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木:江泽民御用文化人内幕(4)(上)

广告

概述


世人皆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源于江泽民对李洪志先生的羡慕嫉妒恨。由于这个原因,人们往往忽略了江泽民背后的因素。

早在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之前(在其想镇压却找不到镇压的理由和藉口时),何祚庥为了排斥科技界祟尚法轮功、搞人体科学研究的科学家钱学森,伙同有政治野心的时任公安部部长罗干向江泽民献计。

何祚庥撰写了污蔑法轮功的文章,通过电视台、杂志社发表,向大法弟子挑衅。罗干操纵天津公安局,抓捕在公园里晨练的大法弟子,引发矛盾冲突后,受理信访的天津市政府则诱导大法弟子进京去中南海上访。然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启动司法程序,将和平理性的上访定性为〝围攻中南海〞,企图取缔法轮功,并由此开始了一埸〝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镇压。18年后的今天,邪恶迫害仍在继续。

可以说,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是中共和江泽民。但是,蛊惑中共和江泽民对法轮功行凶作恶的背后推手则是江泽民的御用文人。

一、何祚庥的简要经历


何祚庥,1927年出生于上海。中学就读于上海市南洋模范中学,1945年考入国立交通大学化学系,后转入清华大学,1951年毕业。1951-1956年就职于中宣部理论教育处,1956-58年在中国核工业部的原子能研究所工作,1958年-1960年去苏联莫斯科核子研究所进行学习和研究。

《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网站》〝何祚庥主页〞上称:〝何祚庥,全国政协委员,曾任理论物理所副所长。现任理论物理所研究员、理论物理专业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哲学博士生导师。何祚庥长期从事粒子物理及各种应用性问题的研究。其重要工作成果有层子模型的研究,复合粒子量子场论的研究,弱相互作用理论的研究等,先后发表约250篇科学论文。曾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及多种奖励。他还曾从事原子弹和氢弹的理论研究,是氢弹理论的开拓者之一。〞

〝何祚庥还是著名的哲学家、自然辩证法专家,在哲学、政治、经济等方面也先后发表约300多篇科学论文〞。〝在反对伪科学的斗争中,他旗帜鲜明,积极参加了捍卫科学尊严,揭露和反对伪科学等活动,社会影响很大〞。

〝主要著作有:《量子复合场论的哲学思考》(1997年)、《从元气说到粒子物理》(1999年)、《何祚庥与——1999年夏天的报告》(1999年)、《我不信邪——何祚庥反伪科学论战集》(1999)。〞

乍一看,何祚庥的学术著作还真多,可是却没有一篇能走出中共的体制。

了解何祚庥的人都知道,何祚庥热衷于〝自然科学的阶级性〞研究,除了物理不懂,什么都懂。在〝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是一切经济工作生命线〞的中共体制内,何祚庥〝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江泽民三个代表大旗〞,横扫自然科学各学科〝牛鬼蛇神〞。他的许多〝著作〞,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是以政治帽子当棍子、以伪科学作杀器,在任由灵魂坠落、人性泯灭的同时,打着科学家旗号充当政客打手。

何祚庥的一生都在为政客作奴才。他能当上中科院院士,并非因才学,而是靠超级拍毛泽东马屁的功夫。何祚庥的学术成果,并非坚持真理,而是巴结政客,帮政客实现政治目地提供歪理支撑。

替毛泽东制造〝层子模型〞说


1964年8月,对诺贝尔奖充满热情的毛泽东邀于光远、周培源到中南海谈话。毛泽东出题目,责成于、周研究〝物质无限可分说〞。毛泽东提出〝物质无限可分说〞,是企图通过权势、政治与自然科学结合,为它赢得自然科学领域里的诺奖,彰显伟大领袖风范。接受圣旨的于光远自知毛泽东这个政治家的野心无法实现,便想到了垫脚石何祚庥,于是,何祚庥成了毛泽东点题科研项目的主攻。当年,于光远是怎么向何祚庥交代的无从考究,但这个毛泽东要的研究成果居然被何祚庥搞出来了。何祚庥在毛泽东〝原子可以分,原子粒也可以分,基本粒子也可以分〞的思想指导下,提出了将权势、政治融入物质结构的层次模型。

何祚庥对毛泽东的〝贡献〞是:〝物质可以分为层子〞,层子下面有〝亚层子〞,亚层子下面有〝无子〞,无子下面有〝前子〞,前子下面有〝毛子〞等等。何祚庥制造的这套〝层子模型〞说,是把权势、政治与自然科学结合起来忽悠的。何祚庥的〝无子〞,即无产阶级子;〝前子〞,即(不断革命的)前进子;〝毛子〞,即毛泽东子。若按此逻辑推到今天,那就是改革开放子、邓子(邓小平子);三个代表子、江子(江泽民子)。这套拍毛泽东马屁形成的诸〝子〞说,最终,匪夷所思的获得了毛时代国家自然科学大奖,何祚庥本人也因而获得中科院院士和全国政协委员的称号。然而,提出分子分解说的毛泽东本人估计是没有看懂何祚庥的论文,终究没敢要著作权。事实上,何祚庥的论文也根本走不到诺贝尔那里。

