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山:习特会猜想

广告

时势拆解专栏领到《大纪元》编辑的指令,希望写一篇关于习近平和特朗普会面的分析。但〝分析〞一词,具有相当学术的意味。笔者自以为,当前中国大陆以及国际局势错综复杂,而圈外人掌握的资料却十分有限,大家群起而〝分析〞之,大多牛头不对马嘴。起码对于在下来说,大部分的分析实际上是瞎猜,鉴于必须用个书面语言,所以姑且用〝习特会猜想〞为题。


元首会面,应该会以双方的利益为焦点讨价还价。目前,对特朗普来说,急于在贸易逆差方面做出成效,以提升短期政绩。而中国方面,则需要避免双方全面的贸易战,维持中美合作关系。有美国策略专家分析,中国很可能采取挤牙膏式的〝拖〞字诀,希望四年之后有〝更缓和理性〞的美国总统上台。

这一类的分析,着眼于硬碰硬的理性逻辑,但世界上的事情,却往往未必遵循这样的逻辑发展。

这次习特会晤,美国方面将有美国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负责特朗普政府的亚洲外交与军事政策的Matt Pottinger参加。Matt是一位中国通,普通话比绝大部分香港人更为地道,他的中文名字叫博明

1998年到2005年,作为《华尔街日报》的首席驻华记者,他对中国的了解,绝非一般美国官员可比。博明在华期间的遭遇,我认为,对特朗普将形成什么样的对华政策将有相当重要的参考。

博明在北京的7年,饱受中国国安人员和警察甚至黑社会的打压和骚扰。2005年,博明在《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写道:〝在中国的生活可以告诉你,一个非民主国家能对它的公民做些什么。〞〝我看到抗议者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拦阻和殴打,当我和一个消息来源说话时,还遭到政府人员录像。〞

对他直接的身体攻击同样发生过。沙士疫情期间,一群警察把他控制在一个厕所内,然后当着他的面,把他的采访笔记一张一张撕下来丢在马桶中冲走。另外一次,一个国安人员走进北京的星巴克,二话不说,对着博明的脸部重击一拳然后离开。

2005年,博明选择弃笔投戎,以31岁的高龄参军加入海军陆战队,并在阿富汗度过了好几年的军旅生涯。退役之后,他成为美国国安会的资深官员。《纽约时报》干脆预测说,中国代表团在特习会期间抛给博明的任何事情都不太可能令他胆怯。到此,他的中文名字改为〝搏命〞,似乎更为恰当。

九十年代在香港工作的时候,认识了几位原西方媒体的驻华记者,这些通常能讲完美中文的鬼佬,基本上一致地仇恨中国政府(注意是政府,不是中国)。原因很简单,他们和博明都有共同的遭遇。

情绪是可以积累的,一旦到某一个程度,被积累出来的情绪,可以完全控制人类对事物的看法。

博明代表了新一代的美国专业型中国通,他们从最前线走出来,和以前通过大学课堂以及官方交流产生的中国通,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眼光。

实际上,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中国人身上。我第一次知道这种可怕,是一个四川农民工指天发誓,一定会对他们镇长全家进行血腥报复。

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恐惧会转化成顺从,但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中,恐惧却通常转化为仇视和仇恨。

公元750年,唐帝国的云南太守张虔陀对南诏王室人员轻蔑无理,仗着唐帝国强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肆无忌惮,甚至藉机会直接把南诏国王的妻子拉进自己的卧室。南诏国王阁罗凤忍无可忍发兵突袭杀掉了张虔陀,然后叛变唐帝国,和唐帝国的敌人吐蕃联军,两次战胜唐帝国的军队,合共歼灭唐军15万人。南诏更在边境上立下〝南诏德化碑〞,详细讲述反叛原因和经过。那时正是唐朝天宝年间,作为全球第一强国的唐朝正处鼎盛。天宝战争之后,唐帝国实力受损,加上之后安禄山叛变,唐帝国从此没落。

中国历朝历代,亡于国家政策者少,亡于赃官酷吏者多,愤懑仇恨情绪使然,而外国洋人也同样难免。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6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