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準備開殺戒?習近平先打虎再掃黑意在何方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广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01日訊】【今日點擊】(3066-2)


提要
打虎之後再「掃黑習近平意在何方?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上期節目跟大家又講了,蘇護全家去伐西岐,那講了那段故事,十絕陣之後,黃河陣之後,那姜子牙遇到的三十六路人馬當中的一波人馬。那蘇護表現出來的是父女之間的情感,那作為父親,他既有父女之間的情感,又明白善與惡,人與妖之間的關係,所以他是正面的。那在同時間出現了一個負面的角色,應該是兩個,我們就先說一個,就是殷洪,殷郊的弟弟,紂王的次子。在當初紂王殺了皇后之後,國母之後,要殺掉這兩個兒子,那原因這兩個兒子拿著劍去殺妲己去,沒殺成,那結果就被妲己出主意呢,紂王要殺這哥倆。要殺這哥倆,結果碰上了廣成子跟赤精子路過那兒,廣成子帶走了殷郊,赤精子帶走了殷洪,消失了,這是前後的故事。那其中兩個王子在跑的過程中呢,曾經黃飛虎保過他們,黃飛虎保過他們。那殷洪在同時間裡 殷洪下山,赤精子把所有的寶貝都給了他,包括陰陽鏡,還包括一個叫,我忘了那個詞,叫什麼紫綬什麼衣,就是刀槍不入的一個護身的衣服。那殷洪呢受師父之託下山到西岐,要扶助要輔佐紂王,對不起!輔佐武王跟隨子牙伐紂。

而當時赤精子呢心裡就稍微有點疑惑,說師父已經把所有的寶貝都給了你,我有點不放心,殷洪都走了,給他叫回來,你得給我發個誓。殷洪說那沒問題,師父你放心,我根本不可能反叛的,因為我雖然是紂王的兒子,但紂王殺了我母親,而且差點兒殺了我哥倆,不是有師父救的話,今天早都身首異處早死了。那赤精子讓他發誓呢,他就說如果我背叛了師父的囑託,我將四肢成灰,燒成灰啊,我將四肢成灰,那赤精子一聽這個就答應他去了。下山的途中,他收了四個山賊,收完四個山賊,就遇到了申公豹,申公豹說反了,說反了殷洪,為什麼說反了殷洪?就從個人親情上,那申公豹講說:你是紂王的兒子,親兒子,那你今天如果去反過來伐父親的話,兒子打父親,這是大逆不道。這話說得對啊,說得殷洪呢就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著了,那殷洪又說那我跟父親不地道,差點兒殺了我,而且殺了我母親。這個申公豹說了,你父王是王,這國家是他的,父讓子死,父讓兒子死啊,兒子就得死,那一切是他作主,他當然有權力可以殺你;而兒子面對父親要殺,不能反抗的,這是倫理之理。給殷洪說得沒招了,所以當把殷洪說反之後,殷洪帶著人馬來到了這個西岐城,就要求蘇護見他。那蘇護驗證之後一看,真是二殿下,那蘇護也惹不起啊,這是二殿下,所以在這個過程中,那他就跟西岐打起來了。逆天意而做,怎麼做都不成,殿下,紂王的次子,最後遭致殺身之禍,儘管他在人間是貴為殿下。

打虎之後再「掃黑」習近平意在何方?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打虎之後再掃黑,習近平意在何方?是個問題。周永康當年是掃黃打非,薄熙來當年是唱紅打黑,習近平今天是掃黑反貪,黑除惡,掃黑除惡,所以呢在相當程度上就是運動了。在黨的體系中,在國家的氛圍環境中,這就叫運動。應該是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專項鬥爭啊,有可能開殺戒,引發海內外的關注,進一步鞏固黨的執政基礎,掃黑除惡要與反腐敗,拍蒼蠅結合在一起。那中共任何大動作都有政治目的,大張旗鼓的掃黑,意謂著一大批大案要案要出現,會涉及到中共高層。在當時呢,在這個掃黑除惡的專項鬥爭中呢,CCTV中央電視台拿出的具體案子,就是劉漢跟這個叫袁寶璟,大概是,我忘了,那個哥仨和周永康父子之間的關係。周永康在四川,曾經做過四川省委書記,從四川省委書記到了公安部任部長,那劉漢是四川的首富,所以前後的故事是這麼來的。那中間呢有周永康做後盾,從而劉漢在四川省呢耀武揚威,在全國耀武揚威,所以他的打黑掃黑,掃黑除惡,黑指著劉漢,惡指著周永康,那這個做法就是劍有所指。

那大家看到的將被打掉的人,有我們通常稱的白手套,而白手套呢,卻占據了相當大的勢力範圍,而他背後的服務對象呢,不低過,不低過周永康,會不會打在曾慶紅腦袋上或者江澤民腦袋上,我們可以看。陳奎德在他眼睛裡呢,就是回到了毛澤東年代的運動啦,黑和惡都不是法律術語,如何定義黑社會或者黑組織,這其實是有問題。在當年薄熙來的唱紅打黑中,製造了很多冤假錯案,指向了重慶的民間企業家,顯然打黑具有政治意義,過去的反腐震懾了官場,現在掃黑來震懾社會,營造一種威懾性的氣氛。沒錯,2018年,北京當局認為有非常太多的不可控制的局面,政治、經濟、外交,所以預先採取震懾方式。在陳奎德的眼睛裡,掃黑跟薄熙來當年的打黑,是非常雷同的,那為什麼走向了同一條路?原因就是掃黑來對付社會,進行運動式掃蕩,而不是剛剛上任時的,信誓旦旦的依法治國,依法治國是方向。就像我跟大家說的,2015年,他藉助那個機會見了馬英九,見了馬英九,馬英九的桌牌上放了中華民國總統,但他不宣傳,可是呢在西方媒體中,在當時那件事情上的西方媒體中,大家記錄下那歷史的一刻。

習近平沒講話,沒有見記者,派了另外一個人,而另外一個人見記者,桌面上什麼都沒有,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國徽;而馬英九見記者,打出了中華民國總統的名牌。習近平早在2015年,已經向中華民國低頭,這是重大禮儀當中的明確的標誌,對吧!但是後面沒有後續,就是埋了個地雷。2013年國家安全委員會成立,4年之後,到了2017年的2月分,3年半之後,它才正式出現,到現在你也沒看到國家安全委員會,真正在它的運作,但是人馬都有了,誰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委員也有了,他需要時間的一個概念。在共產黨的存在下,黨國的概念還存在的時候,他一定用共產黨的方式,他不能用國家的方式,他用了依法治國的方式,共產黨就變成了合法性,他用了依法治國的概念,那就無法擺脫共產黨本身,它可以能夠逃避天滅中共的命運。所以它的矛盾呢,你一定像切豆腐似的切開呢,你可以這麼說,但它的真正的矛盾的整體性,是習近平的做法,與共產黨的品質,和在共產黨邪惡的品質當中,獲利的人的根本的利益,出現了根本的衝突。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回頂部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電話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