拿党魁的懿旨当真理,耍科技、文化流氓,作政治奴才打手,是何祚庥、也是大陆所有愿意向中共出卖灵魂、被御用的科痞、文痞们的真本性。

帮毛泽东整梁思成


1955年,围绕北京市古城墙、古建筑的拆留问题,主拆派和主留派发生争论。正当以毛泽东为首的〝主拆派〞和以著名建筑学家、清华大学梁思成教授为首的〝主留派〞之间争论不休时,何祚庥从中抓住了政治机遇。他在《学习》上率先抛出一篇批判文章,《论梁思成对建筑问题的若干错误见解》,攻击梁思成的建筑风格是〝中国人的脑袋,外国人的身子〞,是〝阶级调和的变种〞,〝梁思成的建筑理论是直接违反总路线的错误理论〞。

何祚庥这篇非物理学的文章,帮了毛泽东的大忙,消除了当时反对毛强拆古城墙、古建筑的一切不和谐之音。于是,梁思成被迫做检讨,一场大拆大毁北京古建筑的狂潮就此掀起,从而根本改变了北京城的古香古色。为此,梁思成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何祚庥则成了红人。

何本人称:〝其研究专长是自学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何祚庥一生著作颇多,却自我吹嘘其对于科学〝最大的贡献〞是创造了〝量子力学原理符合三个代表〞的学术思想。

作为江泽民的御用文人,何祚庥打着科学家的幌子从事与本人所学毫无干系的政治活动。他伙同于光远、纠集司马南,积极反对人体科学,公开与钱学森倡导的人体特异功能唱对台戏,宣称气功、特异功能为〝伪科学〞。为此,何祚庥受到中共江泽民集团的吹捧,受到年轻一代追星族的崇拜。

对于那些在浮躁年代成长起来的新人,何祚庥向他们推销歪理邪说、灌输党文化,公开污蔑传统文化、诋毁中医。他曾说:〝中国传统文化90%是糟粕,看看中医就知道了〞。2006年11月1日,《环球人物》杂志刊登了路琰对何祚庥的访谈。在访谈中,何祚庥反对中医阴阳五行理论,称之为〝伪科学〞。何祚庥将自己装扮成真理,误导了一批年轻〝学子〞。在他的〝中医是最大伪科学〞歪理邪说的影响下,网际网路上批判中医的〝大字报〞铺天盖地。有学者感慨的说:中国大陆至今未有诺贝尔奖获得者,但却有个〝万能科学大师(何作庥)〞。

笔者认为,像何祚庥这般舞文弄墨的人,对国家、民族、人民没出过一个好主意,没做过一点好事,怎么可以被当作一个身心健康的正常人?何祚庥是个偏执狂,如果生在苏联,笔者相信,似他这样偏执于政治的狂想型精神病患者一定会被政府款待在公安病房里,怎么可能被包装成科学家?在大陆,江泽民居然把他请到中央电视台,胡扯八道,恨不得领着中国人民一起闹。

替政客站台的何祚庥,诽谤、污蔑、打击、迫害的对像都是中国大陆主流社会道德高尚的好人。何祚庥的罪可大了去了。他借反伪科学之名,整钱学森、整法轮功,把科学领域里的学术问题政治化,诱导江泽民,使其利用中共、启动国家机器,对祟尚〝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实施了一场历时18年的政治迫害。

二、何祚庥为什么执意要迫害法轮功


初始动意,是配合中宣部为争夺党对科技界的领导权、决策权、话语权和老大的位子。

嫉贤妒能毁誉钱学森


在当时的科技界,钱学森可谓泰山北斗。但是,他的成就和地位却遭到了想操纵科技界的中宣部于光远、何祚庥的妒嫉。在于光远、何祚庥眼里,跟钱学森争科学界龙头老大的唯一办法,就是打倒钱学森。怎么才能把钱整倒呢?他们决定寻找他的软肋。

拥有〝原子弹之父〞尊称的科学家钱学森,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专注于人体科学研究,提出人体有特异功能,气功中医理论相通,是科学。90年代,气功在中国大陆家喻户晓,尤其以法轮功最为著名。法轮功五套缓慢圆的功法让学炼者身体健康,而且〝真善忍〞的心法使人道德高尚。由于功法易学,炼习效果好,吸引了近一亿人参与。钱学森教授也是在这个时期走进法轮功的。钱学森不仅支持法轮功,而且本人也修炼法轮功。

