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16歲的少年紅兵 半世紀的深沉痛悔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广告

【新唐人2017年11月19日訊】新聞週刊(570)上集「血色禁史」專題,我們回顧了文革中道縣大屠殺中慘絕人寰的肉體消滅。今天我們帶您關注的是,文革對社會倫理的毀滅式破壞。在安徽固鎮,時年16歲的少年張紅兵因為母親2句反對毛澤東的話,而將母親方忠謀送上了斷頭臺。


1970年,狂熱的文革席捲中國。在安徽固鎮,時年16歲的張鐵夫,是個狂熱的紅衛兵,還給自己改名叫「張紅兵」。

張紅兵的父親張月升與母親方忠謀,都是1949年前加入中共,曾跟著中共打內戰。不過中共建政後,1950年發起土改,方忠謀的父親、曾是中共地下黨的方雪吾,被當作「地主」批鬥。1951年中共鎮反,方雪吾又被劃為「匪特分子」槍斃;方忠謀也被株連,當作「特務嫌疑」審查。為了自保,她曾舉報自己的父親,要求跟父親「劃清界線」。隨後的10多年,她處處表現出緊隨中共,成為固鎮縣醫院門診部副主任。

1966年文革爆發,方忠謀的女兒參加紅衛兵串連,感染流腦死亡。喪女之痛還沒平復,方忠謀的丈夫張月升,又被當作文革中的走資派批鬥。在他挨打時,方忠謀用瘦弱的身軀替丈夫擋拳頭。沒過多久,方忠謀本人又再次因其父親的「匪特」歷史被株連,被隔離審查一年多。

接二連三的家庭的悲劇,加上理想的幻滅,終於讓她在1970年2月13日,說出內心的質疑。

方忠謀之子張紅兵:「她第一句話,我就是要為劉少奇翻案,這可不得了。我說劉少奇都是大叛徒大內姦大共賊,你還為他說話。到後來母親又說出一句讓我們震驚萬分的話,毛澤東為什麼搞個人崇拜。」

16歲的張紅兵跳了起來,在他看來,慈愛的母親轉眼變成了青面獠牙的階級敵人。

方忠謀之子張紅兵:「那時我們從小到大受的教育就是,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誰要反對他,誰就是我們的敵人。我說,你再敢放毒,我砸爛你的狗頭!」

張紅兵用文革的鬥爭語言,對母親吼叫了一個多小時。他的父親張月升起初一直沉默著,最後終於對方忠謀說,「從現在起,我們和你劃清界線」,並出門舉報。張紅兵擔心父親念及夫妻感情放棄舉報,自己也立刻寫了封舉報信,塞進軍代表家門縫。他在檢舉材料的最後寫道:「槍斃方忠謀!」

當晚,方忠謀就被五花大綁帶走,2個月後,在萬人公審大會後被槍斃,沒人為她收屍。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中國傳統文化講親親相隱,這個是人倫常情,也是社會得以長期穩定的基石。但中共明目張膽用國家權力破壞私人空間,用階級鬥爭破壞人倫常情,把親親相隱變成親親相殘。但是人倫秩序是一個社會的道德基礎,人倫沒了,就像儒家的『人獸之辨』說的那樣不是人了,是獸。」

而張紅兵父子,並沒有因為將母親、妻子送上斷頭臺,而獲得優待。方忠謀死後不久,張紅兵和弟弟就被下放到農村勞動。

10年文革結束後,狂熱的張紅兵陷入無所適從,他的價值觀似乎被瓦解了,但又不知如何重建。他知道有些事錯了,但又不知什麼是對的。直到他看到文革時因反對毛澤東,而被殺害的張志新獲得平反的消息,似乎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母親是無辜的。

方忠謀之子張紅兵:「我經常夢見母親。有一天,母親突然又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擔心她馬上會消失,我拉著母親的手,我哭著,媽媽你別走,我拽著她的手,我在哭,我向她訴說,媽媽我對不起你,兒子對不起你,真的對不起呀。」

在人性漸漸復甦後,他自問,是什麼把一個聽話的孩子,變成了一個狼孩

文昭:「共產黨文化對家庭倫理的破壞,是有思想淵源的。這個淵源存在於《共產黨宣言》之中,只有破壞掉家庭成員這種信賴關係,才能使個人對黨組織建立一種絕對的服從和依賴關係。」

唐靖遠:「它的目的是什麼呢?一個連家庭成員都不能相互信任的社會,人與人之間就沒有了彼此連結的紐帶,是一盤散沙的原子化社會,這樣極權政府操縱起來才會自如。」

近年來,張紅兵以「狼孩弒母」為主題,寫出自己的經歷,他說他要用這種特殊的方式向母親懺悔。他接受網友的痛罵,但他同時也反問,「那些自命高尚的人」從未參與過任何形式的迫害嗎?說過一句道歉嗎?

仲維光:「我希望大家能從我們對於文化大革命的研究中來看今天中國社會的一些問題。比如說共產黨在九九年鎮壓法輪功的時候,共產黨在對另外一批維權人士和其他不同的異議人士的迫害的時候,是否你能夠跳出來,從新來看共產黨及其社會的這些特點,一是反傳統;二是反近代的人權自由這些價值觀念。來反省這一切,不再跟著共產黨,像我們那一代紅衛兵那樣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

新唐人記者林瀾紐約報導
回頂部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電話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