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川普女婿终止交易 中共权贵拉拢失败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广告

【新唐人2017年04月01日讯】【热点互动】(1591)川普女婿终止交易 中共权贵拉拢失败


最近海内外媒体都在报导,川普女婿库什纳终止了与安邦公司数额几十亿的交易。安邦董事长吴小晖是已故中共国家主席邓小平的外孙女婿。无独有偶的是,美国国务院的一名职员最近被FBI起诉,指控她被中共间谍收买。这两件事突显出中美政治文化上的差异,同时,是否会给川习会造成一定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最近海内外的媒体都在报导,川普的女婿库什纳,终止与安邦公司数十亿美元的交易。安邦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是中共已故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婿。无独有偶,美国国务院一名职员最近被FBI起诉,指控她被中共的间谍收买。

这两件事突显出中国与美国在政治、文化上有什么样的差异?4月6日和7日,也就是下周,川普和习近平将要会面,这两件事会不会给川习会造成一些影响?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请两位嘉宾分析和点评,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您好,各位听众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谢教授,谢教授您好!

谢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关于川普的女婿终止与安邦集团的生意,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节目的讨论。

两位嘉宾,在节目的一开始,先向两位请教一下,川普的女婿库什纳终止这项交易,数额非常巨大,几十亿美元。对库什纳家族来说,用地产专家的话说,应该是相当有利的条件,不知道川普的女婿库什纳为什么会终止这样的交易?到嘴的肉为什么会吐出来?陈先生。

陈破空:我觉得川普家族、川普的女婿库什纳终止这桩交易是明智的选择。应该终止,因为这桩交易显然会引起很大的麻烦。现在库什纳因为俄国原先竞选团队的关系,已经在受到调查,以前是弗林被迫辞职,现在库什纳又接受国会的调查。

如果跟中国方面有不清不楚的商业关系会是一个问题,因为这笔交易实际上在川普竞选期间、当选前就在进行中,早就开始了,库什纳跟安邦公司掌门人,就是邓小平的外孙女婿,红色权贵在谈这笔生意。

当时中共是两头押注,一方面在柯林顿的阵营押注,想投一些资金;另外一方面在川普阵营押注,想投一些资金,就瞄准川普的女婿。川普当选总统是11月8日,过了一星期,11月16日川普的女婿跟吴小晖(邓小平的外孙女婿)见了一面,这个见面就非常的敏感,因为川普已经当选为总统,而且库什纳后来被任命为白宫的高级顾问。

结果又过了一星期,去年11月23日,库什纳的父亲查尔斯又跟吴小晖见了一面,而吴小晖显然对这个见面非常高兴,因为吴小晖见面完突然对随从大喊一声〝I love you〞我爱你们,就说他好像很有收获。当时报导出来之后引起轩然大波。

所以这样的情况,一边是中共红色权贵,一边是当选的美国总统和美国总统的女婿,而且被任命为白宫高级顾问,这样的交易显然在美国会引起非常的敏感,引发利益冲突之嫌,所以现在终止我觉得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主持人:谢教授,您怎么看川普的女婿库什纳要终止这样的一笔交易?对他来说是一块肥肉啊!

谢田:是块肥肉!这块房地产,好像库什纳家族几年前就已经收购了,一直处于一种开发状态,希望找投资的合伙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对他们来说,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伙人投资、没有融资翻新、重建或卖出去的话,家族的资金就会套在里边。

我同意刚才陈破空先生讲的,中共事实上是两面投资,在两面押宝,它一定也跟希拉里阵营的人做了很多交易,试图接近关系或找到可以控制的把柄。

对库什纳家族的进攻显然就是在去年、2016年开始的,他提出的条件相当之好,让库什纳家族可以从中赚大笔的钱,比新的投资、翻新、改造成商住(商场和住家合并)的新兴的大楼之后,还给他相当大的股份,这实在是特别的优惠,显然是有中共背后的政治动机在里面。

我想库什纳家族也应该非常清楚,事实上川普一当选,他们就应该考虑这件事情了。他退出可以说是比较明智的;即使他现在不退出来,以后美国的民意、美国司法当局以及美国立法机构都不会放过这一点,所以事实上是他们明智的决定,也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

主持人:谢教授我还想请问您,川普的女婿现在已经终止了这项交易,我知道在他和安邦公司接触的过程当中,就有5名国会议员向白宫致信,要白宫解释库什纳有没有参与谈判过程,还有他跟家族企业之间的切割关系。现在他已经终止了这样一个关系,这种担心会不会停止呢?