为了整倒钱学森,于光远与何祚庥就拿法轮功开刀,将钱学森正在研究的人体科学污蔑为〝伪科学〞。

据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熊卫民撰文说,钱学森和于光远之间的矛盾,形式上看是一个科学家和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之间在认知方面的碰撞,实质是党和科研部门之间为领导权的争夺,即中共利用中宣部通过于光远、何祚庥向科研机关、向科学家夺取领导权、决策权的斗争。

熊卫民说,在中国大陆,当时的〝特异功能〞有两个:一个是钱学森支持、由国防科委出面协同卫生部等部门做的研究,是中美有关中医研究合作交流的一部分。另一个是中宣部科技处的于光远、何祚庥等人利用工作之便,鼓噪起来的〝耳朵识字〞的〝特异功能〞。

现在看来,当年于、何利用耳朵识字跟钱学森搞的人体特异功能唱配偶戏,是设置诡计。据熊卫民介绍,于光远、何祚庥等人先鼓噪〝耳朵识字〞的特异功能,获得成功后,二人又揭露〝耳朵识字〞其实是谎言,并藉此造势批判〝伪科学〞。

于是,他们向时任总书记胡耀邦打秘密报告,把他们搞的〝耳朵识字〞的〝特异功能〞栽赃于钱学森,说钱学森支持社会上流行的〝伪科学〞和封建迷信活动。他们提请胡耀邦要坚持马列主义、批判〝伪科学〞。随后他们不但开始批判钱学森和钱所支持的〝特异功能〞研究,而且把攻击范围扩大到整个中医研究,进而又扩大到整个科研学术领域。最后,变成了谁不听从他们的话(谁不跟中宣部走),谁就是〝伪科学〞。

投靠江泽民


尽管受到攻击,钱学森还是继续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何祚庥认为,钱学森这样做,对中国人的影响力简直太大了。如果他不停止、就得继续打,直到打服为止。同时,何祚庥感到,如果能把钱学森这样的顶级科学家打倒,那么,对手的能量会轮转到自己身上,自己就会拥有对手的荣耀、名誉、地位和力量。甚至超过对手。

有消息披露,留过苏的于光远、何祚庥曾接到苏联指令,要把钱学森当作梁思成整死。从何祚庥对钱学森用计之狠毒、手段之残忍来分析,真不能排除网传何祚庥在苏联留学期间被培训为间谍特务的可能性。其实,中共的前身不过是苏维埃共产党的一个远东支部。中共党员在何祚庥留学苏联那个时期,被苏维埃发展为特务,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笔者分析,中共建政后,苏联向中国派遣的特务大都是中国赴苏留学生,这些人被收买后毕业回国充当特务,替苏联情报部门工作。从过往的情况来看,在比核武器量级低得多的事件上,苏联都大量派遣特工干预。在钱学森身上,安排特工搞事,是正常的。

据笔者查阅,从钱学森旅美回国到去世,在钱身上搞过事的人,中国大陆就只有于光远、何祚庥,此二人又恰巧都在苏联受过培训。因此笔者认为,于光远、何祚庥整钱学森应当是接受苏联特工的指令,迫害法轮功是政治图谋。他们把人体科学、特异功能、气功当成〝伪科学〞攻击,借用中共江泽民之手,一石二鸟,既整倒了钱学森,又迫害了法轮功。二者间并不存在巧合问题,而是精心布局的阴谋。

海外媒体曾报导,1997年,何作庥通过罗干,给江泽民写信,提出要在〝全国禁止法轮功〞,得到了江泽民肯定的回复。

当时,正值全国气功热。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己超过中共党员的人数。在更大的背景下,江泽民打着邓小平企业改制的幌子,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己造成上千万工人下岗、亿万农民失地。这种抢劫性质的企改造成民怨沸腾,江泽民焦虑恐慌,也对法轮功恨意陡增。就在江泽民想镇压法轮功但找不到藉口、猴急之时,何祚庥的提议信等于给他送上了一把火烧法轮功的芭蕉扇。

江泽民对何祚庥信件的回复用了暗示的手法。他告诉何祚庥:法轮功的事,只有搞到能下结论的程度,才好下手。江泽民让何祚庥在下面替他把整法轮功的事做到他需要的程度的批示,让何祚庥热血冲头。手握江泽民的批示,何祚庥将个人整钱学森的基点调整为:替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当然,何祚庥知道,镇压了法轮功,也就打垮了钱学森。

从给江泽民写信、领受江泽民的旨意开始,何祚庥就做了江的奴才。此后,他一门心思地帮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待续)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