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釋迦牟尼佛舍利與六祖靈骨的劫難

广告

歷史上佛教的幾次法難尤以文革最為慘烈,不僅眾多寺廟被毀,眾多佛像被砸爛,而且眾多出家人或被迫還俗,或被勞改,或被槍殺。比如山西大學的學生到山西五臺山去掃蕩「四舊」,除了砸廟宇外,還將大多數和尚、尼姑鬥爭了一通。學生走後,當地黨組織下令,將289名僧、尼、喇嘛逐出山門,強制遣送回了原籍。


再如一群紅衛兵來到哈爾濱市的名寺極樂寺後,不僅搗毀寺廟,而且勒令和尚們舉著「什麼佛經盡放狗屁」的大橫幅在寺院門前示眾,然後焚燒經書,搗毀佛陀塑像。類似的行為在全國各地皆有發生。本篇說的是釋迦牟尼佛六祖靈骨文革中的劫難。

「關中塔廟始祖」法門寺


位於陝西省寶雞市扶風縣城北10公里處法門鎮的法門寺,始建於東漢末年恆靈年間,距今約有1700多年歷史,有「關中塔廟始祖」之稱。現寺內尚存的北魏千佛殘碑就是立塔建寺後不久樹立的,當時稱「阿育王寺」(或「無尤王寺」)。

原來公元前三世紀,阿育王統一印度後,為弘揚佛法,將佛的舍利分成八萬四千份,使諸鬼神於南閻浮提,分送世界各國建塔供奉。中國有十九處,法門寺為第五處。公元558年,北魏皇室後裔拓跋育擴建法門寺,並於元魏二年(494年)首次開塔瞻禮舍利。隋文帝開皇三年(583)改稱「成實道場」,仁壽二年(602年)右內史李敏二次開塔瞻禮。

唐朝是法門寺的全盛時期,它以皇家寺院落的顯赫地位,以七次開塔迎請佛骨的盛大活動,對佛教在中原大地的洪傳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唐初時,高祖李淵改名為「法門寺」。

武德二年(619年),秦王李世民在這裡剃度僧人80名入住法門寺,寶昌寺僧人惠業為法門寺第一任住持。唐朝貞觀年間,把阿育王塔改建為四級木塔。唐代宗大歷三年(786年)改稱「護國真身寶塔」。

自貞觀年間起,唐王朝花費大量人力、財力對法門寺進行擴建、重修工作,寺內殿堂樓閣越來越多,寶塔越來越宏麗,區域也越來越廣,最後形成了有24個院落的宏大寺院。寺內僧尼由周魏時的五百多人發展到五千多人,是「三輔」之地規模最大的寺院。

宋代法門寺承襲了唐代皇家寺院之宏闊氣勢,被恢復到最大規模,當時僅二十四院之一的「浴室院」即可日浴千人。

明清以後,法門寺逐漸衰落,特別是清朝末期和民國期間,因戰亂等原因,寺中原有僧眾早已不知去向,寺廟也呈現出破敗景象。1953年,良卿法師來此擔任住持,經過多方呼籲,四方求援,將佛殿、圍牆及鼓樓進行了修整,香火也重新點燃。

良卿法師焚身護寺嚇退紅衛兵


然而,文革期間,法門寺差點遭遇滅頂之災。1966年文革爆發後,「破四舊」的浪潮在全國掀起,大隊西安的紅衛兵也殺氣騰騰地衝進了法門寺。在紅衛兵衝進法門寺之際,80歲高齡的良卿法師正端坐在大雄寶殿內的蒲團上,微閉雙眼,全神貫注地誦唸經文。

一個女紅衛兵來到良卿法師面前,開始背誦毛的語錄:「什麼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麼人站在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其他紅衛兵在她背誦還沒有結束,就開始了「打碎舊世界」的行動。

當佛殿內的銅像以及寺院上殿檐口處的「七音碑」被統統搗毀後,沒有心滿意足的紅衛兵們又來到了真身寶塔之下,他們要在這佛祖的安息之地挖出秘藏的蔣幫電臺。

當一塊塊青磚被刨出,一堆堆黃土被拋散,良卿法師意識到了事態遠比自己想像的嚴重,因為一旦寶塔被打開,千年的稀世珍寶將毀於一旦。他向瘋狂的紅衛兵們衝去,力圖阻止他們的所為,但很快就被打得頭破血流。

