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越来越坚强

广告

美丽的摇篮,我的家。我家在清爽的农村,爸爸聪明能干,妈妈美丽贤淑,洁净勤劳,他们二人将庭院布置的精巧舒雅,温馨美好。我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大大的眼睛,每天在幸福中日渐长大。


我是村里人的风景,爸爸妈妈是村里人的楷模,是村里公认的好人。家里到处洒满爸妈的慈爱,妈妈的亲吻甜蜜荡漾,我犹如夏日彩蝶,翩翩快乐。爸爸的呵护更胜秋收的庄稼,踏实厚重。这一切赞誉的获得都得益于他们信仰的法轮佛法。

九九年七月,阴风刮起暴雨下,幸福弃我而去。那时家里只有外公、我和几个姨家、舅家的孩子,没人给我们做饭,我们睡在地上,全身长满虱子,疯头脏脸犹如野孩子一般无人照看。家里大人都不知去了哪里,犹如蒸发一般,几个孩子孤苦无助常哭成一团找妈妈。一个月后大人们回家了,个个憔悴不堪。后来才知道了爸爸妈妈和阿姨们是去了省政府,欲为法轮佛法申冤却反被拘留。在拘留所,他们被殴打折磨被逼迫放弃信仰。那一年,我九岁,隐隐明白了信仰似乎并不自由。

妈妈回来了,可她甜美的心情却已消失,她每天闷闷不乐、黯然神伤,但仍强作高兴的陪我玩耍,耐心细致的照看我。家里不再有妈妈欢快的歌声,取而代之的是长长的叹息。我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妈妈只告诉我说大法被坏人诬陷,妈妈说她不能让世人对大法犯罪、迫害大法,那样世人会造业的。妈妈又去北京上访,想告诉政府领导人法轮功的真相,想告诉人们法轮佛法是救度世人的,然而妈妈却再一次被拘留。那一年我仍然九岁,明白了这一切的苦难是遭到了栽赃陷害。

我幼小的心开始坚强懂事。这次,妈妈又好久没回家了,我不再哭着找妈妈,怕爸爸难过,将对妈妈的思念埋在心里,默默的酝酿着一个孩子的惊天计划。我知道妈妈去了哪里,一定是又被坏人关起来了,因为善良的妈妈真诚,宽忍,从不做坏事,那江泽民迫害妈妈,他不是坏人吗?晚上我问爸爸几点了,我要小便,爸爸说八点。隔了一会儿,我又要小便,爸爸说十点。又过了一会,我还是要小便,爸爸说十二点。

等爸爸睡下,我悄悄起床,背起早已打点好的两个包,一个是给妈妈带的换洗的衣服,一个是我的衣服。在漆黑的夜里我走出村子,心里一遍一遍的喊着妈妈,妈妈你到底在哪里?道路两边的高树阴影晃动,我顾不得害怕,连滚带爬的赶往三公里外的高速公路,我要去搭大客车,我要去找妈妈……

爸爸睡梦中突然意识到我奇怪的举动惊醒后,发现炕上孩子不见了,惊骇不已,立即挨家挨户找我。夜半三更,满村的人都在喊我、找我。

我听见了爸爸的呼喊,但是我怕爸爸责怪我,不敢让爸爸发现我,但是他们找到了我跑丢落在路上的衣服。顺着衣服的方向爸爸将藏在草丛里的我抱回家,父女俩抱头痛哭。那一年,我十岁,我明白了妈妈坚贞不屈的信念来自伟大的佛法!

再后来,我依旧每天沐浴着法轮佛法的祥和、殊胜,不同的是,我开始担心邪恶的迫害随时到来,担心再次离开妈妈,每天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

现在我已经长大,当我再次回顾那段经历,发现我们不但没被迫害吓倒,反倒越来越坚强。再看看法轮佛法,他已经飞翔全世界,〝真、善、忍〞的理念早已根植善良人的心中,同时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

是的,乌云岂能遮晴日!

──转自《明慧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6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