谢田:还不会停止,因为库什纳跟川普不一样,川普已经把他自己在川普集团的所有资产都转让给他的孩子了,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库什纳把他家族企业的资产全部转让出去。

还有一点,我们也知道库什纳在川普内阁中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可能是不拿薪水的,但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政策顾问,他如果有这种利益冲突的话,一定会对他未来的工作不利。所以我想下一步库什纳跟川普一样,切割他那些所有的资产和投资,保证没有利益冲突,是他可能也必须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陈先生,您怎么看美国人这么关心利益冲突?而且川普的女婿已经终止了与安邦的关系。

陈破空:去年11月川普当选之后,我们在法拉盛举行〝川普新政研讨会〞,当时我跟谢教授都参加了研讨会并且发言。当时我对川普新政有很多的肯定,我唯一提出一点,我说,川普是富豪家族,这么多的商人、这么多富豪进入内阁,而中共又奉行腐败文化、拉拢文化、裙带文化,在这样的情况下,利益冲突将会成为非常敏感;我说,希望川普家族和川普的政府要小心,不要在利益冲突上出丑闻。

我们看到这个过程就恰恰应验了我的担忧,中共是上下其手,对川普、川普的阵营拉拢、腐蚀,采取各种手段,一是对库什纳,通过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安邦公司对库什纳下手,这是一招。

另外,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崔天凯又拉拢川普的女儿伊万卡,搞新年晚会为她量身订做,既不在初一,也不在十五、也不在三十,选了大年初五,而且通过邓文迪,有红色间谍嫌疑的邓文迪去牵线,最后把伊万卡搬到了中国大使馆,而中共又在国内宣传是伊万卡好像主动出席,给它自己脸上贴金,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例子,川普原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助手,安东尼‧斯卡穆尼,这个人对川普的竞选立了很大的功劳,本来川普要任命他当白宫的商界联络顾问,但是他犯了一个大错,就在1月份出席达沃斯会议的时候,他跟中共的权贵有交往。

中共的权贵有一个叫海航集团,这个董事陈峰是个红二代,他里面的股份是来自于原政治局常委贺国强的儿子贺锦雷。这个人就收购安东尼一个叫天桥资本的股份,安东尼得到非常大的好处,就在达沃斯讲好话,说非常的尊重中国和中国领导人,而且说川普要跟中国政府建立非凡的关系,而且他这个交易刚成功。

结果他这个任命案提到白宫之后,白宫的幕僚长叫做普利博斯吧,还有一个就是国策顾问,高级政策顾问班隆,联手阻止了这个任命,不同意川普对他的任命,川普想任命他商界联络顾问,结果这个任命泡汤了。

当时白宫这两位重量级的人物认为这有利益冲突,说明就看到了不只来自于民主党,不只来自于国会,连白宫内部都有这样的反对声音。对利益冲突非常敏感,而大多数人都不领薪水。

刚才提到这个库什纳,这个实际上美国在1967年通过一个《反裙带关系法》,反对总统任命家属出任政府工作。但是库什纳他任命的理由是,第一库什纳他不领薪水,第二我补充一下谢教授,库什纳是退出了他的商业集团,他把他的股份和管理权转给他的弟弟,从这个上面来说勉强好像被任命白宫高级顾问,但是仍然摆脱不了嫌疑。

但是川普对他的重用,可能川普觉得离不开他的女婿,在信任或者能力方面;再一个想培养他为未来川普的政坛明星。但是利益冲突的问题不解决,将给川普或者川普的阵营带来巨大的困扰。

所以安东尼.卡斯莫迪就证明,在美国中共的腐败文化行不通,而现在终止这个交易,库什纳主动跟吴小晖终止交易,也证明中共的腐败文化要深入美国这样的民主、法治完备的国家,可以说还是难上加难,中共遭遇到重大的挫败。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朋友,我们来接听一下电话,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大家好!库什纳,川普的女婿,他同岳父的政治立场是坚定的,他们心里也很恨共产党只是没说出来。共产党三个字太刺耳、太血腥,中南海权贵是绝对拉拢不了他们的。即将来临的川习会,我认为美国任何一个官员要对中共未来的阴谋保持高度警觉,千万不要再上它的当,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丁先生!谢教授,请您回应一下丁先生的问题。