沒有人知曉當時良卿法師在想些什麼,只是知道他隨後回到禪室,披上象徵寺院住持的五色木棉袈裟,並全身澆滿煤油後,來到真身寶塔前,慘烈自焚。大火瞬間吞噬了良卿法師,灼烤聲和刺鼻的油煙味在寺院內瀰漫。看到這悲壯的場面,紅衛兵們一個個目瞪口呆,扔下手中的工具四散而去,真身寶塔下的佛指舍利方遂得以保全。

良卿法師自焚圓寂後,其遺骨輾轉被送至長安終南山上天池寺安葬。

釋迦牟尼佛舍利顯靈光


良卿法師舍身保下的地宮在沉寂了一千多年後,於1987年被開啟,兩千多件大唐國寶重器,簇擁著佛祖真身指骨舍利重回人間。

1988年11月9日,法門寺正式開放並舉辦了佛指舍利瞻禮法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十萬僧眾雲集法門,參加這一盛典。當天晚上,僧尼兩序在新建的仿明真身寶塔內舉行盛大的禮佛誦經儀式,突然之間,第三枚佛骨的靈光湧騰而起,霏霏上升,在水晶棺上空的17公分處瞬間放光,持續數秒,攝影師拍下了這一千古奇觀。而有幸看到這千古奇觀的後人,內心中一定感佩良卿法師的舍身護法的精神吧。

六祖真身被開膛破肚


廣東韶關有一座南華寺,六祖惠能曾在此講法。公元713年,六祖圓寂,留下不腐肉身。其後,六祖的真身就安坐在南華寺的大殿裡。

根據2013年鳳凰博報的一篇文章,六祖圓寂後不久,即傳說有新羅人夜盜六祖真身首級,後因六祖頸部有鐵片保護,沒有得逞。因為沒有確切文獻記載,故為傳說,但也是人們認為的六祖真身第一次遭劫。

日本侵華時,六祖真身遭遇了第二次劫難。一天,南華寺來了幾個日本兵,隨行有醫生。他們懷疑真身是假的,要剖開來一看究竟。日本人用手術刀,從六祖的背後剖開一個小洞,從小洞看進去,他們看到的是保存完好的骨骼和風乾的內臟器官,而周圍環境卻根本沒有很完善的保護措施。日本人不由得驚嘆起來,最後認定這是菩薩真身,並頂禮膜拜而退。

與這兩次劫難相較,文革中的第三次劫難只能用慘烈來形容。《佛源老和尚法匯》中寫道:「一天,六祖真身被紅衛兵用手推車推到韶關遊行,說是壞蛋、是假的、騙人的,要燒掉。結果被人用鐵棒在背胸上打了碗口大的一個洞,將五臟六腹抓出來,丟在大佛殿。肋骨、脊樑骨丟滿一地,說是豬骨頭、狗骨頭,是假的。並在六祖頭上蓋個鐵缽,面上寫:『壞蛋』二字,放在大佛殿。原不准我們看,但我們仍偷偷跑去看了,心裏難過得流淚,偷偷把六祖靈骨收拾起來,但沒有地方可藏。一者怕人知道;二者怕自己不知道哪天被打死。六祖的靈骨不能這麼樣被丟掉啊!于是用一瓦盒上下蓋好,埋於九龍井後山的一棵大樹下,作好標記。並送信給香港聖一法師,要他來時用照相機把這個地方拍下來,以待太平時取出。丹田祖師的靈骨也同遭殘害,我也分別收斂。」

文字間流淌的那份痛無以言表。而寫下這段文字的佛源法師是虛雲老和尚的弟子。他1958年曾被打成「右派」入獄,1961年回到南華寺,但受到管制。因為迫害,他患上了一系列疾病,數十年只能吃流質食物。因他堅決拒絕還俗,遭到了不少毒打。

文革後,在習仲勛的支持下,六祖真身重見天日,但損毀非常嚴重。佛源回憶道:「六祖靈骨取出時,因入土已十多年,南方潮濕,肋骨已有霉變,但仍有條塊形。脊骨受潮更重,更不如入土時的形象。」他表示:「如果不經文革浩劫,六祖真身絕不會受此損壞的。」

誠如斯言,中共毀壞的又何止是六祖的靈骨和保存釋迦牟尼佛靈骨的法門寺呢!#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回頂部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420 Consumers Rd, North York, ON M2J 1P8 電話 1-877-666-8388

fresh-things-article
熱門話題