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 那個南方姑娘的故事

广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16日訊】20年前的7月,法輪功學員前仆後繼的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我們來看看當年一位南方姑娘的故事。

收藏、鑑賞古董,活躍於社區公益活動,黃知嬌和科學家丈夫Paul周,可以說是在加拿大安居樂業,其樂融融。

這一切都源於20年前的那個7月。

「99年7月19日的時候,我是從杭州做了火車,經過一個晚上的火車,20日早上到了北京。」

平生第一次去北方,剛從中國美術學院畢業的黃知嬌和Paul周,像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抱著赤誠之心去了北京,去了天安門,想告訴政府,法輪功利國利民,我就是見證。

「一到廣場的時候,發現所有的大小書攤,電視、電臺到處充斥著,取締了,已經取締了法輪功,各個省各個市都在抓人,鋪天蓋地的那種氣勢就下來了,所有的報攤上所有報紙啊全是關於法輪功的,大小新聞都是。」

本以為向政府講述自己身心受益的經歷後,就能回杭州,因為已經有好工作在等著了,景德鎮陶瓷學院的藝術教師。

「住在旅館裡,我們才知道,只要是法輪功上訪的,一律都得抓。」

「剛開始想去信訪辦,不能去信訪辦了,就在府右街路上走的時候三步五步就排查,經常有人過來翻你的包啊,盤問你」

為了不被盤查抓走,繼續留在北京表達心聲,這位24歲的南方姑娘選擇了在天安門廣場露宿。

「也沒什麼東西,就是拿個東西鋪一下,住在天安門廣場,早上起來跑到公園噴水池洗臉。」

黃知嬌自小體弱多病,1996年大學一年級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心情開朗了。在緊鄰大學校園的西湖邊,有(建了)好幾個煉功點,她看到(見證了)30多年的老煙槍很快戒菸了,患紅斑狼瘡的女孩痊癒了,甚至癌症也不翼而飛了。

「我們還是應該去講真相,用自己的親身例子,告訴他們這個大法是好的,應該允許百姓有個自由信仰的權利。對社會也好,對我們的身心健康也好,都有好處,為什麼不讓煉呢,應該大家都出來,大家都去講真相,這個事情可能很快就結束了,就是抱著這麼一個想法,我在北京待了兩個多月。」

天安門廣場搜查的越來越緊,黃知嬌和同修們不得不到公園、山上露宿。

「山裡和公園裡住的時候,裹個東西就住了,也沒什麼吃的,也沒地方可以洗了,也沒多少可以吃的了,地下鋪個東西,這麼一裹就睡了,蟲子特別多,蚊子特別多,山裡的蚊子特別毒,裹都裹不住,叮得挺厲害的。」

中共鋪天蓋地的打壓下,黃知嬌還是被抓了,被遣送回杭州。

「在杭州的時候,解除了我的戶籍。我被一個大學聘用了,那個學校的解聘書也送到了學校,等我回學校的時候,首先是戶籍沒有了,要打回原籍,第二工作也沒有了,送到一個小縣城裡面,當時不是直接回家的,一回老家的時候就被軟禁起來了,被關在,當時網路上有個詞,叫做黑監獄,」

從大學老師一下子被剝奪了一切,被送回出生的湖北小村莊,經歷10年迫害、4次被關押,被強迫每天15個小時做奴工,一針一線的縫製中共外銷的「天堂牌」雨傘,雙手經常血跡斑斑。

2008年,黃知嬌一家人來到了加拿大。

Paul周,電子工程科學家「我們一家帶著孩子從加拿大的皮爾遜機場,我們從落地的時候開始,心情無比無比的舒暢,我想沒有這樣的經歷是很難體會,帶著孩子慢慢的從登機口的那個地方,慢慢的走出來去拿行李,感覺,哎呀,這下子到了自由的世界,踏上了自由的土地」。

而講真相,向西方政府講真相,成了黃知嬌夫婦這10多年來的選擇。

Paul周,電子工程科學家:「講法輪功真相,尤其跟議員,尋求海外政府的支持,我們在海外發聲越大,能夠減輕國內的迫害,我自己本身是被迫害出來的。」

「需要把真相帶給世人,告訴他們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和議員約一個見面,我覺得有必要向西方的議員,我作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要告訴他們我們在中國受到了什麼樣的迫害,還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在中國受到了什麼樣的非人待遇。」

回首過去,黃知嬌說,她驕傲自己20年前的選擇。

「我能恰恰在那個時間,我是19日上的火車,20號早上到的北京。因為就是很真心實意的想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當時的政府說大法是好的,我們都是受益者。既然我們修了大法,從中受益了。但是大法又被鎮壓了,那麼我們有責任,有這個良心,把自己的事情講出來,讓決策層能聽到老百姓的心聲,我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也做了一個當時一個國民該做的事情。」

新唐人記者劉海英多倫多報導
回頂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電話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