谢田:我觉得丁先生不需要太担心,我觉得川普阵营对共产主义的邪恶、共产党的邪恶、对中国共产党、中共政权的提醒,我想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认识。你从川普任命的那些内阁官员,各种各样的官员对中共有非常明确的强硬的态度。但是川普也有一些商人的机智或者说狡猾,他用了一个习近平的老朋友做驻华大使,所以下一步我们就要看,但是我想不是太值得担心的事。

我想有一点要跟大家提醒,可能有很多中国观众还不知道到底安邦是个什么样的公司。安邦虽然是一家民营公司,但它并不是真正的民间私人资本,刚才破空也提到,它的董事长跟中共元老之间的关系。董事会的成员其实都是中共的元老、中共各级的高官及其后代。

所以人们说安邦公司实际上是红二代、红三代经营的商业企业。并且从2004年成立到现在,也很快在全中国遍及了网络,可以在美国甚至投资20亿美元,把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给买下来。这不是个简简单单的私人资本,一定是中共权贵的红色资本在后面,它也必须秉受中共的国家利益和国家的使命。所以不是简简单商业交易的问题,库什纳跟它断绝关系,是因为它的背后恰恰就是中共的政权。

主持人:谢教授,我们还知道最近FBI起诉了美国国务院的一名职员,指控她接受中共间谍的收买。这件事和库什纳终止安邦公司的生意,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相同之处?或者二者之间有没有什么连系?

谢田:从美国这边我们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连系,一个是川普阵营这里,另外一个应该是FBI的一个职员,已经很早就在FBI工作的。但是从中国那边肯定是连系起来的,就像刚才我们讲到的,中共在两面押宝、全面影响美国的政治,跟民主党派的候选人和共和党的候选人都在拉近关系。

而中共对美国的政治、科技、军事、情报的窃取,包括各种各样的收买,像策反FBI的工作人员这种事情、这种间谍活动也一直在进行,不过正好在现在这个机会被暴露出来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时候曝光这类事情,是不是跟美国国务院的外交政策有关,跟习近平、川普的会议有关?

可能因为她层级比较低,人们很难过地看到一名美国政府雇员居然为了区区几千块、几万块美金,就把美国的机密出售给了中共。从另外的角度看,我们也知道中共的触角、中共的野心,中共随时想颠覆和偷取美国情报的野心还是非常大的。从这一点上讲,这两件事情在中共那边显然是有连系的。

主持人:陈先生,您怎么看这个事?

陈破空:中共收买美国国务院的员工,看来非常的廉价,是一名女性员工,现在60岁,过去多年在北京、上海工作过,被中共的间谍人员盯上。美国人这样下水还是很少见的例子,可以说非常少,万分之一、千分之一这样的例子,不幸有这么一个美国人下水了。

而下水的她得到什么呢?说她得到每年2万美金,这个听起来是很小的一笔钱。有一次给她2,480美元,干什么呢?叫她搜集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美国政府内部的分析。2,480元,这根本不算什么,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而已。但是这样就可以收买她,为什么?反过来证明美国政府的职员工资低,估计她的年薪就几万,还要缴税。

中共给她的现金不用缴税,还给她送些礼物,有些别的礼物,另外据说还送给她一所住宅,算是比较大。总的来说,中共的腐败文化、侵蚀文化、间谍文化没有停止过,它是上下其手,一方面是拉拢、腐蚀;另外一方面是利诱等等,各种手段都使上。

这两个例子放在一块,一个是安邦公司的例子,一个就是这件事情,放在一起,可以看到中共是对美国下了很大的工夫。下了大工夫是干什么呢?想拉拢美国有权势的人或者政府内部的人也好,为中共的利益服务,而中共的利益是为政权服务。

