963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学院(现体育大学),被分到国家体委(现国家体育总局)工作。她曾任国家体委训练局首席运动医学专家,兼任国家体操队医务组组长,并先后在国家田径队、男女篮球队、女子排球队和国家体操队工作。

薛荫娴介绍,从1978年开始,中国体坛就进入了兴奋剂时代。她指出,从上世纪80年代,中共体委的官员就在内部会议上公开发出指令,要求全面使用兴奋剂。她指出,在时任体委训练局副局长陈先的授意下,中共当局派遣国家队队医陈章豪去法国取经,从那之后就进行普遍推广,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把兴奋剂称为〝特殊营养药〞。

薛荫娴特别指出,中国的剧中、游泳、田径和体操等金牌项目,都是兴奋剂重点使用的领域,前羽毛球运动员李玲蔚、昔日游泳队的〝五朵金花〞和女子排球运动员巫丹等,都曾经被检测出使用了兴奋剂。

据薛荫娴介绍,中共体育官员一方面强迫运动员系统的服用兴奋剂,另一方面,他们研究规避药物检查的方法,想尽办法逃过药检。1994年日本广岛亚运会上,检测出中国游泳队有多名队员呈阳性。

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陈章豪要求运动员训练和比赛都是用兴奋剂。在那届亚运会上,李玲蔚被爆出使用了兴奋剂的丑闻。当时的国家体委为了掩盖真相,用误服感冒药为藉口进行搪塞,同时把责任都推到了随队护士黄美玉身上,导致黄美玉差点自杀。

薛荫娴清楚的记得,陈章豪要求她给知名体操运动员李宁注射兴奋剂。薛荫娴拒绝了陈的要求,之后李宁是否被注射兴奋剂,不得而知。


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薛荫娴拒绝给李宁注射兴奋剂。(网络图片/新唐人合成)


薛荫娴表示,自从她拒绝使用兴奋剂,就开始遭到了当局的排挤。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前夕,体育总局又派出了70多人的慰问队,闯进薛荫娴的家中进行威胁,要求她不得再披露兴奋剂的使用内幕。

受母亲薛荫娴的影响,杨伟东从一个设计师转行成了时代的纪录者,曾经采访了400名中国的公知、学者和律师等。据介绍,2007年,薛荫娴的丈夫杨克同刚刚做了手术,体育总局就派人到家里围攻。对官方做法极其不满,杨克同口头抗议,竟被推倒在地,当年12月杨克同离世。

对家人的株连,触及到了薛荫娴的底线。后来她与儿子杨伟东多次出境都遭到海关的拦截。去年4月,杨伟东带着母亲薛荫娴去香港旅游,又一次在出关时被阻拦。2015年7月,杨伟东到体育总局表示抗议却遭到了拘捕,被无辜关押3个多月。

去年5月,薛荫娴病重就医,中共当局竟然下达指令,要求医院故意拖延她的治疗,致使薛荫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这样的背景下,薛荫娴和儿子杨伟东、儿媳杜兴在外交的帮助下,终于逃离了中国大陆。

薛荫娴表示,自己在几十年当中,记载了大量的兴奋剂黑幕,有68本工作日志,在自己离开中国大陆之前,就已经安全转移到了海外。她强调要当面向国际奥委会主席提交这些证据。

德国联邦政府前人权专员勒宁表示,兴奋剂案件中,最不应该忽视的就是人权问题。运动员的权利和抗争者的权利,都应该受到保护。那些不择手段的胜利者应该被谴责,也应该被问责。

(记者李若愚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