比如说安邦公司的钱,刚才谢田教授也介绍了。安邦公司的董事长是邓小平的外孙女婿,里边那些主要人物,像以前一个元帅陈毅的儿子陈小鲁,还有朱鎔基的儿子朱云来是主要成员。那是中共权贵集团,那些钱是来自于中国政府,而中国政府的钱是来自于中国人民的血汗钱。

它大笔的收购,为什么库什纳会终止呢?这个显然不合理。这个收购方案给库什纳带来是4亿美元的套现,现金就能够得4亿美元,这一个;第二个,库什纳只需要出7.5亿的投资,就可以得到70亿收成的20%,就是14亿,这第二个不合理;再一个不合理就是库什纳只需要出5,000万美元,就可以解决他的2.5亿多的债务问题。

这是一边倒。中共为什么要吃亏?安邦公司为什么要吃亏?吴小晖为什么要吃亏?吃亏是有更大的目的,它是不会简单吃亏的,是有目的在里面。所以是经不起美国国会、经不起美国各种机构的检查,这样的情况下,我想库什纳立即终止交易是非常明智。

他不能跟中共的权贵再谈交易,而且甚至于他的企业不应该再跟外国人交易,如果他在第五大道666号的大楼要继续重建的话,他应该在本地找投资,而且不是他,是他的家族去继续经营,他不能够经营。他已经是政府高级顾问,而且是总统的女婿,在这样的情况下完全要避嫌,尤其是外国人而尤其是中共的红色权贵。

对吴小晖要补充一句,吴小晖是非常狂妄的一个所谓的〝商人〞、假商人,他炫耀攀上邓小平的外甥女,他曾经讲过这么一句话,他说,一个人要看自己的眼界,如果你在乡下混,你可能每天见到的就是村姑,但是如果你去巴黎的话,你就能遇见蒙娜丽莎。

他就炫耀自己到了北京碰见了邓小平的外甥女,就成了外甥女的乘龙快婿,最后自己一崛成为一个红色权贵。这些话既狂妄又傲慢而且又肮脏,像这样的人来腐蚀美国的政治,可以说是对美国的亵渎,而且是对中美关系的一个阴影。

这两件事情发生在川习会见之前,是给川习会投下浓厚的阴影。川普政府是正告习近平或中共方面,收买、拉拢、腐蚀这一套是行不通的,美国也发出这样的信号。

主持人:您觉得以后像这样的拉拢、腐蚀,利用这样的文化影响美国的政治,这种事中共还会不会做?

陈破空:中共当然会干,中共是不会停止的。它本来就是一党专政的国家,一个专制国家手中集中了无限的资源,它就是靠腐败起家、腐败维持、腐败输出,靠收买其它国家的政要等等。所以中共方面不会停止。

但是美国方面不是那么简单,美国有三权分立的制度,不管川普的权力有多大,有独立的国会、有独立的新闻界、有独立的司法机构,如果遇上这样的事情,那只会自讨没趣,像韩国发生的事情那是非常严重的。

所以我认为川普作为一个政治家,要想雄才大略或者有惊世骇俗的政绩、要做出政绩的政治家,他对此必须保持高度警惕而且坚决戒除。对于这一方面,我觉得不是说对个人有信心,至少对美国的制度有信心。

主持人:谢教授,我想请问您,川普内阁商人比较多一些,当时就有很多人质疑,川普的内阁会受到一些利益冲突。有这样的担心。现在种种迹象表明,比如像库什纳已经终止跟中共的生意合作,终止交易。如果未来中共还继续利用腐败文化来影响美国的政治,川普内阁会有什么相应措施,您觉得他会怎么办?

谢田:从川普阵营、他的内阁成员、官员来讲的话,我们期望他会有高的道德标准,但我们不能期望、指望于个人。刚才破空也讲到一点,我们对美国的政治体系、政治制度有足够的信心。比方说,提到利益冲突的事情为什么这么严重?在美国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因为官员被赋予权力、被信任,他只要把他的权力哪怕是一点点,用于个人的私利,就会给整个社会、给民众带来巨大影响。

我举个例子。在公立大学,每一位教授每年都要签署一份文件,表明在未来的一年或过去一年,有没有利益冲突的问题。当然我们都知道,学校是清水衙门,没什么钱要花,但是也会花一些政府的钱、州政府的钱;学校所花的钱是不是购买了有群带关系的、有利益冲突关系的企业的东西?都要披露。

美国各政府单位,一旦涉及公权力以及公家的钱,有关利益冲突的立法、规则、批示都非常清楚。毕竟美国还有立法和新闻媒体的监督,像川普,不管怎么说,他第一次的立法尝试就在国会受到了挫折。我们也知道,美国的总统并不像中共的独裁者一样,他的权力并不是没有任何局限。我想中共可能还会继续尝试、继续这样做,但是在美国应该是不会成功。

主持人:您觉得中、美之间政治文化上的差异为什么会这么大?我们知道,在中共治下的官员,他们的很多亲属或子女都在经商,如果家属里面要是没有在经商反倒让人们觉得奇怪,可是在美国却不行。

谢田:是的,就像我们刚才提到,因为利益冲突的问题。美国整个社会、朝、野从上到下、从民间到媒体,都对任何可能有利益冲突的地方虎视眈眈、盯得很紧,不能让人有任何可能性把公权力变成私人财富;在中国恰恰相反。

美国一直在试图消除利益冲突;在中国我们看到的是卖官问题,花几十万、几百万买个团长、师长、军长,买个市长、议员的位置坐,恰恰就是权、钱结合带来的好处。可以看到这两个国家简直就是人类文明的两个极端,一个是公平、正义的;另一个完全是为私、为贪婪、为邪恶的目的服务。

主持人:陈先生,请问您,这两件事的出现,会不会对马上要进行的川普和习近平的会面产生一些影响?会产生什么影响?

陈破空:刚才讲了,会对佛州的川习会投下阴影。中共对川普现在看来有三手,一手是威胁与恐吓,就像抢夺潜航器失败了,川普是不卖帐的。第二就是拉拢与腐蚀,现在拉拢与腐蚀这一套行不通;不要以为拉拢、腐蚀能行得通。还有就是妥协和让步,那剩下来就是妥协和让步。在一系列双边关心的重大冲突上、贸易逆差的问题,中共必须做出让步才有可能挽救岌岌可危的中美关系。这个信号很明确。

另外一点我想说,这两种制度为什么这么不同?一个是民主制度,一个是专制制度。民主制度的设计就是防范人性的弱点,不是相信个人;而是相信制度,任何人当总统、当政府官员,受到的是制度的约束,腐败的可能性非常小,已退到1%以下。

但在中国是专制制度,现在是一党专制,过去在历史上几千年是皇族专制。专制制度有一个特点是冀望于个人,如果皇帝英明,天下大治;如果皇帝不好那天下就大乱,或者腐败或者怎么样。寄希望于个人,所有的王朝最后都以腐败告终,任何一个中国的王朝,最后都是以普遍腐败而告终,今天的中共红朝就进入这个阶段;经过一个鼎盛之后普遍腐败、大面积腐败。因为它的制度摆在那里,不受监督,不受制衡,新闻不能独立,司法不独立,被党领导,媒体姓党、司法也姓党,互联网被关闭,让老百姓不能够揭发。这必然腐败,然后自己反自己,好像自己左手打右手似的,打也打不疼。

川普上任,没有一个美国总统上任宣布反腐,因为反腐不是他的事情,那是司法部门的事情。但是中共有新的领导上任居然会宣布反腐,因为自己在反自己。这样情况下两种制度的对比非常分明,中共那边是一个失败的制度,是为少数人服务,对大陆没利;而美国这边是一个成功的制度,它能成功约束人的弱点。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中、美之间中共会选择第三种,妥协与让步?

陈破空:妥协与让步。因为它前两次都不行了,威胁与恐吓、拉拢与收买都不行了,它就只能退到妥协与让步,实际在一系列问题上,它私底下让步,公开不说,要面子。所以这一次川习会美方会给中方面子,但是美方要一个后果导向型的中美关系,就要实际的成果。中方必须给出实际的成果,比如朝核问题能不能达成共识是个实际的成果;贸易逆差如何消除也是实际的问题。美国关注的是实际成就,要向选民交待;而中共关心的是自己的面子,怎么巩固国内的政权和权力。

主持人:感谢两位嘉宾的精采分析和点评。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参与,观众朋友再会。
回顶部

Copyright © 2002-2016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电视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电话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